首页 科幻 未来世界 星际盗墓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七章 殷虚

星际盗墓 古剑锋 5512 2007.04.18 15:19

    眼看着就要揭开轩辕墓神秘面纱,眼前女人塑像腰间玉佩成了关键线索,就在易水寒用精神力去摄取时,只觉身处小屋晃了几晃,四周墙壁忽然降了下去,浅蓝色液体向空处溢来。

  易水寒已经不管身后通道关闭,眼神微凝最后还是把玉佩弄到手,同一时间战甲给出一堆数据,浅蓝色液体是零下一百九十度液态空气,一股冲力把他带起向前螺旋漂去,这种低温情况没有接近绝对零度还不足以对行动造成不良影响。

  向着仍旧亭亭玉立在原处塑像瞄了一眼,这才发现在液态空气中那位女子身体呈现出微微蓝色荧光,而且皮肤更显弹性,此刻在她身侧映出几行字体,写道:“红粉佳人欲断肠,枕边垂泪,望尽天涯路,惟有我血荐轩辕。凝霜不死,吾心得安,巢在残枝栖不得,何况风雨透。出科登顶踏皇权,此路无悔。看世事人悲神叹,腥风血雨星辰换。”

  看这几句话字面意思应该是这个叫凝霜的女人遭遇生死,不得不用血荐之法去救,人是救回来了但轩辕大公也不得不踏上追求权力道路,从此才开始铁血一生,功过是非已经淹没在历史洪流之中,能够设身处地感受到轩辕大公那种无奈与铮铮铁骨无怨无悔的付出,易水寒心中不由一叹,接着等待自己的又是什么?

  随着液体流动方向,很快到了一处飞流直下三千米空间,头盔之上有超强探照灯,向着周围扫了一扫,这里竟然是一座尘封在地下城市,那些身后液体瀑布开始蒸发,使人可以正常呼吸。

  飞在空中,心底开始和沉沦老兄交换意见,问道:“老伙计,轩辕大公真的为了刚才那个女人才走上争权夺利之路吗?”

  沉沦之刃回答道:“这个不太清楚,我是谁制造出来的也没在次神器资料库中给出答案,沉沦之刃嗜血性是使用的副作用还是制造者人为加进去的元素就不得而知了,反正我不能束缚得住这种对生物心神有着绝对影响因素,后来才有月神老兄加盟与制约。轩辕大公最开始只是从创师冷菲儿手中把我借去,好象还有着什么附加条件,当时我灵智未开,需要进一步启动,所以不是太清楚。沉沦之刃在那个时代被称为血荐祭器,记得当时只炼制了一滴能量血液,轩辕大公似乎是去救人,灵智未开的我可以说是件凶器,之前能够有胆量挑战的人很多,只有叫轩辕羽鹤的年轻男子成功了,那时他还没有爵位。后来大公变了,变得要多狡猾有多狡猾,要多无赖有多无赖,反正人类很复杂,直到拥有更多力量强大神器,我也就被忽视了。”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看着脚下的城市,这也许是蒙多人传说中的太空古城,大公墓地坐落在哪里?天堑徽章又在何处?

  在城市上空兜了一圈,有些发现,在最中心广场之上矗立着半座巨塔,破败的太空砖堆积在塔底,这也许就是暖阁之称的了望塔了,也许还是座指挥塔。

  拿出得到的玉佩仔细端详,上面雕刻着龙与凤,背面却是一幅有趣图画,一个小女孩身前正有个小男孩撒尿,他们的面目表情惟妙惟肖地刻画出来,男孩大大咧咧没觉得怎样,而那个小女孩脸上却已经通红,手指小男孩像是在说着什么。女孩脸上那一抹霞红是这块翡翠唯一杂色,图的最下面刻着“珍惜”二字。

  沉沦之刃突然惊讶道:“玉佩是大公最为心爱之物,好好珍藏说不定有很大用处,月神老兄有话要说。”

  月神双手没等着和易水寒交流,先在空中弄了张舒适的凝胶床,缓慢地向下落去,同时说道:“那玉佩之上的能量波纹我可以感应得到是种独特脉冲信号,坐在凝胶床上它会带着咱们到墓地的。”

  易水寒轻飘飘飞了过去,站在凝胶床上,城中有条人工河流贯穿,就仿佛是在一叶小舟上前行,过了一段时间流向突然变了,水流也更加湍急起来。

  这水循环数千年,那些蒙多人都去了哪里?太空古城又是如何沉入地下,三千米之上苍穹顶并没有受到破坏,虽然外面有巨大陨坑存在,但看城中建筑物却没多少变化,应该不是受到陨石雨袭击,给人的感觉这里太死寂了,街面上还可以看到车辆,大公墓如果真在此地,那么镇压的摩根古战士又是何种形态出现的?

  到了河流尽头,正对面是两座巨大石像,这里仿佛是环形水库,二十几米火炬燃烧着熊熊火焰照亮水面,那些火炬贴在水库大坝内壁,上面雕刻出各种古代神兽,而水库中心三十几米高位置悬着一块托盘,天堑徽章独特波纹正传至于此。在两座石像之间是座已经敞开大门,稍小火炬在水面之上延伸进去,可以清晰看到笔直长廊,门庭之上刻着三个大字“轩辕墓”。

  易水寒知道找对地方了,向上飞去用精神力把天堑徽章取了过来,并没有遭遇危险情况,为战甲佩带之后头盔中数据显示防御力一下子提升了百分之二十,没想到这玩意这么变态,战甲原来的防御能力就已经非常强了。

  向着长廊飞去,墙壁之上还雕刻着一些可以连在一起的图案。通过壁画解答了心中谜团。

  原来蒙多星有一支部族曾经是摩根族叛逆,当时人类刚刚兴起,轩辕羽鹤和探险者正好来到建立不久太空城,这里的蒙多人在地面也有很多据点,本来靠着科技力量不至于沦落到今天这么凄惨,却没想到有一夜之间遭受了来自母族打击,一切都被毁灭。

  太空古城已经成为最后基地,不得不紧急降落地下,可是摩根人出动了十位古代毁灭机械人,到底是什么深仇大恨促使摩根人这么去做已经没有必要追究下去,这些毁灭机械人能力非常奇特,精神能无匹强大,轩辕羽鹤未婚妻凝霜正是被这些古代毁灭机械人弄伤,这支蒙多人之中也有高手,十位出手暂时制止住古代机械人,才使得人类探险者逃出升天。

  二十年后轩辕大公想起当年之事回到此处只找到十个铁疙瘩,这些机械人是被十位蒙多高手用最后生命力量摧毁百分之七十体积,正在那些大铁疙瘩中修养生息,他们位于水库之下,任何移动都会造成连锁反应引发大爆炸,也许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那些摩根人才没有回收他们。

  轩辕大公以奥秘科技镇压住十个铁疙瘩,并且使得他们的能量成为提供太空城河流不断循环动力,从而渐渐削减这些古机械人能量,这个过程必须极其缓慢。不过这些古代机械人确实强横,每当天空之中呈现倒十字,迷茫卫星受到引力拉扯,那么太空古城就有一次上浮地面机会,同样是这些古代机械人提供能量,也说不定会冲出轩辕墓镇压。

  搞明白是怎么回事,易水寒已经来到一处旋转楼梯前,这里通向水库之下,有微弱力场保护,并没有被淹没,而只是滴滴答答向下淌着一些小水流。

  穿过力场防护屏障向下缓缓走去,易水寒并没有召唤外面伙伴,现在的情形还不明朗化,如果那些摩根古代机械人被镇压得好好的,那么就没必要管他们。

  穿越黑暗与道道凝聚而成的水瀑抵达水库之下,这里是太空城的水库原址,现在外面那些火炬以及环形大坝应该是后来扩建的。

  无数林立细长锥形柱圈住了十个两米多高摩根机械人,看来这些家伙已经大体恢复了毁坏身体,只不过每个机械人都闭着双眼悬在离地面半米高空中,列出一个品字队列,丝丝光流由那些外围锥形柱之间流转,瞬间向着地面扩散出去。地面之上密密麻麻镶嵌着各种颜色晶体,就仿佛是电路一样,不时还窜起一些亮光,看来是蚕食机械人力量的设置。

  在凝气石上提到的宝藏在哪里?这才是此行的重点,这些外表很像摩根人的机械人并没有完全恢复外形,至少有两个家伙的下体还只是一团扭曲金属,上面半个身子也非常之惨,只生长出一半肌肤。

  位于品字队列最中心的那个古机械人却有些不同,他的皮肤不是红色,而是渗透着些许黑色,更接近于殷红,额头之上有黑色花纹如同蚯蚓般不断纽动,看起来很不舒服。

  易水寒屏住呼吸,他有种危机,沉沦之刃也提醒道:“有剧烈能量反应,前面这个家伙不简单,希望这里的设置能够起作用。”

  正这时殷红皮肤机械人睁开双眼射来两道寒光,死死盯着易水寒,这犹如实质目光一下子使得青辉扬起在盗墓贼周围,精神类打击非同小可,神诋光环源能力启动。

  “来者何人?”一道精神波纹传了过来,使易水寒向后退了一步,这些东西不是被镇压住了吗?怎么还能发出精神波纹呢?

  退了一步不是害怕,而是被剧烈攀升能量波纹逼的,整个水库地面那些镶嵌晶体猛地亮了起来,锥形柱亮光频繁,可以感受得到身前能量提升被硬生生压制下去,也许再叫这些古代机械人修炼一段时间就会冲破镇压。

  易水寒向着周围探索,可惜水库下面除了林立锥形柱什么都没有,一眼就可以望到头,那个殷红摩根机械人再次发了道精神波纹:“人类,现在是哪一年了?”

  盗墓贼把眼神投到这些机械人身上,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来讲这些东西也是宝贝,没准交给宇白研究一下也能弄出几个厉害的自我修炼机械人。

  没有回答那个机械人的问话,而是拿出星门,下一刻老爷子海尔特丝走了出来,他的出现引起机械人能量疯狂提升,可惜还是被压制下去。之后肥龙,黑星,紫须,法特,胖墩,咕噜,都从星门走了出来,看着涌出一堆奇形怪状家伙,那个已经完全苏醒的机械人瞪大眼睛不知道在心中想着什么。

  易水寒简单向着大家解释了一下经过,同时注意到摩根机械人聚精会神听着,看来他能明白现在人类通用语。

  “喂,会说人类通用语吗?摩根机械人?”肥龙在二叔暗示下大咧咧问道。

  “说你们人类的语言有什么难,发音呆板,音节死硬,早在来此前我就学会了。”看来这个机械人很情绪化。

  “会说就好,你叫什么名字?”易水寒觉得可以交流就好办。

  “我叫殷虚,听你们说这里是当年和我们对抗过的年轻人类墓穴,这使我很惊讶,能不能告诉我现在是摩根历多少年?”

  殷虚额头上黑色纹路已经停止蠕动并向外凸出,仿佛戴着一圈荆棘王冠和周围九个古代机械人格格不入,或是说非常突出,头上的犄角也大出一号,眼神明亮得吓人,从形象上来说已经脱离了普通摩根人范畴。

  易水寒可不想叫他知道现在外面已经是人类天下,连摩根历法都已经更换。这家伙变成铁疙瘩之前人类还强不到哪去,正是因为轩辕大公后来努力才使得银河有一半区域掌握在人类手中,更是和摩根人对着干的老祖宗,没准正是因为当年遭遇这些摩根机械人才会促使轩辕大公以对抗摩根人为终极目标,这里的一切多少影响着银河历史走向,站在此地想着久远过去以及耐人寻味的轩辕大公,禁不住有股无比贴近历史的感觉。

  “你们在这里大概已有七千年岁月,请不要介意我们的光顾与打搅,您还是好好休息吧。”易水寒打着拿东西走人想法,不想惹来不必要麻烦。

  “能帮我出去吗?只要弄倒外围几根柱子就可以了,也许你们要找的东西我知道在哪。”殷虚开始讲条件,这家伙还不傻,懂得剖析现状。

  “还是不必麻烦了,我们找不到就会退出去的,放你出来打打杀杀是会要命的。”易水寒其实已经打这些机械人主意了,轩辕死胖子和这些家伙有过节,当年想要毁掉古代机械人其实很轻松,只要远程遥控移动铁疙瘩就行,如果怕波及到蒙多星更可以先进行星际移民,以死胖子财力应该可以做到,这里面肯定有原因。

  “不用害怕,当年我们只是奉命行事,为了获得自由之身那已经是最后一次行动,可惜遇到意料之外打击,同伴们对我的信任已经超越了世俗中的亲人,我能够先一步苏醒正是在他们的不懈努力之下,即便当年得罪了那位人类年轻人,这七千年岁月折磨也足以抹平当初罪恶,杀了那么多蒙多先民我们也很过意不去,他们同样是摩根人后裔,如果放我们回自己领地,那么可以提供你们想象不到的财富,就算十辈子也花不完,怎么样?还是考虑一下吧。”

  沉沦之刃在心头哼道:“说的比唱得都好听,这家伙不足信,刚才在能量提升时我发现有隐晦的能量传递现象从他同伴过度到这个叫殷虚家伙身上,而且他也有用同伴身体抵受周围锥柱吸收能量的意图,说不定其他九个机械人已经被他阴了。”

  易水寒回应道:“谢谢兄弟提醒,这家伙的逻辑程序很有意思,他确实狡猾,我已经看出一些端倪,正如你所说他完全是在用其他机械人帮助自己挡驾,这可不像他所说的信任已经超越世俗中亲情,等会你得配合行动,空空儿与月神老兄也要打起精神,咱们干他一票,我就不信这么多人收拾不了他一个。”

  盗墓贼开始冒险,点头道:“殷虚前辈,我可以帮您出来,可是好处费不能少,如果真看出此地隐藏着什么东西还请出来之后告之一二。”

  易水寒淡然表情使得殷虚看不出他的心理,收回星门以便在危机关头阻住去路,要是真被对方进了光输金字塔那就坏了,算无疑虑,老爷子的实力已经恢复,法特他们也穿上战甲,没理由对付不了一个机械人,如果他强到十二段位还会被镇在此地吗?要是有一百个十二段位机械人存在,那么今天人类如何当上银河霸主。

  殷虚没想到自己的话这么快就起了作用,微微一愣叫易水寒捕捉到他的心理,间不容发之际沉沦之刃猛地刃斩锥柱。

  咕噜可以感受到易水寒意图,早就悄悄凝结黄色冰霜,配合沉沦之刃也攻了过去,别看殷虚在里面不好出来,然而外面攻进去几乎没受到任何阻碍。

  易水寒叫道:“大家注意了,有机会就抢那些机械人。”

  紫须今天终于可以得到机会发挥,在地面慢慢向前蹭去,找准机会说什么也要弄个机械人回来。

  殷虚晃了晃手臂便阻挡了咕噜进攻,同时用身边一个机械人身体阻住沉沦之刃,大笑道:“谢谢,这里将成为你们的坟墓。”

  这个古代机械人笑声未落,又有嘎嘎笑声传来,轩辕死胖子虚拟影象出现在空中,他叼着雪茄道:“和我做游戏的小家伙干他娘的,为老子海扁这个混蛋,如果当年就把他们消灭实在太便宜他们了,现在我是一段智能程序,根据情况会判给你奖励多少,可千万别错过机会。”

  易水寒顿时来了精神,微笑道:“好呀,奖励我全包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