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阳寿已欠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五章 你藏哪了【第一更】

阳寿已欠费 西西弗斯CC 2194 2019.08.17 18:25

  刘若涵见李闻看向卫生间的方向,连忙把话题扯了回来:“遗物呢?”

  李闻一拍脑门:“对啊,遗物呢?照片都能带出来,遗物回带不出来?”

  可是他摸遍了身上所有的兜,就是找不到那块冰。

  难道说……冰化了?

  李闻看了看正在熟睡的韩露,思索着要不要再次进入她的梦境。但是看看自己的阳寿,只剩下五十天了,经不起折腾了。

  李闻打算缓缓再说,先在身上找一找,实在找不到,再进去找老韩问问。

  刘若涵问李闻:“你怎么打算的?”

  李闻伸了伸懒腰:“去上个厕所,然后睡觉。遗产的事明天再说。”

  刘若涵哦了一声。

  一进洗手间,李闻就有一种被人盯着的感觉。他有点纳闷:难道被人装摄像头了?有人在偷窥刘若涵?

  他把灯关了,把手机调成摄像模式,仔细照了一遍,什么都没有发现。

  李闻把手机收起来想上厕所,但是那种被偷窥的感觉太强烈了。这厕所怎么也上不出来。

  他绕着马桶转了几圈,最后发现,背对着镜子的时候,那种偷窥感弱一点。

  “奶奶的,难道我在怕镜子里的我偷看?最近真是越来越脆弱了。”李闻摇了摇头。

  他背对着镜子,勉强上了厕所。然后各种洗漱。

  收拾好了之后,李闻一开门,发现刘若涵就站在门口。

  李闻吓了一跳,问她:“你干嘛?”

  刘若涵说:“没什么,我也想上厕所。”

  李闻挠了挠头:“这么急?”

  李闻在客厅等了一会,刘若涵回来了。

  李闻指了指躺在沙发上熟睡的韩露:“咱们三个人,怎么睡?”

  按照李闻的意思,刘若涵和韩露一间,自己睡一间,正好。

  但是刘若涵说:“这沙发挺舒服的,别动她了。咱们俩一人一间吧。”

  李闻没什么意见,点头答应了。然后回房睡觉。

  很快,屋子里面的灯都关了,大伙都睡了。

  今天韩露睡的很早,到半夜的时候,忽然听到屋子里有动静,于是她猛的醒过来了。

  韩露抬起头来,发现客厅里面黑乎乎的,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不由得有点心慌。

  忽然,刘若涵的房门,发出吱扭一声。

  韩露向那边看过去,见房门只打开了一条缝,然后就不动了。

  韩露连忙缩了缩头,让沙发挡住自己的身子。她的心脏顿时砰砰跳起来了,紧张的想:为什么只开一条缝?她要干什么?

  她藏在黑暗中,小心翼翼的向那边张望了一眼,什么都看不见。但是韩露能感觉到,缝隙后面,应该有一只眼睛,正在观察外面的情况。

  韩露僵直的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两分钟后,那道门缝越来越大,然后,刘若涵一闪身,从房间里面走出来了。

  韩露没有出声。

  刘若涵出来之后,没有开灯,反而蹑手蹑脚的走到韩露身边,低声叫:“韩露?”

  韩露装睡,没说话。

  刘若涵在她耳边呵呵笑了一声,转身走了。

  韩露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远,顿时松了口气。

  “刘若涵不对劲,有点古怪。”韩露脑子里瞬间冒出这个念头来。

  最近见鬼太多了,韩露也不知道自己是有警惕心,还是太敏感了。不过这种事,小心无大错。

  她在身上摸了摸,把手机掏出来了,想要给李闻发个信息。

  结果手机屏幕刚刚摁亮,韩露就发现,刘若涵正蹲在旁边,两眼直勾勾的盯着自己。

  韩露吓了一跳,手机啪的一声掉在地上。

  她忍不住要尖叫,但是刘若涵伸出手,把她的嘴捂住了,这手冷冰冰的,让韩露打了个寒战。

  刘若涵在她耳边呵呵一笑:“今天你睡觉,一直说梦话,怎么现在不说了?装睡也要装的像一点。”

  韩露努力张开嘴,想要咬刘若涵的手指,但是有一股阴气灌进来,韩露顿时打了个寒战,随后,沉沉的睡过去了。

  刘若涵把她放倒在沙发上,又给她盖上了被子:“睡吧,好好睡一觉。”

  现在还不能杀人,一来会有动静,二来会有血腥味。那个李闻又是极其警觉的人,所以……等等再说吧。

  刘若涵走到了李闻房门前,整个过程,她都没有开灯,但是也没有撞到过东西。毕竟她不是真正的刘若涵,它是藏在镜子里面的鬼。它有在黑暗中感知世界的方式。

  它把手放在门把手上,要进入李闻的房间。但是忽然又改了主意,转身去了厨房,挑了一把剔骨刀。

  对于李闻的武力,它深有体会。死在他板砖之下的鬼,已经有不少了。所以,还是带上一把刀吧。

  先用刀捅他几下,让他失去行动能力。到那时候,肉身反而会成为他的束缚,就可以从容对付他,逼着他交出韩朝的遗产了。

  这只鬼一手握着刀,另一手缓缓转动门把手。

  门开了。哈哈哈,这个蠢货,睡觉都不知道锁门吗?

  这只鬼慢慢的打开了门,很完美,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它蹑手蹑脚的走进去,举起剔骨刀,就要扎在床上。

  但是这时候,它愣住了:床上没人。

  怎么可能?自从李闻进屋之后,它就一直竖着耳朵听这里的动静。它可以肯定,李闻绝对没有出来。

  它在周围张望了一番,目光主要落在三个地方:衣柜,床下,门后。

  这只鬼先提着刀跳到门后,看也不看,向里面扎了两下。

  门后没有人。它顺手把门关上了,又锁上了。这样可以瓮中捉鳖。

  随后,它趴在地上,向床下看了看,床下什么都没有。

  最后,它把注意力集中到了衣柜上面。

  这衣柜很大,藏一个人绝对不成问题。

  它缓缓地走过去,屏住呼吸,猛的把衣柜门拉开了。

  里面果然有人,它挥舞着剔骨刀,疯狂的向里面捅刺。但是刺了两下之后,它就发现弄错了。里面不是人,只是一件大衣,孤零零的挂在那里,倒像是藏着一个人似的。

  怪了,房间就这么大,李闻能藏哪去?还能跳窗户跑了不成?

  它扭头看了看,窗户上焊着铁条,这也不出去啊。

  其实李闻就在房间中。他动用了盲人天赋,就坐在一把椅子上。

  他早就发现刘若涵不对劲了,只是一直不动声色罢了。

  现在他在守株待兔,等那只鬼走到身边的时候,就一板砖拍下去,干净利落。

  近了,那只鬼更近了。

  李闻握紧了板砖,肱二头肌隆起,箭在弦上,蓄势待发。

  突然,兜里的手机发出来一个机械的女人声音:“支付宝到账,一千……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