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幻之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百三十八章 不曾想过的会面

幻之咒 姓白的狸 4378 2017.12.07 20:49

  白夜初用手挡住那突然间耀眼的光芒,他发现在那光芒之中有着一道人影,而那人也在朝着自己的方向走过来,白夜初总觉得事情要糟,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这里怎么会有人的呢?一看就来者不善。

  白夜初还没有看清楚这个来人的样子,这来人就走到白夜初的面前,然后那来人,右手放在自己的左肩前,单膝跪了下来,恭敬的看着白夜初说道:“大人,吾王有请。”

  大.....大人?这是在跟自己说话?自己这身份难道说在这个地方还是很高级的?白夜初不由得如此想道,而且他此时才看清楚方才传来光芒的那个地方其实一扇门来的,而一开始他以为是墙壁的那处地方,其实是有着门存在的。

  但是吾王?这说的又是谁?等等,这里布满着紫黑色,只有魔神族才会有着如此的这般的特征,加上吾王的叫法,该不会是......白夜初的小腿竟是忍不住的发软起来。

  如果他猜想的没错的话,所指的也的确只有那个人而已,但这怎么可能?那个人不是在远古大战时期被那两个神秘人族的存在给封印了吗?难道说封印已经松动到他可以去布置某些事情了?

  白夜初的脑海里飞快的思考着这些问题,虽然身体并不是自己的,但思想却是自己的,所以还是保持着白夜初一贯的做法与思考方式。

  那人似是有些疑惑,怎么会还没有回应,平时不都是嗯的一声然后就跟着自己离开的吗?怎么今天似是有些迟疑的?那人也是忍不住抬头看着白夜初的方向,发现白夜初的脸上竟是少见的露出了思考的神色,这人的脸色瞬间变了,自己的主子还会思考事情的吗?

  白夜初也似是察觉到有什么不妥的样子,不自觉的嗯了一声,然后那人就站了起来,转身离开,白夜初也是跟了上去,虽然不清楚发生什么事,但现在还是不要乱动的好。走在前方带路的那人脸上充满着疑惑的神色,怎么感觉跟平时不太一样的感觉?也许是刚闭关出来有副作用吧,那人不由得如此想道。

  白夜初发现自己先前所在的房间竟是一间密室,只不过内部构造为什么会那个样子的,也就只有设计的那个人才知晓了。白夜初也是发现自己此时身处在一个很大的宫殿之中,具体有多大,只有去每个房间都去查看一遍那才知晓了。

  白夜初也是好奇的查看着周围的宫殿的样子,虽说在自己前方带路的这个人没有说什么,但白夜初敏锐的察觉到他是发现了自己所在的这个人与平时有所区别,所以他在控制着自己的举动,让自己看起来不显得跟平时那么违和,不过他也不知道这人平时到底会是什么样子的,所以他尽量不说话,以免暴露。

  来到了目的地,带路的那人推开一道很高大的门,白夜初的身影在这道门面前显得极其渺小,这是给巨人所准备的门吧,白夜初目测了下,大概有个五十米高,这门是想要闹哪样?

   那人推开门后,站到了门外,然后微微躬身,白夜初也是会意,独自一个人朝着里面走进去,而在他走进去后,那道五十米高的门也是传来轰轰的关上的声响。

  “你来了啊,吾儿。”突然间一道仿佛雷鸣声的声音响了起来,白夜初看向声音的来源,眼睛不由得一缩,在这个地方的正中央上有着一张椅子,但那椅子也是极高的,有着一个大概看起来三十米高的人坐在上面,这还是坐着的时候目测的,要是站起来这家伙得有多高?不过白夜初也是捉到了关键字眼,吾儿?这真是见鬼了的身份。

  为了不暴露,白夜初也是不打算说话回答,他下意识总觉得如果回答了,反而会露出更多的破绽,所以白夜初就静静的站在那个地方,看着面前这高大的身影,唯有靠近了一点,白夜初才看清楚。

  这人全身都笼罩进盔甲之中,就连脸上都是带着一副头盔,所以看不清他的样貌,他整个人都被盔甲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只有说话的时候才会有声音传来,不知道还会以为这仅仅是一座石像,但白夜初知道,面前这个家伙是绝对不能惹的,因为他也猜出来这石像的身份了,正是魔神族的王,魔神王。

  “吾儿,你闭关已经许久,也是时候要再次展现你的凶名了。”那高大的人影,魔神王看着白夜初说道,但白夜初还在思考该如何应对的时候,魔神王径自的往下继续说:“自打吾儿你的出生后,你就是从一片血腥与杀戮中成长的,甚至展现了超越为父当初这年纪的功绩了。在半年前你说因为染上了太过多的血腥你才闭关,但此时为父需要你再次出关来解决当前的困难。”

  白夜初也是露出一抹惊色,自己感觉好像来到了一个不得了的人身上,而且还是魔神王的儿子,这怎么看都是不知道该如何去说明的感觉了。

  白夜初此时也是才有机会好好的感觉自己,他发现他此时全身都是充满着力量的,而且他也感觉到很浓郁的魔神之力在这幅身体里头,这也难怪,毕竟这是魔神王的儿子。

  如果真的要做个比较的话,如果当初一见到化为魔神殷杜拉的周交就有此等实力的话,一巴掌就可以拍死他了,就是如此轻松与夸张,而且白夜初也感觉到这身体就像是加强了无数倍的原本自己的身体一样,各方各面都觉得变得更强了。

  “吾族现在不知道为何面临着一个新的挑战,在吾探求吾族同根同祖的同族时,却是引来了另一个未知的种族,她们已盯上我们许久了,吾希望吾儿你能够去把她们歼灭了,只要把他们后方的增援部队给解决掉的话,这一战吾族就必胜了。”魔神王也是解释道。

  兴许魔神王知道自己儿子是什么样的性格,他却是继续往下说:“当然这一战,并不会让你一个人前往,毕竟那盯上吾族同样充满着未知,你是吾族的希望,吾可不会让你有什么闪失的。”魔神王说完后却是,手指轻轻点了点椅子上的把手,点在把手上轰轰声传来。

  白夜初察觉到有着脚步声传来,是六个人,白夜初光是听脚步声就敏锐的感觉到人数了,然后六道身影就出现在了白夜初的面前,这其中有着三名是女性,其余三名是男性,倒是挺平均的,但他们每个人的双眼上都有着那相同的两抹魔神纹。

  这六人也是朝着魔神王的方向拱了拱手,魔神王才道:“你们七人就组成一支部队,去把那位于后方的增援部队切断。”

  “是!”那六人也是恭敬的道,白夜初还是老样子,他此时也是想明白了,他不说话就是这个人平时的样子,没有回答就是他的回答。

  “这就是在魔神族里广为传的‘最凶’吗?看着可并不像啊。”其中一个男性看着白夜初的方向说道,白夜初转头看向着他的方向,眼神平静与淡漠。

  “喂喂,你说什么呢?这可是在吾王的面前啊,你少说点啊。”其中一名女性也是拦着开口说话的男性道。

  “啊啦,奴家倒是觉得老大的样子挺帅的啊~,是奴家喜欢的类型耶~”另一名女性用手指挑动着自己的嘴唇,饶有兴趣的看着白夜初的方向,而在这女性的旁边有着一个小女孩,她怀里抱着一个可爱玩偶,头放在玩偶上方睡着。

  “谁说这家伙是老大的,我可不服!”先前第一个开口说话的男性立马抗议。

  “好啊好啊,打起来吧打起来吧,那样才好玩啊。”一名不断抚着自己嘴角那两抹胡须的男性也是充满着笑意说道,剩下的一名男性倒是露出一副“看到偶像”的目光打量着白夜初。

  而魔神王此时也没有任何的插嘴,不管在什么地方,能够有话语权的,永远都是拳头硬的人,他也很期待自己的儿子到底会怎么做?

  魔神王刚想完,白夜初的身形就动了,在那六人的眼中,白夜初的身形就像是消失了一般,然后先前还抗议的那个男性就猛地倒飞了而去,砸在了白夜初进来的那扇门的墙壁上,至少隔着有几万米的距离,毕竟这个房间就像是广阔的大方盒。

  那个男性贴在墙上,想着挣扎出来,脸上满是怒色,这样子突然间动手算什么本事?但他还没有出来,一道破风声就传来,砰的一声,那堵墙直接塌了,扬起了众多的尘土。

  而其余的五人与魔神王也是看向着那个方向,而从那尘土中传来了脚步声与拖着什么东西的声音,白夜初拖着那个男性缓缓的走出,明明几万米的距离,白夜初就感觉像是走了几秒的感觉而已,一瞬间就回到了原先的位置。

  白夜初他并没有下死手,就只是给了个教训,其实白夜初最不喜欢这种孩子的了,动不动就挑衅别人,如果别人正好比他实力高呢?又要赶尽杀绝呢?那此时他已经死了。

  白夜初并不是认同魔神族,至少现在不认同,他说过他要自己亲眼所见。而之所以会对这家伙动手,纯粹是他想要试试自己这身体的身手,毕竟看样子接下来仿佛要搞什么大动作的样子,提前熟悉以防万一。

  如果那个被白夜初撂倒的男性知道这一点的话,估计要再晕多一次。

  白夜初方才的举动已经足够震慑住众人了,而且白夜初可是还没有使用魔神之力,他们可是一直一副双眼有着魔神纹的状态,但还是被偷袭到手,这要不是他们太菜了,就是对方太强了,而白夜初的情况显然是后者。

  “看来你们也是彼此熟悉了,你们准备准备就出发吧。”魔神王的声音刚说完,他那巨大的身影就瞬间消失了,他是怎么做到的?

  而这里就剩下了他们七人,那个男性早就醒过来了,白夜初又没有下死手,而且也不重,自然很快的醒来。

  此时他显得有些尴尬,但他都是直来直去性格的魔神族,捎捎头看着白夜初道:“我认定你了,你从今天开始就是我的老大了。”

  白夜初也是觉得魔神族中也有着耿直的存在,那人也似是想起了什么,看着白夜初道:“老大,我是善直。”

  “都跟你说不要一见到人就这副样子的了,老大,我是善理。”先前曾经劝过善直不要乱说的女性说道。

  “啊啦啦,果然是奴家很喜欢的类型嘛~,老大,奴家是善色哦,如果你想要什么刺激的事情的话,可以来找我哦~”白夜初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的既视感。

  “呼呼....呼呼.....老大....我是善睡....哔哔.....多多指教.....呼呼....”那个抱着可爱玩偶的小女孩似是没睡醒的样子看着白夜初道,虽然她看起来一副深深沉睡的样子,但其实刚刚发生的事情,她都知道。

  “哦嚯嚯,跟着老大好像会有很多很好玩的事情耶,这样最好了。老大,我是善玩。”抚了抚自己嘴角两抹胡须的男性说道。

  最后那个男性也是看着白夜初,此时丝毫不掩饰对白夜初的崇拜与敬意:“老大,我是善信,我一直都很想见到你的!”

  这就是传说中的脑残粉吧?不过他还算克制。

  而白夜初看着这六人,他明白了,他此时什么都明白了,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包括自己体内那神秘声音的来历,白夜初他此时全部都搞清楚了。

  面前这六人,加上自己,正好是当初降临到远古大陆上的那些熟人们,七凶,指的正是他们七个人,再加上白夜初先前可是有着鳞与墨行询问“另一个自己”的记忆,他记得“自己”曾经说过,色与信。

  正好这里就是有着这两个人,而鳞与墨行的态度,他们三人之间的回忆,此时所有都串联在一起,自己体内那神秘声音,正是被称为最凶的七凶的统领,他从远古大陆上的那颗古树上得来的称号。

  他一直都在猜测着自己体内的到底会是谁?但没想到身份竟是大到这个地步,而且比他所想的还要显得神秘,魔神王的儿子,以及后来为什么他要杀光这六人,这些疑惑顿时占据了白夜初的心头。

  他想起了当初在帝都做过的那个杀戮与血腥的梦,兴许就是这七人当时的记忆,所有的东西此时都是串联上了,而白夜初脑海里此时也是冒出了一个名字。

  白夜初也搞清楚了一点,自己并不是被黑夜初传送到什么其余的空间,而是处于三千年前的世界中。白夜初他此时所处的时间正是三千年前,自己体内那神秘声音,善恶与六凶见面后所经历的事情,而这就是试炼,这就是白夜初必须要跨过去的试炼。

  曾经想过无数次与体内那神秘声音正式见面的情景,但白夜初却是没想到竟然还有这种“亲身所见”的情景。

作者感言

姓白的狸

姓白的狸

白狸要打个预告,明天一章,后天一章。白狸这段时间真的是被其他的事情所劳累到了,所以打算先缓缓下来,休息休息,但每天的更新都会有......

2017-12-07 20:4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