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恋爱日常 你是我老婆,别怀疑!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骑士

  “嗯……过去由于人们对人的肉体,一直持有消极的看法,认为肉体的一切都是不好的,邪恶的,因此,对于夫妻生活的认识,也持有比较负面的看法。”郁神父想了一会,慢慢地说:“不过,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的认知也逐渐发生改变,过去一些不太正确的认知,逐渐得以改正。你可以和你的妻子开诚布公地,呃,好好谈一谈……”

  “谈了,我们谈了很多次,她却是油盐不进!”姚老师的声音有些激动:“我甚至和她提出,我们可以各自再外面找,互不干涉,她却说这辈子只有我一个人,也只想要我一个人。”

  “嗯,这个……你的这個想法可能不是太好……”郁神父又开始劝导姚老师。

  “这辈子只有他一个人,只要想他一个人,多么感人的告白啊。这么好的老婆,哪能因为这种事情送出去啊。”肖尧感慨着,沈婕却咬着下嘴唇,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和她已经快两年多没有夫妻生活了,”姚老师继续说道:“后来,我变得越来越压抑不住自己,每次我看到学校里那些青春靓丽的女学生们时,我都心痒难耐,我总是忍不住想,如果……我,我知道这样是不对的,可是我忍不住幻想,幻想着……”

  “卧槽,畜生啊。”沈婕居然说了脏话。

  “这是一项诱惑,我们每个人都会经历来自魔鬼的诱惑。”郁神父打断了姚老师:“诱惑本身并不是罪,关键你看你如何战胜诱惑。”

  “最近,我们班上有一个小女生和我告白了,”姚老师的声音低落了下来:“我,我差点就答应她了,虽然我最后还是拒绝了她。”

  “你做得很好,”郁神父鼓励道:“这是伱战胜诱惑的表现。”

  “可是她还是不断……不断向我示好……”姚老师的声音低落了下去:“我的职业培训有告诉我遇到这种情况时应该怎么办,可是我……我做不到。每天晚上我躺在床上的时候,都好像有一个声音在我耳边低语,让我答应她,告诉我没有人会知道的。每一天,这种念头,都会更加强烈……

  “我,我开始恨我的妻子,是她让原本美满的生活变成这个样子……”

  “我听不下去了,我们走吧。”沈婕看起来有点焦躁。

  “可是我们还没找到去下一个房间的门。”肖尧提醒她。

  “那就先原路返回吧,我是真的听不下去了。”

  肖尧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陪着沈婕原路离开了这座幻境中的教堂。

  刚回到姚老师的办公室,二人就倒吸了一口冷气。

  之前姚老师和周琦的虚影都不见了,姚老师的座位上,坐着一个赛克尔。

  长筒丝袜西服套裙剪裁合体,过肩黑发衬得粉颈洁白,下颌稍圆但不失端正,饱满的双唇红艳欲滴。

  最引人注目的,是这赛克尔的脑袋上顶着一把斧子。

  它从左眼上方切着内眼角斜劈而下,砍断鼻梁,撕开右脸皮,停在颧骨处。

  斧头的大部分都没入了她的头颅,只有缠着泛红白布条的斧柄高扬。

  然而,没有血迹,伤口的断面里可以看到是复杂的机械结构,时不时还有小小的电流火花闪过。

  两只故障灯一样的红眼睛,因为不在正确的位置而更加诡异可怖。

  “啊,欢迎逃学的坏学生和他的伙伴。”那赛克尔发出破碎诡异的电子音,接着,站起身来。

  “小心,郁璐颖和小熊就是被她抓走的!”肖尧提醒沈婕。

  “冤家路窄啊。”沈婕活动了一下手腕和脚踝,发出“咔塔”的声音:“我刚听到了不得了的事情,正想要找人出出气。”

  “在校人员应服从校方一切管理要求,不得有违反管理之行为。”赛克尔剩下的一只眼睛泛出了红光。

  “啪”的一声,肖尧抬手就将一支弩箭送进了这只眼睛。

  可惜,依然和那把斧子一样,除了吸引赛克尔的注意力以外,就只有视觉效果了。

  “你们偷听校长忏悔的行为已经违反了《中学生日常行为守则》第2425条的规定,将被判处死刑。”

  “站后面点,别碍事!”沈婕双脚并拢,脚尖朝前,身体重心落于两脚,两手分别置于身体两侧,挺胸收腹,目视正前方,正是一个“闭足立”的站法。

  “不合作将导致攻击行为。”赛克尔没有丝毫犹豫,向着沈婕就是一拳。

  沈婕灵敏地闪过,大喝一声,两腿大开大合,使出足刀踢中了赛克尔的脖子。

  这一脚又狠又准,若对手是常人,或可一击致命,但肖尧只听到有人踢到金属的声音,接着是少女的惨呼。

  “这个不一样啊!”过了几招之后,沈婕发现破不了防,渐渐落于下风,焦急地叫到。

  “我说了她不好对付!”肖尧想重新装填弩箭,可依然弄不成,这时,赛克尔已经甩开沈婕奔他而来。

  肖尧扭头就跑,却被赛克尔丢来一本字典打在腘窝里,腿一软便跪倒在地。

  他如咸鱼般翻过身体,两手两脚并用,坐在地上连连后退。

  赛克尔砂锅大的拳头已经带着风声砸了下来。

  肖尧本能地闭上眼睛,伸手去挡,那一击却迟迟没能落下来。他睁开眼,刚好看到“血腥玛丽”消逝的幻影,而那赛克尔已经燃烧了起来。

  “喝啊!”沈婕一记贯手,掌上竟也带着火焰,打在赛克尔的背后。

  那赛克尔脸朝下燃烧着扑倒在地,肖尧已经出了一身冷汗。

  “你没事吧?”沈婕一瘸一拐走了过来,把肖尧拉起来。

  “没,没事……”肖尧结结巴巴地说道。

  在马桶下面的战斗中,肖尧什么也没有看清,如今亲眼见到了沈婕的空手道身手,他不禁开始认真思考起将来被家暴的可能性。

  “你受伤了?”沈婕转过身去的时候,肖尧看到她的后背衣服裂了一条缝,汩汩的鲜血正从其中渗出来。

  “应该是被擦到了吧。”沈婕本能地扭头想要检视:“不碍事的。”

  “你别动。”肖尧说。

  衬衫已经被自己撕下包扎右臂,此刻他略一踌躇,开始脱自己的长裤。

  “你干什么啊!”沈婕遮住自己的眼睛,带着怒气叫道:“光天化日之下,学你们姚老师耍流氓?”

  “闭嘴。”肖尧从长裤上撕下布条,不容置疑地包扎了沈婕的伤口。

  “只是破了点皮而已,不用这样麻烦的……”少女嘟哝道:“而且你为什么不用那机器人的衣服?”

  “烧没了啊。”肖尧弹了一下沈婕的脑门。

  “痛。”

  二人不经意地看向刚才被烧毁的赛克尔时,赫然发现,她又动起来了。

  只见那赛克尔从灰烬中慢慢地爬起来,晃动了一下身体。

  她的衣服已经完全烧尽,露出了衣服里面身材有致的裸体,那裸体不仅没有衣服,也没有了皮肤,深红饱满的肌肉线条和浅黄色的肌腱组织间隙中,还透出里面的发光体。

  裸了,而且裸得过于彻底。

  沈婕见状,只好再次摆出战斗架势,肖尧也端起了重新装填过的弩箭,但是没有贸然攻击。

  赛克尔这次也没有急着进攻,她似乎也在惊喜地欣赏着自己美妙的身体。

  “你有没有觉得她很大?”肖尧悄悄地问沈婕。

  “你在看什么啊?都什么时候了?”沈婕怒道。

  “我能看什么啊?就是大啊!”肖尧连忙解释。

  但,已经不需要解释了。

  赛克尔的确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大,说话间就已经宛如寺庙里的金刚一般。

  “这怎么办?”沈婕也有些慌了。

  “不对,不光她在变大。”肖尧发现,这间办公室里的一切都在变大,很快他们就需要使劲抬头才能看到墙上的钟了。

  “是我们变小了!”两个人异口同声。

  这时,赛克尔也终于想起了他们这两个麻烦,随手从桌子上丢过来几本书。

  肖尧和沈婕玩命跑开,才没有被直接砸到,但还是被书本落地涌起的气浪掀了个跟头。

  “我们得想办法到她身上去!”沈婕冲肖尧喊道。

  “咱还没有她脚腕高,上去干嘛?别逞能了,跑吧,反正大块头跑得慢。”肖尧反对。

  赛克尔一脚踏了过来,两人再次狂奔才堪堪躲开。

  “慢个屁!她走一步你就得跑一个100米,你能跑得掉?”沈婕已经有些娇喘了。

  “那你什么打算?”

  “刚才的绝招我再给她来一下,你去吸引一下她的注意力。”沈婕擦了一把汗。

  “得嘞。”

  二人于是分头行动。

  肖尧开始想办法引起赛克尔的注意,而沈婕则躲入阴影从窗帘开始往高处爬去。

  肖尧在墙根处找到了一根没油的圆珠笔芯,便当作长矛,想用这个去戳赛克尔的脚。

  但是,他很快发现,活下来才是这个任务的难点。

  巨人不会因为巨大就缓慢,电影里都是糊弄人的。肖尧万万没想到,自己是在被裸女用脚踩的场景中,认识到的这个真相。

  “这可不是我期待的被女的用脚踩!”

  在肖尧利用桌椅板凳的掩护奔逃时,沈婕已经从通过窗帘爬上窗帘杆,又沿着窗帘杆跳上最近的文件柜,正在示意肖尧给她创造机会。

  可是怎么创造机会呢?

  肖尧看了看手上只有一发的手弩,计上心来。

  赛克尔又一脚踏了过来,这次肖尧没有如之前一般,顺着障碍物拐角去躲避,而是如电影里面对巨怪的二傻子一样,顺着赛克尔前进的方向奔跑。

  他看着地上的影子,在被锁定时突然加速急奔,总算在千钧一发时逃出脚踩的范围。

  随后,肖尧立即转身端起手弩,一支利箭精准地射入巨人的要害——脚指甲盖下面。

  可惜,手弩没有几磅的力,箭只是卡在指甲下面的缝隙里,并没有射进去造成什么伤害。

  “肖尧,那个东西没有用的!你得把她引到我这里!”沈婕在高处看得清楚,肖尧的冒险惊出她一身冷汗,可是她也不敢大声叫出来暴露意图,只能在心中无声地呐喊。

  肖尧一击无效,只能接着逃,但不知是慌了手脚,还是体力不支,居然被堵进了一个被文件柜、墙壁、办公桌三面围住的死地。

  虽然这个文件柜就是沈婕目前埋伏的位置,但这想要跳到巨人身上,还是太远了。

  眼见肖尧无处可逃,沈婕还是做好了无论如何要拼一次的打算。

  然后,她就看到肖尧向着她的方向做了一个“制止”的手势。

  沈婕一时不解,也只好继续等待时机。

  赛克尔显然没有关注到肖尧和沈婕的沟通,抬腿就向肖尧所站的墙根处踢了过去。

  这一脚要是射门,能把门将都打进球门里,肖尧丝毫不敢怠慢,拼了命向赛克尔的外侧方向飞扑了出去。

  于是,赛克尔这一脚结结实实踢在了提脚线上。

  这一下,沈婕在文件柜上都能感受到震颤,可是更令她惊讶的是,赛克尔居然仿佛遭受了无比巨大的痛苦,身子晃了晃,便弯腰下去看自己的脚趾。

  她的整个后背平着亮给了沈婕,肌肉包裹不严的地方,核心闪闪发亮。

  无论这机会是怎么来的,都决不能错过。

  沈婕这次没有任何犹豫,她从文件柜上纵身一跃,稳稳落在赛克尔的后背上,找准了肌肉的间隙,狂野地大喝了一声!

  躲开了那要命的一脚后,肖尧已经筋疲力尽,靠在桌角大口地喘着粗气。

  他看到了赛克尔吃痛,也看到沈婕抓住了机会,想到沈婕之前使出的强大力量,觉得就算不能一击取胜,也足以争取到逃走的时间了。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露出了笑容。

  可他期待中的光与热,还有胜利,都没有出现。

  沈婕大喝一声之后,办公室里陷入了迷之寂静,接着又听见沈婕喊了几声,依然如故。

  赛克尔并没有给他们继续尝试的机会,只是站直了身体,再剧烈扭了扭背。

  沈婕狠狠地摔到了那个三面无路的死角,她听到自己骨头断裂的声音,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赛克尔抬脚踩了过来。

  “老婆快跑!”

  跑?沈婕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悲伤地抽动了一下嘴角。

  看着笼罩自己的巨大阴影从天而降,向肖尧所在的方向望了一眼后,她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

  被碾死,好像也没有想象中那么痛?但是也不至于什么感觉都没有吧?

  沈婕有些疑惑,而且她忽然意识到,自己刚刚仿佛看到了一个穿着破烂铠甲的骑士,骑着一匹矮马,正向着山丘般的巨人发起冲锋。

  于是,她挣扎着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肖尧在骑士头盔下,神情狰狞的脸。

  “堂吉诃德……”沈婕的脑子里冒出这四个字。

  肖尧身上的铠甲是真的破,胯下的矮马也是真的不帅气,但正是这样的肖尧,扛起了巨人的脚,成为了沈婕与死亡之间的屏障。

  肖尧的嘴里大喊着什么,听起来像西班牙语,可沈婕只能回应以眼神无奈的摇头。

  相视无言中,两个人的距离越来越近,豆大的汗珠顺着头盔的缝隙落进沈婕的眼睛,又化作沈婕泉涌般的眼泪。

  在已经近乎脸贴脸时,肖尧心中苦笑,没想到是以这样的方式进入沈婕的身体。

  也不能算全亏吧。

  就在肖尧已经要放弃抵抗时,他突然感到身上的压力轻了,甚至消失了。

  他身上的铠甲、头盔和胯下的马也消失了。

  没时间多想,穿着三角裤的肖尧一把将沈婕搂在怀里,一个侧滚逃出了危险区。

  从沈婕身上侧身下来,肖尧也彻底没了力气,仰面朝天躺着喘气。

  他看到眼前站着的赛克尔没有了脑袋。

  紧接着,他又看到有剑锋从赛克尔的前胸刺出,重重刺进前面的墙壁,将她整个钉在了墙上。

  然后,一颗插着斧子的头颅从天而降,重重地落在了不远处,滴溜溜地打转。

  头颅的转动中,肖尧察觉到周围的世界开始急速地缩小。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作者感言

熙雍光明之山

熙雍光明之山

推书:第一人称佳作,孩子很喜欢,昨天看到夜里三点。女主很可爱,可惜欠点细节描写,男主心理描写很真实。非py交易,他要是也能给我章推就好了。
  奇怪,书籍链接你们这能显示出来吗?《塞壬之刃》。

2022-12-29 15: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