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紫玉金佛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落叶秋风 第四节

紫玉金佛 成易安 2870 2018.03.14 01:33

  火,炽热的火,跳动的火。

  这一片火将虎威镖局的铜门烘的发亮,似乎要吞没这死寂的黑暗。

  一束光闯过铜门厚重的阻隔,铺洒在台阶前。

  “钟镖头?!钟镖头!”江城的声音渐渐发闷,似乎有一口气被憋在胸腔。

  “吴天恒!”江城一声吼叫,尖细、短促。“洛阳巡城统领江城,奉命搜查逆匪。虎威镖局一干人等若再不开门,依王法按匪党论处。”江城的声音,又有些闷:来呀,撞开此门。

  “遵命。”十数名巡城兵士,齐声应和,正准备上前撞门。

  “吱······”铜门开了。即将转身离开门前的江城,闻声,望去:一名佝偻老者,挑着灯笼,用力推着厚重的铜门,身后,站着披着长衫的吴天恒,右手横在额前遮挡着通明的火焰。

  江城见来人是吴天恒,红彤彤的脸没有丝毫笑意,直了直身,慢吞吞地说:吴镖头,好睡意。

  吴天恒故意摇着头,眯着眼,略有惊愕的神情夹着一丝微笑,谦和地说:江大哥!江大哥深夜至此,莫非有什么要事?小弟,可有驱遣之处?

  江城瞪着吴天恒,高嚷:谁是你大哥!我是洛阳巡城统领江城,哼,废话少说,钟巍何在?

  “钟镖头?”吴天恒语气有些惊诧:“哦,原来是找钟巍钟镖头。哈哈,今日钟镖头千里行镖到我洛阳分局,已是人困马乏,早早在客房歇下了。江统领深夜前来,莫非是要邀钟镖头太白楼醉饮,以尽地主之谊,稍解思友之憾?”

  江城斜眼扫视吴天恒,冷冷地说:千里行镖?呸,老子看你等是私运匪逆!朝廷公文明旨‘搜检匪逆,缉拿匪党’。现下本统领奉命,搜查虎威镖局洛阳分局。“吴天恒!”江城的语气多了些威严:识相的,便于本统领前面带路,将你这虎威镖局搜上一搜。稍有阻拦,哼,哼,全家以匪党罪论处,即刻斩首。

  说罢,江城伸手推开吴天恒,转身招呼兄弟往里进,将要跨步前行,突兀一人拦住去路。“吴天恒!”江城盯着拦在身前的吴天恒,气汹汹地吼道:大胆刁民,果真敢阻爷爷办差。当心你的狗命!说罢,拔出腰间钢刀,护在身前。

  吴天恒堆笑着,怯声,道:岂敢阻拦公家办差,只是后堂多有家眷。江统领与众弟兄稍停片刻,我命管家近内堂,催促家眷稍敛妆容,恭候官爷。

  江城被这一拦,压抑许久的无名火,肆虐迸发,右手横刀外打,顺口一句:去你妈的。吴天恒凹胸撤步,躲过一刀,双手执礼,道:江统领,今日何来如此紧紧相逼,不念往日情谊。

  “情谊?”江城气哼哼地说:你一个走镖卖力的也配和本统领谈情谊。平日里安分也就罢了,今日百般耍刁,不是匪党也是刁民。本统领决不允许尔等如此放肆。兄弟们,给我上,有敢阻拦者,乱刀砍死!尽我保境安民之责。

  众巡城兵士闻言,齐声应是,明火执仗,抽刀挺枪,齐刷刷涌进门来。吴老管家,见势不妙,回身奔向马厩。

  吴天恒见此,一声高喝:既如此,吴某得罪了。言罢,趋步挺身,左手轻扫江城手腕,右手已经将刀擎在手中。

  江城右手酸麻,无奈钢刀已经脱手,气急败坏地说:真是反啦,来呀!给我......

  “且慢!”声音恢弘,霎时整个庭院静了下来。

  江城闻声一惊,定眼一看:钟巍。

  衣衫整齐的钟巍,从院落一角,缓缓走至吴天恒身前,伸手接过钢刀,小声说:切莫动手,你看门外。

  吴天恒敛神远望,透过巡城兵士,跃出洛阳分局大门,正门大街上停着一顶漆黑的软轿,微风掀动轿帘一角,登时喷出一股热气。软轿前后,木木的矗立着两名壮汉,一身灰衣,毫无生色。软轿后,对脸立着两匹马,四蹄粗键,马鬃刚直;马背上端坐着两名青年汉子,锦衣黄缎威风凛凛。

  吴天恒脸色微动,瞄了钟巍一眼,悄悄后退几步,右手顺势搭在腰间,紧握住腰间锦缎缠绕的护命软鞭。

  江城瞧见来人是钟巍,稍有错愕,喉咙吞了口气,尖细地说:天色已晚,本......我本不应肆扰百姓,无奈,官命在身,请钟大......钟镖头见谅。

  “哈哈,有......”

  “嘭、嘭、嘭!”

  惊雷之声,瞬时而来,瞬息而止。

  江城惊恐的瞧着瘫坐在地的钟巍,不知所措。

  吴天恒错愕地瞧着钟巍,他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条黑影从软轿中,倏忽而出,飘然回返。

  三掌,只有三掌!

  瘫坐在地的钟巍,面色紫青,吃力的吐了口气:天恒!“噗!”一股鲜血自钟巍的口中喷了出来。

  吴天恒电击一般,急速将钟巍盘膝扶正,左手虚点中府、云门,右手顺势扯出软鞭盘在手中,护在钟巍身旁。

  江城错愕的四周瞧了瞧,正不知所措。大门往外左手,哪位端坐在骏马上锦衣黄段的男子,冷冷地说:江统领,尔等做事竟如此婆婆妈妈!大事当前,只自顾攀附交情,怕是天明也难寻出个结果来。失了匪逆,朝廷自有明旨,抄你满门!

  江城急忙转身,扑通跪地,哀求着:大张总旗明见,实在是这般刁民放横耍刁,小人绝无半点迁延之心。厂公旨令,小人必当赴汤蹈火竭力实行,不敢稍有怠慢,望总旗明察。

  那姓张的总旗闻言,冷斥:谅你也不敢!目下萧大爷替你料理了钟巍这个碍事的,尔等还等什么!

  江城闻言,连连道谢:多谢萧大爷,多谢萧大爷。忽的,他起身,怒目,道:兄弟们,给我搜,搜仔细点。漏了一处,活剐油炸。

  吴天恒瞧见气势汹汹的巡城兵士,低眼看看气血虚弱的钟巍,心想:今日家人难逃此劫。正不知如何是好,只听得空中隐隐传来一阵清脆的鸣笛声。

  那张总旗高喝:且慢,安静。

  月隐星暗,寒风阵阵。死寂的夜!

  空中的鸣笛声越发清晰、扰耳,自城东缓缓传来。

  那张总旗听见刺耳的鸣笛声,转脸直视一旁的汉子,说:莫非是李丰等人发出的求救信号?

  一旁的汉子,侧耳细听:那鸣笛声一长两短,干净,清脆。他略微颔首,对张总旗说:大哥,确是李丰等人放出的东厂联络响箭,想必发现匪逆行踪,招呼我们前去帮手。

  张总旗闻言点头,驱马行至软轿旁,低头慢问:萧大爷,你看如何?

  风打轿帘,轿内悄无声息,只是浓浓的白气一股一股从轿内涌出,越发密集。

  张总旗无趣地瞧了瞧那黑色的软轿,又抬头瞧着另一名汉子。

  那汉子瞧见张总旗看他,眉目稍动,气呼呼的低声嚷道:事关紧要,朝廷明令‘擒拿匪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如今李总旗已发来响箭,我等若不火速前往,事有差池,恐怕萧大爷和我兄弟二人的人头不保,还要累及亲人性命。烦请萧......

  “萧......”。‘萧大爷’三个字还未全脱出口,只见一条黑影直奔一名巡城兵士而去,紧接,一声惨叫,那名兵士应声倒在血泊中。

  骑在马上的两名总旗登时呆了,江城和众巡城兵士打着战栗,吴天恒一脸惊恐。

  那条黑影直立在血泊中,一袭略宽大的黑色棉布长衫紧贴着起伏不定的胸膛,花白的头发半遮着脸。微风撩发,脸如青岩,甚是骇人。左手蜷缩在棉布衣袖里,右手曲张,渗着碧色的血——那士兵喉头处的热血。

  骑在马上的两名总旗,微张着嘴想要说什么,那姓萧的黑衣人,先发话了:有劳张顺、张礼两位总旗垂问,我萧某人不敢推辞。我兄弟三人既应了冯公公办妥这件事,就会竭力而为,二位不必忧心。烦请前面带路,我乘轿追随。请!

  说罢,缓缓走进暖轿。

  张顺、张礼二人,面面相觑,心胆惊恐。片刻,张顺直身、扯缰,绕马一圈,打马往城东飞奔而去。

  两名轿夫,见张顺打马远去,曲臂抬轿直追上去。

  张礼见张顺、软轿消失在夜色中,扬鞭指向江城,高声喝道:仔细搜检,发现匪逆即刻收押,等候李总旗裁夺。事后,你且往城中都指挥使处急调一标人马,火速赶往城东驰援我等,不可误事。

  江城木讷地应声是,便瞧见张礼飞马奔向城东。

  巡城的火把将要燃尽,却再也没有人敢肆意走动。

  江城瞧着躺在血泊中的弟兄,心在颤抖,瞧着赤目青筋的吴天恒,肠胆已寒,奓着胆子,吩咐众巡城士兵:悄悄搜检,不要惊吓了内堂妇人。

  吴天恒低头瞧着气色渐渐红润的钟巍,默不作声。

  众巡城士兵在火把将要熄灭的那一刻,整齐地离开了虎威镖局,没有半个匪逆。

  天渐渐放亮,虎威镖局的灯笼灭了,整条东街仍是一片死寂,没有声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