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千门令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陷害(三)

千门令 千门公子陆 2988 2018.08.10 18:10

  在李汝之的引荐下,司马维和昭伯第二日出现在偌大的钱府中。钱进贤为人看去和善,今年刚步入四十不惑的年纪,他从李汝之那里得知京上有钦差大使到访,今日一早便吩咐整个府上好生接待。等到司马维入府时,已快到了正午,他早早的派遣府中的仆人在门口相迎,三两轿子停在了钱府门前,第一个轿子走出的正是行中书省李汝之,他的到来让钱府整个上下为之惊动,要知道平日里李汝之很少抛头露面,就算应酬一些重要场合,也绝不会出现在别人的府邸前,而钱进贤心中却是清楚,他们的屈尊到访,来意别有一番含义。

  钱进贤和李汝之一照面,便开始互相寒暄,从他们说话的神情中能够看出,二人早已熟识;李汝之看着他面容发白,神态却不失那般商人的精明之色,便关心的问候他:“钱老板,近日身体无恙吧?听说前些时候,你身体不适,可请了郎中?”

  钱进贤谦卑的摇摇手,说:“多年的旧疾犯了罢了,服些药不打紧。”说着,他轻咳一声,眼神落在了后方的轿子中。

  只见第二个轿子落轿的同时,里面走出一位白衣青年,他风度翩翩,面容焕发着神采,俊朗而飘逸。一位像是奴仆的中年男子小心翼翼的扶着他走出轿内,李汝之皮笑肉不笑的那张官脸瞬间换上了一副严肃的神情,肃然中带着一丝谦卑,他立即为钱进贤引见,几人抱手作揖,那位白衣青年微微做出一个身子倾前的动作,动作细微,若不仔细注意,旁人是一般察觉不到这个微妙的举动。

  “早闻钱老板富甲一方,乃是这集庆府赫赫有名的商贾巨头,今日一见,果真非同凡响。”

  “哪里,哪里,司马公子年轻有为,如此年纪便为朝廷重用,实乃国之栋梁。鄙府招待不周,已在席间摆下午宴,还望司马公子与李大人相入薄席,赏个脸面。”

  “钱老板费心了,好,我等一同入府吧。”李汝之接过话茬说道。

  席间,众人聊到集庆府的名闻趣事,个个谈笑风生,几盏酒巡过后,司马维突然说道:“听闻钱老板当年是靠着地下钱庄做大,如今集庆十八路的钱庄几乎都在钱老板的名下,可直追大元的乾龙钱庄了。”

  司马维忽然的这番话,使在场的所有人都始料不及,钱进贤苍白的脸庞有些难堪,就连李汝之也面容惊愕。

  “不知司马公子从何处听说,钱某只是靠着朝廷赏识,百姓们的支持,钱庄虽是经济的命脉,但和乾龙钱庄这样的皇家钱庄相比,简直不值一提,司马公子真是抬举了钱某人。”钱进贤婉言笑道,说着便看向李汝之。李汝之暗自对他轻轻摇了摇头,于是便用手撑着额头,吁气道:“哎,本官不胜酒力,这头犯起了迷糊,钱老板,你这酒可烈的很啊!”

  钱进贤自然是听出这话中的含义,于是抬手一摇,一位老管家领着席间的奴仆都退了出去,并带好了房门;这一下,宴席中只剩下四人,司马维微微打量着满脸醉意的李汝之,自知他分明没有喝醉,却故意装醉想逃避此行的目的,他明白李汝之的心里在想些什么。

  “司马公子,您此次前来是以钦差的身份到访,令尊又是高居户部尚书,倘若钱某人没有做出什么违法乱纪的事,大可直言相告,若朝廷有什么吩咐,钱某人必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钱进贤见李汝之撂了摊子,知道必将自己面对眼前铁打的事实,他心里哪不清楚,这司马维今日就是奔着讨银子来了。

  “钱老板真是快人快语,我也就开门见山。如今国家危难,你我身为大元子民,又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难道钱老板眼睁睁的看着国家于水火,而不慷慨援助吗?”

  “怒钱某之言,钱某只是一个经商的商人,不懂国家社稷,也不懂官场之道,却知道赚的每一个铜板,都是在这大元朝的天下经营所得,国家现今的弊端天下人都知,如今司马公子到访,我等效力而行。只是,这援助之说是以何种形式慷慨?”

  司马维心中不禁扬起一丝怒火,这钱进贤明知故问,特意拿话茬为难自己,不过他脸上依旧洋溢着笑姿,说:“此事除了你我今日在场的人所知,也就剩下户部了,钱老板考虑的周全,不免圣上无光,那就以纳税的形式上缴。”

  “纳税?”钱进贤当头一棒,他今年上缴给官服的赋税多达一百万两白银,除去中间的打点,直逼一百五十万两,现在司马维又说以纳税的形式上缴,那岂不是自己等于又交了一次赋税,这样对自己有何好处,落个为国为民的名声恐怕也没有。可钱进贤哪敢说出心中的这些话来,李汝之就醉在当场,他就算想说,也要避让着这位行中书省李大人。

  想到这儿,钱进贤心中顿悟,看来这是李汝之和司马维提前故意设好的局让自己往里跳,好歹他行中书省李大人多年来私下也得了自己不少好处,如今来个官官相护,却摆了自己一道。

  这一头,李汝之显然是故意装醉,他趴在桌前,双眼闭目,心中骂着司马维从中挑拨离间,他的本意是想借机躲避此次锋芒的话题,以此缓和钱进贤的关系,却不料反倒被司马维套了进去,这小子城府之深、权术之心,实在让人细思极恐。

  钱进贤微微一笑,举杯与那司马维敬了一杯,二人酒毕,他试探的问道:“还不知朝廷这次想让钱某援助多少银两?”

  司马维缓缓伸出三支手指,钱进贤不解的问:“三十万两?”

  “三百万两!”司马维淡然说道,似乎这三百万两白银在他的口中简直不值一提,这可把当场的钱进贤包括假醉的李汝之吓了一跳。要知道,三百万两足以在集庆路最好的地段买下十家大铺,也可以在郊区买下千亩地皮,这笔数目乃是集庆路全年赋税的十分之二,司马维的一句三百万两,怎叫在场的钱进贤目瞪口呆。

  “这……”钱进贤脸上露出十分犯难的神情,他刚想措辞拒绝,不料此刻大门‘砰’得一声被推开,一位阿娜多姿的少女忽然闯了进来,身后的老管家慌忙阻拦:“大小姐,老爷在里面招呼贵宾,可不能进呀!”

  “我才不管什么贵宾呢,爹爹!”少女硬是闯了进来,几人回头一看,这少女正是钱秀儿,原来她就是钱进贤的独生女。

  司马维见到钱秀儿的第一眼,神情有些兴奋,他绝没有想到会在这样巧合的场地见到心中思慕良久的小美人。恰恰钱秀儿一进屋内,便看见了饭桌上的司马维,两人双目对视,钱秀儿有些出乎意料的说道:“怎么是你?”

  司马维立即起身抱手作揖,说:“没想到小姐竟是钱老板的千金,昨日之事,本公子还未来得及和小姐道歉,还望海涵。”

  钱秀儿见对方行如此大礼,不禁小脸泛红,微微小手佛于腰间,弯曲一躬的说道:“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倒在地,怪不得公子。”

  一旁的钱进贤有些疑惑,问道:“司马公子认识小女?”

  于是司马维把昨日在城门之事如实禀告,钱进贤哈哈笑道:“如此巧合,实乃钱某与司马公子的缘分。秀儿,你还不赶紧出去,司马公子乃是府中贵客,你不得无礼!”

  “爹爹昨日就把我关在府中,一直不肯让我出去,错过了与文书哥哥见面的机会,爹若放我出门,我现在就走!我才不愿意打扰你们的雅兴呢。”

  “你一个阁中闺秀,本应深居简出,随意出门抛头露面,这事传了出去成何体统,现在给我回到自己的房间。”钱进贤厉声喝道。

  钱秀儿倒也是惧怕父亲的威严,小嘴一撇,气道:“哼,我找娘亲说理去。”

  见钱秀儿走后,钱进贤立马给司马维道歉,说:“司马公子,小女鲁莽,惊吓了公子,还望见谅。”

  司马维嘴角却伴随着一声声笑意,他道:“令千金活泼可爱,直言不讳,本公子喜爱至极,何怪之有。今日时辰不早,方才向朝廷援助之事,望钱老板再三考虑,明日小侄在登门拜访。”

  “可是……”钱进贤本想婉言拒绝,不料司马维先行入主,那一旁站着的中年男子凑上来说道:“钱老板,我家公子身子还不太适应南方的气候,今日到此为止,有事明日再谈吧。”

  见事已如此,钱进贤只好把口中的话咽了回去,恭敬的说道:“那钱某恭送司马公子出府,至于三百万两白银,明日在从长计议。”说着,几人走出门外,只剩下李汝之一人还沉浸于众人皆醒我独醉的痴态睡梦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