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克伦特的次元戒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诡异的画作

克伦特的次元戒指 吐沫的鱼 2121 2019.02.04 08:05

  “对了,检查下人物面板,看看拥有魔力回路后精神力的增长情况。”

  克伦特一拍脑门,想起了乌恩的告诫,带着些许期待触摸戒指。

  “其余的并没增长,精神力提高了0.1,达到了1.8,看起来还真是效果显著。”

  克伦特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想着等自己精神力达到5点,就可以步入超凡者的第二个门槛,距离目标更近了一步。

  “对了,我之前还得到一件物品,能增加精神力来着。”

  短暂的考虑后,他将“非人的知识”这一物品从戒指内拿了出来,神情不由微微一怔。

  这件物品是一个约有拇指大小,看起来很是奇特,带着诡异气息的精致头骨。

  根据戒指的介绍,它是由大量的知识汇聚而成,能永久性的提高1点精神力和1点灵视,对于现在的克伦特来说是一个不错的物件。

  “虽说灵视可能会带来不好的效果,但目前看来似乎也没有什么太大的负面问题,何况只有1点……可以接受。”

  思索片刻后,克伦特拿着头骨来到厨房,用亨里克的左轮将其砸碎,好好地研磨成粉,伴着温水服下。

  “没有奇怪的反应,不好的感觉,看来应该没事。”

  服食十几分钟后,克伦特并没有感到任何的不适,检查自身情况,发现相应的数值均都提高了一点,对此颇为满意。

  “如此一来,速度快了不少。”

  他满意地点头,从内侧的口袋里取出银质的怀表,时间已经来到了6点。

  “还可以稍微休息一下。”克伦特如此想着。

  正当他准备动身上楼时,身后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谁?”

  克伦特不假思索地开口喊了一句,落下抬起的右脚,转身向着门口走去,口中念叨:

  “这么早会是谁?难道是乌恩来提醒我上班?“

  “……不,这不可能……”

  他飞快,果断地否定了这种猜测。

  “是我,罗杰。”

  不多时,门外传来一个略显苍老,还有些焦急的声音。

  “罗杰,租住二楼的那个学院教授。”

  “他来干什么?难道是因为维恩一家的事情?”

  “对了,我昨天回来的匆忙,也没有去找乌恩了解情况,正好问一问他。”

  克伦特从名字与声音中回想起对方的身份,有些迟疑与困惑地将大门打开。

  看着门外身穿大衣,头带棕色毡帽,面容苍老,有着深深皱纹与雀斑,带着金边眼镜的罗杰老者,在寒风中微微颤抖,嘴唇颤动道:

  “早上好克伦特,能帮我开下门吗,我忘记带钥匙了。”

  “您先进来吧,我去楼上拿。”

  克伦特微微一怔,既而点了点头,将罗杰迎了进来。

  随后,他快速地转身跑上楼,从书桌的抽屉里取出一把铜制的钥匙。

  “走吧。”

  克伦特紧了紧衣口,将门关上,向着左侧的房屋走去。

  “好。”

  罗杰含笑提了提快要掉下来的眼镜,擤了下鼻涕,带着歉意道:

  “年纪大了,与学生通宵研究个课题就感冒了,真是抱歉了。”

  “没事。”

  克伦特摆了摆手,心中略微思索,反问道:

  “梅亚太太不在家吗?”

  罗杰微微摇头,脸上同时露出不解的神情,道:

  “说来也奇怪,本来这个时候梅亚太太早就起床为伦尔准备早饭了,但今天不知怎么的,我敲了很久,对方也没有开门。”

  “而且,我昨天特意给他们家里发了电报,也得到了肯定的回复。”

  “或许是因为发生了那种事情,伤心过度了吧。”

  “若是换作我,可能会更难过,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就这样破碎了。”克伦特心中暗语,神情苦涩地摇了摇头。

  插入钥匙,轻轻转动,在一阵清脆的碰击声后,克伦特边将门推开,边喊道:

  “梅亚太太,我是克伦特,我现在和罗杰先生一起进来了。”

  “梅亚太太……”

  屋内寂静,光线昏暗,克伦特站在门口,听着耳边回荡的声响,隐隐感觉事情有些不对,透着几分诡异。

  在他一旁的罗杰也是颇为疑惑道:

  “这么早出门也不正常啊,可若是在家,梅亚太太应该会回应,莫非还在睡觉?”

  “罗杰先生,你先在这等一会,我去房间看看。”

  克伦特抬起手臂将欲要进去查看的罗杰挡住,神色肃然道。

  看着克伦特的表情,罗杰沉默地点了点头。

  在他的记忆里,这是一个成熟冷静,有想法的小伙子,这么做应该有他的道理。

  克伦特见罗杰向后走了几步,转过头无声吸了口气,同时将右手放在腰间,准备随时拔出左轮,进行战斗。

  他小心戒备地前行,目光来回扫过,走到卧室房前时,他抬起手想要敲门,但最终还是停了半空中,一点点地下移抓住了门把手。

  随着房门被推开,一股闷热的气息扑面而来,克伦特向内瞥了一眼,见白色的被子掉在了地上。

  他心中微微一颤,咽了口唾沫,注意力高度集中。

  “没人?”

  走进房间后,克伦特发现并没有人在里面,被单和枕头都很是整洁干净,没有被睡过的迹象。

  他下意识地快步走向被子,弯腰将其拎了起来丢在床上,也没发现什么奇怪的东西被盖在下面,或被包裹住。

  “难道真的出门了?可是,这感觉不对啊。”

  克伦特皱起眉头,看着四周的景象,总是有种很是别扭的感觉。

  他在房间里走动,打开衣柜,搜查抽屉,查看床底,可都没有任何的收获。

  忽然,他余光一瞥间,看见一张画挂在墙上。

  画中是一名年轻美貌的女子,有着一头柔顺金黄的头发,精致的五官,长而白的脖颈,穿着当下时髦的荷叶边蓝色衣裙,用华丽的首饰点缀,其样貌与梅亚太太很是相似,好像是对方年轻时的样子。

  “这幅画,好像……有些不对,我怎么感觉她在哭?”

  克伦特神情困惑,看着对方维扬的嘴角,那表达笑意的标准,却一反常态的感到奇怪,感到别扭。

  沉默中,他逐渐靠近画作,试图看清其内的奇诡之处。

  但忽然间,有一双染着鲜血的细长手臂,此刻正从画作中缓缓地伸出来,向他抓去!

  “砰!”

  克伦特猛然一惊,整个身子向后退去,腰间的左轮被他一把拔出,对准了那画作一枪打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