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兵器谱之第一狂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79将计就计

兵器谱之第一狂刀 笔恪星辰 3882 2020.07.10 20:53

  作为左护法与牛堂主两个人来说,他们的任务只差今天做最后一封信送达就可以圆满的完成了,就可以回去跟自己的宗主大人交差去了,奈何在这个恶劣的天气下送信,对于他们的体力消耗来说,也是非常的巨大的考量!

  所以临近中午的时候,他们的肚子便不争气的饿了起来,没办法,赶路赶得急,他们的干粮都没有得到及时有效的补充,还是上次所剩的最后一点干粮和一点点水,他们两个人吃了之后就没有遇到过在附近的客栈了?

  没办法,也不知道当年的老宗主是怎么安排的,要么有些地方是非常不的不好走,要么有些地方非常的繁华,要么有些地方就非常的偏僻,比如今天这个最后一站的送信的地方就是一个叫做什么黑风口的地方?

  听前面的消息汇报,这个叫黑风口的地方是一个山寨,具体是什么样的山寨等着见了面才知道,现在他还不清楚,所以现在上山的途中看到了这家客栈,便走进去,先把自己的肚子填饱再说?

  生活处处充满惊喜,计划赶不上变化,就在他准备想安安静静的吃个饭,再进行下一步行动的时候,谁到他们遇到了对方是一家黑店?

  对方不会管他们的任务能不能够顺利的完成?还有其他方面的事情能不能够达到?怎么说呢?本来他们两兄弟只想好好的吃个饭,补充一下干粮和饮用水,就继续的赶路,谁知道偏偏遇到了这样的事情?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让他们两个人遇到了,那么就先看看情况再说?

  在他们两个人在客栈里面点菜等菜的这段时间,负责传菜的店小二已经来到了准备饭菜的厨房里面,这个时候只见也就是他们的黑店的老板已经在里面等着店小二!

  这个时候只见店小二说道,“老大,刚才我们准备收单的时候,没想到又看到了一条大鱼上钩,虽然不知道对方是何方神圣,但是看对方的装扮和身后的包裹来看,应该有点内涵要不我们先把对方的饭菜搞过去,然后顺便做点手脚,我也知道,作为我们的大哥,一向要来说是不屑于干这种事情的,但是奈何这段时间我们的总领给我们下达的任务,如果我们不完成任务的话,那么对于我们山寨的人都会有影响,没办法,在偶尔干起了玩票,找那些看上去好欺负的人下手,打打秋风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这个时候只见作为他们老大那个人说道,“老弟,你说的也在理,怎么说呢?我们大家都是为了生活所迫,就算你不抢劫对方,也会有人盯上对方,对方在这么偏僻的地方,主动的往他们的口袋里钻,有钱能使鬼推磨,既然对方主动的往口袋里闯,那就没有拒绝的道理,所以你就下去尽快的安排,我这边就帮对方准备饭菜,准备好了对方需要打包的东西,都给人家安排好劫财不劫命就行了?”

  左护法与牛堂主,两个人上了楼之后,立马在里面找了一个二楼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这个时候外面的风雪在持续的下着,可以说刚才他们进来时候还看得见印在门口的脚步印,这才多久的一段时间,他们的脚步印就已经重新被风雪掩盖了起来,不得不说,这场下了两个多月的风雪天气,也算是持续性很久的,对于他们两个武功高强的人来说,既然让他们遇上了,更何况对方就在他们要去的最后一个地方黑风口开了家客栈,搞不好这个客栈就是对方开的,到时候可以以此为突破口,也不是没有那个可能的!

  “大哥,你说我们要最后去的这个目的地就是这个叫着黑风口的地方,我以前也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地方,也只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也许是我自己孤陋寡闻,还是什么其他方面的原因?作为左大哥来说,你的江湖阅历比我丰富很多,要不你给我科普一下?”牛堂主说道!

  “牛老弟,虽然我的江湖阅历比你丰富一点,但是跟你说句心里话,对于我们最后一站的目的地,在这个叫黑风口的地方我也不是十分的清楚,我只知道以前这里是一帮土匪的地方,盘踞在这里多年后,在多年之前被一个神秘人收服了!

  对方之所以拋弃了以前的恶习,安安心心的本职工作做起来,但是大家也都知道,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有,虽然作为他们的当家人来说,也就是我们目的地的人也是山高皇帝远难管着,也有一些人本性难移,所以做出一些有违他们宗旨的事情,那也是很正常,可以理解的?”左护法说道!

  两个人在随心所欲的交谈的时候,不知不觉时间就在一分一秒中过去了,这个时候大概过了十几钟的样子,只见他们点的饭菜在店小二的安排下,被他用一个大盘子单了上来!

  这个时候人家一上来就对两个人说的,“二位客官,刚才让你们久等了,刚才我们的老板说了,因为刚才我们要打烊的原因,所以你们是我们今天最后一帮的客人,所以我们的老板特意叫我们送了一点酒水来表达我们的感激之情!

  虽然这瓶酒水不值多少钱,但是礼轻情义重,想必你们也会觉得物有所值的,请二位客官慢用?”

  不得不说,对方的服务还是十分周到的,虽然对方开的是一家黑店,但是开门做生意基本的物资还是要准备好的,所以就给他们炒了几盆色香味俱全的家常小菜,这个时候为了配合对方演好这处戏,两个人等对方走了之后就立马准备吃了起来,由于实在是太饿了,作为牛堂主,准备先品尝一番再说,这个时候等他伸手拿的时候,只见做大哥迅速的用手中的筷子敲了一下,并且说道,“老弟,难道忘了刚才我怎么跟你说的嘛?出门在外,小心紧慎是第一要素,其他的方面都得排到后面,你明知道这是一家黑店,人家端过来的饭菜,你不用银针试探一下,就这样放在口中吃下去,到时候被对方迷倒了,我们两个人怎么办?就算你有通天的手段,还不是和一个普通人一样,成为人家待着的羔羊?”

  “大哥,刚才我也是实在是饿坏了才会有这样的举动,幸亏你刚才及时的提醒我,我都差点忘记了,我们进来的是一家黑店,看来就像你说的一样,我们要把这场戏演,到时候才会知道对方的目的所在?”

  大哥,你说的有道理,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好好配合下对方一下,既然对方对我们两个人的包裹,或者是对我们随身携带东西感兴趣,那么我们如果不配合对方,那就显得我们太不为对方了考虑了,这样反而会更快的露出把柄,或者破绽!

  在确定四周围都没有人了之后,这个时候只见左护法,用一个特殊的东西,在每个东西,例如饭菜等等都做了甄别,像桌子上面摆的这几份饭菜,倒是没什么问题?

  等到他把见面的东西搞到手里面的时候,才发现对方这里面果然有门道,并且下了一种非常厉长的蒙汗药,可以说是无色无味,如果不是他有这方面的专场的话,搞不好他们兄弟二人就要栽在这里了!

  即然是要配合好对方演好这出戏?那么他们两个人来说肯定要亲身作示范,真实有效才会有效果?

  作为店小二,第一时间把饭菜送给点菜的客官之后,便立马来到了做菜的厨房里面,这个时候只见他们的老大说道,“兄弟,刚才你送的饭菜都送达没有,有没有另外做到我们的这么好的酒水送给人家没有?对方有没有说什么?或者发现什么?或者什么疑问?”

  这时候店小二说道,“老板,我已经按照你的吩咐把饭出来送过去了,正所谓对方一直催我给他们带过去的饭菜是没有问题,但是酒水也可以说是没有问题,但是对方这帮人员,他们怎么没想到酒水和饭菜配合吃的时候就会有产生?相当于蒙汗药的效果,所以就算他们千般精明万分谨慎,也想不到我们会用这一招来坑他们,想必他们也是此刻心中的十分恼火吧!”

  兄弟,你密切的观察对方到底有没有吃饭或者喝酒?只有两者相互结合才会产生化学反应,能达到造成对方如同中了蒙汉药的效果,如果对方两者不配合的话,那么就和普通的饭菜没有什么两样,所以成与不成交由对方来决定的!

  厨房和每个包间相隔的距离,还有那么段距离,可以说是不在一个平行度上,但是还是在一个框框里面,既然对方这样说了,那么肯定有相应的观察手段,这个时候作为左护法与牛堂主两个人来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该吃的吃该喝的喝,既然是作戏正了蒙汗药的效果,那肯定要做的逼真有效,不然就起不到迷惑敌人的效果?

  既然没有达到效果,那就吸引不了对方过来,所以做任何事情都是要有计划,有头脑的?

  店小二说道,“老板,刚才你叫我观察一下对方,已经把我们送过去的饭菜与酒水都已经开动了,如果按照两者结合的药效来看话,大概半个小时左右就能出效果了,所以我们还是先等一段时间再说吧!

  为了装着中蒙汗药逼真的效果,作为左护法与刘堂主两方人来说,这个时候可谓是影帝附身,这个时候两个人又是划船,又是拼酒,很快在他们的一番操作下,酒水也是喝完了,眼前的饭菜也吃完了,这个时候作为牛堂主来说,还打了一个饱嗝,只见他说道,“搞了这么久的路,还是今天吃的最安逸,最舒服!”

  对方的算盘也是打的十分的响,为了准确的起效不引起顾客的怀疑,或者其他的手段用了这种两者一起用才达到真实效果的手段,或者说也是相当的高明,等他们两个人吃完饭,喝完酒,已经是将近一个小时之后了!

  这个时候作为他们来说,既然要配合下去,当然要装作要发作的样子,这个时候只见二人立马又飙起了演技?

  “怎么回事?我的头很晕,难道这个饭菜里面有问题?还是怎么回事?我不行了,说完便立马靠在餐桌上睡了起来,这个时候作为牛堂主来说,见自己的左大哥表演的这么真切,自己当然也不能够托后,脚,只见他也在不一会儿后配合对对方,也在发酒疯东倒西歪,装起了宝来?”

  为了确定自己的两个客官是否真的中毒了,为了安全起见,他还是等了一段时间再过去确认一下,这个时候看对方过了半个小时,还没有反应,看来真的是他们的东西起了效果?

  还是自己的老板考虑的比较周全,虽然开黑店的日子不算太长,但是在老板各种手段重出不穷,经过这么久,近几年的时间来看,也积累了不少的财富,作为他来说,还是坚持一条原则,劫财不劫命,不然到时候自己的头领发现了对于他们来说就非常不好了,虽然他们开着黑店的勾搭,但是打劫的东西的人都是劣迹斑斑,或者是看样子比较好欺负的人,或者是劣迹斑斑的,没有后台没人管的人?

  看对方一动不动?这个时候该他们闪亮登场了,你有张良计,我有过河桥,这场将计就计的精彩表演,看来有好戏看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