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凤吟声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1:月下对饮成三人

凤吟声声 三水鼎四木 2072 2019.06.24 21:10

  “属下陆逸参见白统领!”陆逸见白琦向自己望来,再一次尊敬道。

  白琦面部表情有明显的一瞬呆滞,但很快就慌忙上前搀扶。

  “七……陆兄,你可别折煞了兄弟!”

  “多谢白统领。”陆逸感谢道。

  “陆兄,交情多年,没必要搞得这般模样吧?”白琦见状,故意生气道。

  “无名草芥岂敢与统领称兄道弟。”陆逸摇了摇头,又道,“白统领,如此看重我,属下羞愧难当!”

  沈念夕听得目瞪口呆。

  他俩认识?

  沈念夕深深地看了眼陆逸。

  陆逸到底是什么来头?

  “咳咳,我还在旁边看着呢。”沈念夕干咳两下,以缓解下基情的氛围。

  “哦,对了对了,林烈,陆兄,你俩之间发生了啥误会啊?我帮你们解决!”白琦这才反应过来,

  “陆逸兄误会我,以为这些鸡腿是我自己拿的,没有经过你的允许,所以……还请白统领替属下解释一二。”陆逸这货,连白琦这种京城来的公子都要郑重相待,沈念夕不得不先放下颜面,尊重一下。

  白琦听完,眼神变得玩味儿起来,他不答,反倒是朝陆逸问道:“不知陆兄是如何认识林烈的?”

  陆逸不紧不慢,回答道:“几夜前,在沈府那遇见。遇见林烈兄他……”

  陆逸没说下去。

  “遇见他在干嘛?”白琦又问。

  陆逸瞟了一眼沈念夕,看到白琦的反应,他已经相信沈念夕八分。再加上不知晓白琦与沈念夕二人现在关系到底如何,所以他不知该答不该答。

  “我在偷沈府东西,然后被陆兄撞见了。”沈念夕见陆逸不答,自个儿便回答了。

  “噗嗤!”白琦不经意间笑了出来,之前的严肃状荡然无存。

  “有什么好笑的!”沈念夕不禁低估了一声。

  “陆兄,你可知我第一次见到林烈发生了啥事?”白琦笑而不答,又问陆逸。

  陆逸想了想,摇了摇头:“不知。”

  “他在偷我的鸡腿吃,还美曰其名试吃!你真是不知道当时那场面,我是使劲憋着笑啊!哈哈!”白琦笑道。

  “林烈,你还真与我俩有缘,连见面方式都一样。”白琦笑道。

  “被抓!”这时,陆逸顺下去接着说道,仿佛被白琦的喜悦声渲染,脸上也是微微一笑。

  “白统领,瞧,陆逸兄笑了!”沈念夕眼细,欢呼道,全然没有被抓的羞愧感。

  陆逸听了一愣,随即向白琦抱拳:“多谢统领。”

  白琦脸色一变,骂道:“陆逸,你这匹夫。昔日幽王点烽火,搏得是美人一笑。今日我千方百计,只为搏兄弟一笑!陆逸啊陆逸,你怎么就不开窍呢?”

  “……”陆逸被说得哑口无言。

  “哇,断袖,你居然是断袖!”沈念夕指着白琦,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大呼道。

  “本统领怎么就断袖了?”白琦脸一黑。

  “幽王博褒姒一笑,是因爱,情之深到视国为儿戏了都!如今,统领您自个儿要与幽王比,这不就证明了……”

  “好好!绝赞,绝赞!”还没等白琦发怒,陆逸抢先笑了出来。

  “罢了,罢了,为了白兄她娘子将来不寂寞守空闺,我就不再妄自菲薄了,哈哈!”

  听到此语,白琦脸简直是一黑到底:“陆兄,我好心劝你调整心态,你倒好,反过来损我!”

  陆逸听了挥了挥拳头,挑衅:“怎么,不服?”

  白琦仿佛真被激怒一般:“怕你不成,今日我便讨教讨教陆兄的武艺。”

  刚一说完,便举起拳头,攻去。

  顿时,两人缠斗了起来。

  沈念夕看了眼空旷的空地,点了点头。

  这里确实是个打架的好地方。

  念此,沈念夕撸起了袖子。

  一伸手,便是……

  便是抓起一只鸡腿往嘴里塞!

  “干他!”嘴里含糊不清。

  两人虽说在打斗,但也看到了唯恐天下不乱,一旁看戏的沈念夕。

  白琦小声言语:“陆兄,刚刚的表现,如何?林烈聪颖吧!”

  陆逸点了点头,评价道:“多加培养,将来我倚月国必出名帅才!”

  “是啊,但今天倒是可惜了!”白琦又道。

  “哦?如何可惜?”陆逸来了好奇,问道。

  “今夜你我二人战得如此酣畅淋漓,可惜,唯有一个身子骨瘦弱的林烈只能看着。”

  “听白兄的意思……你要结交林烈?”陆逸问道。

  他所谓的结交,并非浮萍之交,而是至深之交,是知己,是那种可以同生死的结交。

  “林烈本性不坏,调教一二便好。”白琦不置可否。

  “林烈确实可以结交,但是,白兄,你还是看错了林烈。”陆逸先是赞同,但紧接着又是诡异一笑。

  “哦?如何看错了?”

  沈念夕啃着啃着鸡腿,突然觉得不太对劲。

  但又说不上来。

  突然,一条飞腿朝自己踢来。

  “妈呀!”沈念夕怪叫一声,扔掉鸡腿,极速侧身一闪。

  还未等沈念夕身形稳定,两只爪子从她侧面袭来。

  沈念夕脸色一沉,直接顺着重力后翻滚,躲了过去。

  “你这林烈,有此等身手居然瞒着我,今天就罚你当我俩的陪练吧!”

  “你们干架,扯上我干嘛!”沈念夕嘟着嘴,嚷嚷道。

  刚说完,二人的攻击又朝自己突来。

  沈念夕无奈,只好应对起来。

  斗了不知多少回合,三人你来我往,直到月升中天。

  二掌击来,一人躲闪不及,印在胸膛上,那人后退几步,不满道:“奶奶的,说好的林烈当陪练呢,怎么你俩最后联合起来应付我来了!”

  “白兄是我统领,我可不敢揍!”沈念夕想了想,认真道。

  “哈哈哈,打的痛快,来人,取酒来,今夜,我要与两位兄弟喝酒赏月,一醉方休!”白琦大笑道。

  明月挂当空,银辉撒边塞。

  举坛共相碰,对饮成三人。

  “好酒,好月,好兄弟!”陆逸散去了心中的阴霾,举坛扬声大赞。

  “为了功名,为了国家!为了兄弟!”白琦举坛碰向陆逸的酒坛。

  沈念夕满脸通红,醉意盎然,见此状,便要顺势而碰,大喊一声:“为了……”

  “碰!”举在半空的酒坛摔在地上,猛地碎裂。

  “林烈!”白琦与陆逸同时惊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