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凤吟声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9:白琦现世显智勇

凤吟声声 三水鼎四木 2157 2019.06.22 15:51

  “哈哈哈!”突然,李贤明笑了出来,“怎么就这些个新兵蛋子占多数的腌臜军队就想抵抗我两万精兵强将?你俞忠想太多了吧!”

  “李贤明啊李贤明,哎呦喂,真是可笑!”俞忠反倒是嘲笑起来,仿佛真遇到什么好笑的事情!

  “俞忠,你笑什么?”李贤明被他笑得心底发毛,忍不住问道。

  “你,李贤明,用兵一世,精明过人,莫非真就以为……”紧接着,俞忠指了指身后,又道,“真以为我派这些个人去守月门关?他们只不过是引你出来的幌子罢了!”

  众人心中大惊,尤其是沈念夕,恍然醒悟,是啊,一个从事多年军事的良将,怎会真就派这群新兵蛋子去守月门关呢?

  “哼!你不要唬老夫,老夫探子早已来报,南北两方军马正在田州安歇,一兵都未动,东方军又在月门关守关,你,哪来的兵马?”李贤明冷哼,严厉斥呵,他显然不相信。

  俞忠不禁摇了摇头,随即高呼:“白统领,该你出场了!”

  “咚咚咚!”高呼一下,高原四周战鼓擂擂,如同雷霆一般,震人耳膜。

  刹那间,高原四处又出现了一批军马,战旗上大书“白”字。

  “三万白家军在此,诸贼快快受降!”

  振臂高呼,振聋发聩!惊得天狼军战马惊嘶,有甚者,更是人仰马翻,一时间,天狼军大乱。

  “李贤明,你真以为我没有到任吗?”此时,为首的一名青年将领,喝问道。

  沈念夕遥首望去,只见那人,一袭红色战袍,威风凛凛;身后披风,迎风飞扬,英气逼人。

  再见其容貌,沈念夕一脸吃惊,因为此人,她见过。

  李贤明望着四周,自己的军队溃败不堪,战意尽失。再瞧对面雄赳赳气昂昂,自知计谋已败。

  “没想到白统领藏了这么一手,今日我李某认栽!”李贤明叹道,转瞬眼神凌厉:“不过,他日,天狼铁骑必定踏遍倚月疆土,替我报仇!”

  说罢,拔刀自刎。

  至此,天狼军纷纷抛下武器,甘愿投降。

  “众将士听令!”白琦见状,又喝。

  “火速救援月门关!让天狼军领教领教,我倚月国的厉害!”

  “得令!”

  ……

  日暮西山,月门关驻地,沈念夕踌躇不决。

  攻打月门关的天狼国大军因一人独斩其七员大将后,吓得丢盔弃甲,仓皇而去。

  月门关的交接也已完成,总之事情忙到现在,才喘上了一口气。

  打仗的时候,沈念夕一点儿都不慌,但现在,她倒是慌了。

  因为……

  “唉!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丢脸就丢脸吧!”沈念夕纠结一番后,终于想通了。

  右手也终于敲响了面前的大门。

  “何人?”里面传来威严而又稚嫩的声音,显然便是白琦。

  “属下林烈,负责照顾统领起居!”沈念夕咬了咬牙,说道。

  门内,严肃的白琦脸上露出了一抹难得的笑容:“哦,原来是帮本统领试吃鸡腿的人啊,快进来吧!”

  沈念夕听到白琦的一番调侃,一阵嘴抽。她推门而进,见那白琦正端坐着做公务。

  看着那熟悉的脸庞,沈念夕老脸不禁一红。

  昨晚抓住自己偷吃统领鸡腿的那名汉子居然就是白琦本人。想到自己的所作所为,臊的不行。

  脸皮彻底丢光了!

  “怎么啦?脸怎么这么红?”白琦明知故问。

  “统领忙活一天了吧,属下去为统领泡壶碧螺春醒醒神!”沈念夕后悔与他见面了,实在是臊的慌,就想借口逃离此地。

  大不了找俞叔通融一下,另谋差事。

  “慢着!”沈念夕转身刚要踏出一步,身后便传来一道喝声。

  沈念夕心中苦笑,早知道不吃那鸡腿了!

  都怪那鸡腿,太香了!

  “不知统领还有什么吩咐?属下马上去办?”沈念夕调整了下心态,问道。

  “本统领让你走了吗?”白琦问道。

  “没有!”沈念夕摇了摇头。

  “那你为何一见到本统领转身就走?”白琦又问。

  “属下只是想去为统领泡茶!”沈念夕辩解道。

  “林烈啊,林烈,你这人脸皮不是挺厚的吗?今日怎么变得这么薄了?”白琦继续调笑道。

  “属下以后不敢偷吃统领的鸡腿了!”

  “噗嗤!”白琦听到这句回答,不禁笑出了声。

  “来人!”白琦朝门外大喊。

  “统领!”门外走进一个全副武装的将士。

  沈念夕看着那凶猛无比的壮士,一阵头晕眼花。

  这白琦不会因为自己偷吃他的鸡腿就处死自己吧。

  想到此,沈念夕小心脏扑通扑通直跳。

  白琦将沈念夕的表情尽收眼底,心想,吓吓你也好,随随即严肃问:“我吩咐办的事做好了没?”

  “禀统领,都办妥了。东西就在门外!”那人亦是有板有眼回答。

  “把那东西弄进来,咱们让这位林烈兄弟好好见识一番。”白琦指着沈念夕,又道。

  沈念夕听完,慌了?什么东西弄得这么严肃,还要让自己见识见识?莫非是从京城弄来的新型刑具?

  沈念夕小朋友,一阵头皮发麻。

  ……

  田州,沈府书房。

  “白琦一来,便露出了这一手,让潜藏在关内的天狼军纷纷露出水面,而且还钓到了李贤明这条大鱼,着实是名帅才!”那站着的人捋着胡须,赞扬道。

  “恐怕,现在整个西方军都上下一心,唯他是从了!”

  “他要不露出一手,还配做白千里的儿子嘛?也对得起他智勇小将军的称谓吗?”反倒是坐着的人一脸平静,就好似这些事本该就如此。

  “那属下告退了!”李立然汇报工作已经完成,便欲告辞。

  “等一下!”沈兵海起身制止。

  “不知大哥,还有何吩咐?”李立然问道。

  “告诉俞忠这老匹夫,别瞎动脑筋乱做媒!”沈兵海来回踱步几回,便道。

  李立然一听,嘴皮一抽。李立然自然知晓,自从俞忠得知林烈就是沈家二姑娘,他便动起了撮合白琦与二姑娘的心思。反正白刘两家相差不大,没有孰强孰弱之说。

  至少,二姑娘不会当妾。

  至于沈兵海为何知晓二姑娘在俞忠那,那手段可多了去了。

  “老俞也是一番好意……”李立然回答道。

  沈兵海摆了摆手,阻止李立然说下去,只是接话道:“这事暂且不提。我也得去一趟京城,少则半年,多则一年。夕儿呆着家里倒也是受罪,还真倒不如去俞忠老匹夫那历练一二。”

  李立然心头一动,问道:“大哥此次去京城……?”

  沈兵海点了点头,不再言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