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凤吟声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6:齐云楼念夕被抓

凤吟声声 三水鼎四木 2397 2019.07.09 22:02

  慕卿松瞧着弱不禁风,还决然站了出来的沈念夕,嘲笑:“看你这瘦弱的模样,谁给你的狗胆顶撞本王!”

  沈念夕没有恐惧,冷冰冰道:“跟一个废物说话,需要什么胆?”

  青筋抖颤,慕卿松气得牙根紧咬,转瞬间,又指着一旁的慕卿逸,朝着沈念夕冷笑道:“他给你的胆子吗?”

  还没等沈念夕回话,他又大喊:“你以为凭他就能保下你吗?什么狗屁萧王,在本王眼里,他连废物都不如!”

  “今日,本王就让你瞧瞧什么是绝望!本王要你们生不如死!”

  “给本王把慕卿逸拿下!”

  慕卿松手下的士兵听到此命令,各自相顾,并没有动手,反倒是犹豫不决!

  “都聋了吗?本王说话,都听不到吗?还不给本王动手?”慕卿松见状大骂道。

  “六王爷,他毕竟是七王爷,我们若是抓他,上头……不好交代啊!”一人犹豫再三,终是鼓起勇气解释道。

  “啪!”慕卿松直接一个耳光打了上去,本人气得脸一阵青,一阵白的。

  你们这么不配合本王,岂不是在打本王的脸?

  “废物!”慕卿松顶着黑锅脸,大骂道。

  “六王爷恕罪!”那被甩了一巴掌的士兵跪在地上求饶。

  “哈哈!真是好笑!一个堂堂王爷,居然连自己手下都管理不好!”沈念夕突然笑出声来,挖苦道,“这都不是废物,那什么才是废物?”

  听到此言,孟旭三人皆惊。

  二姑娘,你收敛点吧,细胳膊拗不过大腿啊!

  慕卿逸心中更是充满内疚与自责。

  自己现在只能靠女人出头了吗?

  沈念夕她一无所有,却依旧不知无畏的去抗争。

  自己呢?自从母后被废,陆家被满门抄斩,自己变得一无所有后,一直在隐忍,忍到丢了王位!

  她是在教自己吗?

  教自己有时也不能隐忍,需要奋起反抗吗?

  “好,很好!”慕卿松七窍生烟,完全失态,手指着沈念夕,“本王奈何不得那废物,难道还奈何不得你吗?”

  “六王爷,你还真是个废物!废物到顶点了!”沈念夕摇头,“简直是渣滓!身为王爷,堂堂滕王,不以身作则。反是处处宣淫,到处作乐,不懂礼仪,纨绔到极致!”

  “我虽然没亲眼见过,但我也能猜的出来,你定也做过强抢民女的勾当,更是禽兽不如!”

  “若说萧王没有争太子的资格,那在我眼中,你更没资格!”

  沈念夕自知今日有劫,谁都保不了自己,倒不如鱼死网破,骂个痛快!

  但只希望慕卿逸能理解她的意思。

  他是萧王,他是男人,他不像自己,他是不能隐忍的,他必须得抗争!

  不然,只有一种结果,那就是死!

  “骂的好,本王纨绔又如何?本王有亲四哥保着,纵使本王得不到太子之位,但只要有我亲四哥在,自然能快活一生,比这废物活得自在!”慕卿松冷笑,“将此人拿下!”

  “是!”这次没有人犹豫,立马动手,准备将沈念夕拿下!

  孟旭父女赶忙上前挡住沈念夕,欲同归于尽。

  “谁敢!”慕卿逸大喝,怒目而视,瞬间,全场寂静,真的无人敢动!

  “废物,你还真一位保的下他?”慕卿松不怒反笑,满是嘲讽!

  “他,本王今日保定了!”慕卿逸语气坚定,威严,有种不可抗拒之感!

  “这……这!”众士兵左右相顾,再次犹豫起来。

  纵然萧王再废,也是他们惹不起的。

  “一群废物,那贱奴又不是什么萧王,抓了便是。放心吧,一切责任,有本王担着,你们怕个屁!”慕卿松见他们被唬住,大声叱喝,“还不动手!”

  众人想了想,是啊,滕王是秦王的亲弟弟,而萧王在权势滔天的秦王眼里,就是个蝼蚁,翻不起什么风浪。再说,有滕王担着,自己还怕个啥!

  “萧王,恕难从命!”士兵的领头者咬了咬牙抱拳道,紧接着一声令下,“拿下!”

  “陈锋兄,你们青龙殿今日倒是威风得很啊!连萧王的人都敢动,不怕给青龙殿惹麻烦吗?”那些士兵刚要动手,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掌声,语气嘲讽!

  被称为陈锋的领头者闻言,眉头紧皱,他们陪滕王出来游玩,没有穿殿服,即使动手,也认不出自己是青龙殿的,只当是滕王身边的寻常护卫。

  但若是被认了出来,还动了萧王的人。这果子,即便是青龙殿,也不好吃啊!

  陈锋又一次止住了自己的手下,扭头闻声望去,只见一道青衫伫立门外,脸色波澜不惊。

  “白子堂!”陈锋咬牙,“你不好好在千机营呆着,跑来齐云楼作甚!”

  白子堂?千机营?

  沈念夕浑身一颤,是白琦的人。

  他应该只知萧王归来,不知我也来了吧!

  沈念夕心虚,幸好,这白子堂不认识自己。

  对于瞒着白琦来京城,她内心还是有点愧疚的,毕竟白琦亲自多次邀请自己多次。

  “听闻萧王归来,我家统领叫我前来迎接!”白子堂态度明确道。

  ”萧王,我家统领刚刚上任,公务繁重,不能亲自前来,还望恕罪!“白子堂紧接着朝慕卿逸告罪。

  身体紧绷的慕卿逸,见此,身子顿时松了下去,抱拳回礼:”白兄能想到我,我已是知足,岂敢妄想让白兄亲自来!“

  白子堂听闻此言,心头不由大喜!

  萧王,果真如白琦所言,可以扶持!

  “哼,千机营果真好大的架子,见到本王,不知行礼吗?”一旁的慕卿松见自己被忽视,不由得冷哼!

  “哦,参见滕王!”白子堂这时才行礼道。

  “今日前来,代表你们白家?还是千机营?”慕卿松怒目而视,逼问白子堂!

  “滕王觉得是什么,便是什么!”白子堂没有明确回答。

  “哈哈,好一个萧王,原来是去田州找白琦去了!”慕卿松突然大笑,“放虎归山,养虎为患!好!好!”

  ”可是,单凭一个千机营,你又能如何?“慕卿松脸部狰狞,”今日,我带这贱奴走,你们又能如何?“

  ”千机营虽不算什么,但毕竟也是四营之首。真要惹了,恐怕连秦王也会头疼,还望滕王掂量一二!“白子堂抱拳,微笑。

  ”你在威胁本王?好胆!“慕卿松吼道。

  ”卑职岂敢,只是善意提醒!“白子堂满面春风。

  ”哼,你越是威胁本王,本王越是要将他带走!陈锋,将他拿下!“慕卿松冷喝。

  ”可是……“陈锋还想说什么,却被慕卿松冷眼瞪了回去!

  ”本王说过,出了事,本王担着,牵扯不到青龙殿!白子堂,本王告诉你,能威胁本王的人,还没生呢!你算老几!“

  陈锋见状,无奈一叹,便下令动手。

  孟旭等人见状要拦,却被沈念夕阻止了下来。

  千机营,只来白子堂一人,慕卿松人多势众,他执意要抓自己,怎能阻挡得住。

  没必要牺牲所有人。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现在,至少,白琦站在了他的背后,自己的朋友们性命无忧!

  如此便好!

  姐姐,来生,再见了!

  ”我跟你走!“沈念夕平静道,生死从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