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凤吟声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3:雨夜翻墙识陆逸

凤吟声声 三水鼎四木 2061 2019.06.16 11:32

   潇潇冷雨夜,惨绿愁红。沈念夕看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从榻上爬了下来。

   她故意昏迷,只是为了躲避那残酷现实,不想看到那几张令她厌恶的嘴脸。

   人心险恶,莫不过是为了纸醉金迷,为何受苦的是自己?

   “大姑娘醒啦!”小心翼翼推门而入的瑞香,看到已经坐在镜前的沈念夕,一扫脸上的阴霾,惊喜道。

   “他同意了?”沈念夕依旧坐在镜前,问道。

   “姑娘!”瑞香听到问话,知晓沈念夕猜到了什么,心中不知所措,立马跪在地上,神色紧张,“老爷也是为了姑娘好。”

   即便心中早知结果,当瑞香确认时,沈念夕依旧感觉整个身体被抽空了一般,顿感无力。眼角微红,眶内正打滚的泪水差点就流了下来。

   为了沈家昌荣繁盛,门楣不受辱。对他来说,牺牲一个女儿又有何不可。

   可自己是他女儿啊!身上留着的是他的血。他怎么当真那么的狠心!

   她装昏之时,又怎么可能没有听到那些下人们对她的小声议论,嘲讽!以前,还有刘家媳妇的名头罩着,日子还好过些,现如今却真的是举步维艰。

   “姑娘!”瑞香的一句轻唤,让心如刀割的沈念夕褪去心中所思,不动声色地平静下来,转过头来,微笑道:“瑞香,桌上有些糕点,饿的话,吃些吧!”

   ……

   “小生陆逸,久仰沈校尉大名,特来拜会!请麻烦两位爷通报一声。”沈府门口,一位落魄男子对着两个看门的家奴行礼恭敬道。

   其中一人见他衣衫破败不堪,整一流浪汉的样子,摇了摇头,叹道:“孩子,老爷不是你想见就能见的,这样吧,我去厨房帮你找些剩食,填填肚子,希望你别嫌弃!明早再去他处找个活干,你说如何?”

   陆逸惊讶地挑了挑眉,他已拜访了数家官邸,唯有沈府家奴没有趾高气昂,而是善待自己这个要饭的,想到此,眼神不禁一亮!

   “无功不受禄!小生只希望爷能进去通报声沈校尉,陆逸前来拜见!”

   “既然你执意如此,那我替你走一遭吧,但我也好心提醒你一句,今天老爷正处在气头上!”那家奴见他如此回答,心中凛然,又提醒道。

   “敢问是何事?”陆逸又问道。

   那家奴顿时闭口不言,进府通报去了。陆逸知意,不再言语。

   没过多久,那家奴端了只碗回来了,朝着陆逸叹了一口气:“今日老爷真是气在当头,谁也不见,孩子,若你真心想投奔我家老爷,过几日等气消了,再来吧!”

   接着,又将手中的碗递了出去,道:“不过我家老爷吩咐,给你一碗吃食,请不要拒绝!”

   陆逸心里猜测,这吃食恐怕是家奴自作主张去厨房拿的,把沈校尉摆在明面上是担心自己不接受。

   陆逸踌躇再三,最终接过吃食,口中言道:“君子取之有道,言之有信,今日我陆逸吃你沈府一碗饭,他日必学韩信,报之千金!”

   两位家奴不以为意。

   谢过后,陆逸端着吃食走到一处无人的角落,蹲在地上狼吞虎咽起来。

   说实话,他三日没进食了!

   “唰!”忽然,陆逸耳旁响起一道破风声,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肩膀顿感一沉,直接摔倒在地上。随后,又是“哎呀!”,“嘭”的一声,白瓷碗碎了一地,望着满地沾染尘土的饭食,陆逸的心碎成渣了!

   三日的第一碗,自己就只搏了三四口,就……就……

   他怒气冲冲地望着面前摔了个狗啃屎的黑衣人,咬牙切齿道:“小小毛贼,居然胆敢偷沈校尉家的东西,今日我便抓了你送官府!”

   说罢,便朝那黑衣人抓去!

   沈念夕听到送官府三字,立马跳了起来,正巧避掉了那只抓来的手!

   “这位兄台,都是误会,我不是贼!”沈念夕解释道。

   “哼!休要胡言,一身黑衣,正门不走偏翻墙,还说你不是贼!”陆逸作势,双掌化拳,欲朝沈念夕打去。

   沈念夕,她也很无奈啊。迷倒了瑞香,化了副男子装扮,熬到了现在,可谓是万事俱备,居然碰到了这位爷!

   爷!我不就是打翻了你的碗吗?至于拼命吗?

   心中虽然这么想着,但手上的动作也不含糊,一招以柔化刚,生生将两只拳头的力化解!

   毕竟是将门之女,对于招式还是学过零星半点。

   “咦?”陆逸发出了一声惊讶,“再来!”

   沈念夕心中无奈,便欲使出全力,速战速决,避免引来他人!

   但是二人斗了十余回合,竟不分上下!

   陆逸用的是力,而沈念夕使得是巧!

   打得难舍难分的沈念夕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心中也是越来越急。

   千万别引来人,千万别引来人!

   沈念夕心中默念。

   “两位且慢!”想什么来什么,沈念夕听到这声音便知是看门家奴李叔的声音,满脸惆怅。

   她能跟陆逸打得难舍难分,欺的是陆逸饥肠辘辘,使不上劲,而李叔……呵呵,自己的招式就是他教的。

   二人听到声音同时收手,但沈念夕在那一瞬间,撒开脚丫子就跑。

   “这位朋友,不必再跑了,闹了那么大动静,很多人都在赶来!”李立然这时发话道。

   沈念夕听到李立然对自己的称呼是“这位朋友”,心中大安,看来这位师父也没认出自己啊!便停下了脚步。

   “恩人!”陆逸行礼。原来,来者正是之前给他饭吃的看门家奴。

   “陆兄弟,你武功倒是不错,若是去军中历练一番,必定大有作为!”李立然转头对陆逸赞叹道。

   “恩人,所言不差,所以在下特意前来拜见沈校尉,还望……”

   “欸欸!”李立然摆手打断了陆逸的话,“我是说从士兵开始,不开后门,一步一个脚印走上去,这对你大有裨益,你可知否?”

   陆逸听完,若有所思,扣首道:“多谢恩人指点,在下没齿难忘!但不知恩人姓名,他日……”

   “不必多说,你我不过萍水相逢,他日若相见,再告知姓名也不迟!”李立然又一次拒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