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凤吟声声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7:惊天逆转得姊处

凤吟声声 三水鼎四木 2626 2019.06.20 09:16

  “给你一个机会,要么生,要么死!”

  “我……”

  迎着俞忠不善的目光,沈念夕注视着他尖锐的双眼。

  四周安静了下来,寂静得可怕!

  一时鲁莽,竟将自己推入了泥潭!

  后悔吗?自己才十四岁!

  豆蔻年华,牺牲了自己的生命?

  不,不后悔,至少,自己抗争过!

  即便不在青史上留名,即便自己也不能在历史长河上溅起一点水花。但自己抗争过,面对不公,抗争过!

  “我宁愿死,也不会与你这种小人为伍,苟且偷生!”沈念夕坚定地注视着俞忠,语气决绝,一副赴死的模样!

  俞忠冷冷地盯着沈念夕,须臾,他叹了口气。

  “二姑娘,你勇气可嘉,推断能力也不错,可惜,全推错了啊!”

  听到“二姑娘”二字,沈念夕如同遭受晴天霹雳一般,怔住了。

  他怎会知晓自己的身份?而且还是一口叫出自己“二姑娘”,要知晓,外人知道自己是二姑娘的人并不多。

  “你……你怎知晓?”沈念夕不可思议,呆呆地问。

  俞忠摇了摇头,没有回答,反倒是冷哼一声,“这就是你教出来的二姑娘?勇气倒是不错,也大义,但做事武断,只凭己见,送死的也太快了点吧!”

  沈念夕一惊,心头暗念,这里还有人?

  在她心思流转间,幕后走出了一人,一身黑色劲衣。待沈念夕看清那人的容貌后,心头猛颤。

  “二姑娘,老奴有礼了!”那人微笑行礼,沈念夕吃惊模样一览无余。

  “李叔,你也在啊!”沈念夕总算知晓为何俞忠知晓自己了,感情是他说的,沈念夕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您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昨晚老奴就认出你了,真以为老奴眼力劲这么差?”李立然怪问道,“怎么,看见老奴就这么不高兴?”

  此人正是沈府家奴,沈念夕的师父李立然。

  “怎么会,你又不是我爹,我怎会不高兴呢!”看见李立然在这,沈念夕那噗嗤噗嗤的心也放了下来,满面笑容道,“李叔,您先坐!”

  “欸!别乱说话!老奴可不敢跟你爹比!”李立然坐下后,摆手道。

  “不不不,李叔,你虽然不是我爹,但胜似我亲爹。”沈念夕恭维道,“你看我那老爹,估摸着,就在家里等着我回去嫁给刘家做妾呢!”

  “嘿!老奴可算是明白了!”李立然一副恍然大悟,“感情是二姑娘怕老奴抓你回去,才如此奉承老奴啊!”

  沈念夕一脸尬笑,小心询问:“那李叔……”

  “放心吧,有我俞忠在,一个李立然抓不了你!”还没等李立然发话,一旁的俞忠笑道。

  沈念夕眼前一亮,立马又恭维起俞忠来,“还是俞大哥英明,之前之事多有得罪,还望海涵!”

  “哼!”俞忠一听,反倒是冷哼一声,“李立然,你还是抓二姑娘回去吧!”

  沈念夕一脸郁闷,刚刚说好的保我呢?

  反差咋这么大捏?

  “哈哈!”在沈念夕郁闷时,李立然笑道,“在二姑娘眼中,你老俞的辈分可比我低啊!哈哈!”

  沈念夕这才醒悟过了,感情是这地方得罪了人家!

  “俞叔!”沈念夕当即改口。

  “哼,心思倒是转得蛮快!”俞忠不满了一句,“放心吧,我们都不会抓你回去!让你二姑娘做妾,刘府还不够资格!”

  当俞忠说完这句,另外二人皆是沉默,尤其是沈念夕,一脸忧伤,似乎还没从噩耗中彻底摆脱出来。

  “咳咳,二姑娘,俺俞忠嘴快,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但有些话,还是要跟你二姑娘讲!”

  “请俞叔指教!”沈念夕掩去悲色,请教道。

  俞忠沉吟片刻,说道:“俺之前与李兄还在争执你的去留,但刚刚你那表现鲁莽,自以为是,简直差劲到姥姥家了!所以拼死,俺也得把你留在身边!”

  “李立然教你武艺,俺教你谋!你可愿意?”

  “念夕愿听俞叔教诲。”沈念夕现在想想,刚才表现确实是太冲动了,将自己置于死地,不尽人意。

  “嗯!”俞忠对沈念夕的态度,满意的点了点头,又接着说。

  “当初,俺也是在你父亲手下做事,也有着过命的交情,俺最后要跟你说的是,你千万不要怨恨你父亲,你父亲也是非常疼你的,只是迫不得已才如此,你可明白?”

  “念夕不明白!”然而,沈念夕坚定反对道,她不领情。

  “为何?”俞忠对于这个回答皱起眉头,反问。

  “念夕与姐姐从小到大,从未体验过父爱,反倒是放任主母尽情压迫我跟姐姐,这何来疼爱一说?”

  “十岁以前,我与姐姐相依为命,起码还有一丝亲情!自从姐姐被逼走后,这个家,整个沈府,没有一丝温度!”

  说罢,沈念夕已是泪流满面,哭得梨花带雨,仿佛这是一段埋藏在内心深处很久的话,今日才得以倾诉。

  “这些年,苦了二姑娘了!”李立然沉默一阵,发出深沉叹息,似乎被沈念夕带了进去。

  俞忠也是不忍沈念夕哭得这么难过,纠结良久后,才叹道:“二姑娘,有些事,你本不能知晓,但…有些事,确实是我们做得不对,没有顾及到你!”

  沈念夕听了,擦干了泪水,歉意道:“让二位叔看笑话了,不知俞叔所谓何事?”

  俞忠深深叹口气,仿佛内心依旧在纠结,但还是言道:“大姑娘的事。”

  天打雷劈,九雷轰顶,沈念夕顿时怔住了。

  “大姑娘”三字徘徊耳畔,久久不息。

  一个疾步,沈念夕瞬间靠近俞忠,泪光在眼角闪烁,语气激动:“我姐姐在哪?你怎会知道我姐姐在哪?你既然知道我姐姐在哪,怎么不带她回家?”

  紧接着,沈念夕口不择言,情绪难以平复,“是了,不能回家,这个家太冰冷了,俞叔,我求求你,别告诉我爹姐姐在哪里,好不好!”

  突然,沈念夕扑通一声直接在俞忠眼前跪了下来!

  俞忠大惊失色,想都不想直接对跪了下去。

  “二姑娘,使不得啊,你可真是折煞末将了!二姑娘,赶紧起来。”

  “俞叔,我知道,你与我爹的交情颇深,但那个家,我们姊妹俩真的感觉不到任何温度,而且若是我姐姐现在被抓回来,做妾的就是我姐姐了!”

  “那个家,对于我们来说,就是地狱啊!”沈念夕又一次哭了起来。

  “好好好,末将不会告诉你父亲的。放心吧,你父亲现在还不知道这件事。”

  “真的吗?谢谢俞叔,谢谢俞叔!”沈念夕神色激动异常,连连感谢。

  “二姑娘,你先起来!”李立然将沈念夕扶了起来,“让你俞叔告诉你姐姐的消息!”

  “俞叔,我姐姐在哪?”沈念夕这才回过神来,问道。

  “其实末将也知道的不多,只知晓大姑娘现在在京城!具体在哪,末将也不知。”

  “够了,够了!知道我姐姐没还活着便好,他日,我定会去京城找她!”沈念夕点了点头,欢喜道。

  恐怕现如今,最能让她欢喜的便是姐姐沈念璃的消息了吧。

  “俞叔,我恳求你做件事!”沈念夕又道。

  俞忠心头微颤,道:“二姑娘,不必如此,放心吧,大姑娘,末将早已派人去打听了!以后若是有消息,必定先告知二姑娘!”

  “二姑娘,你也累了,不如先去休息吧!”李立然劝慰。

  “那劳烦二位叔叔了,一定要瞒着我父亲!”沈念夕深深鞠躬,随后便离开了帐篷。

  看着沈念夕离去的背影,两人互视一眼,叹了口息。

  “没想到,二小姐对大哥的误会会深到这种程度。”俞忠摇了摇头。

  “你不应该告诉姑娘大姑娘的事!”李立然又道。

  “俺实在是于心不忍啊,姑娘哭得如此伤心,任谁,都会动情!”

  “大姑娘现在如何?”

  “有那人的照顾,无碍!”

  

举报

作者感言

三水鼎四木

三水鼎四木

求收藏,求推荐,求投资,马上就签约了!

2019-06-20 09:1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