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凤吟声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5:念夕康复又离别

凤吟声声 三水鼎四木 2032 2019.06.28 18:28

  “林大人,该喝药了!”妙春小心翼翼端来一碗药汤,对着倚栏望雪的沈念夕说道。

  “妙春,你快过来看呐,月门关的雪好大,好盛,好美。”沈念夕指着窗外的雪,赞叹道。

  妙春浅浅一笑,“大人,先把药喝了,喝完,妙春再与大人好好赏雪。”

  沈念夕气鼓,扭头瞪大凤目,“妙春,我病都好了,不用喝了,拿走,给我倒了!”

  “大人,张大夫吩咐过了,这药必须得连喝三个月。再者,今日是最后一碗,喝了吧!”妙春摇了摇头。

  “妙春,这三个月,我待你如何?”忽地,沈念夕上前放下妙春手中的药汤,拉着妙春的小手,友善问道。

  “林大人待奴婢……亲如兄长!”妙春被沈念夕这动作与突然的转变搞得脸红耳赤,忸忸怩怩。

  “那你是不是该向着我?”沈念夕挑了挑眉。

  “奴婢定是向着林大人的。”妙春坚定的点点头。

  入军营当奴婢,刚开始,妙春是很害怕,甚至是畏惧。但服侍了这位林大人后,她便产生了要永远跟随他,服侍他的念想。

  因为这位主子,人很好,很和善,仿佛根本就不是主仆关系,而是朋友,甚至是兄妹。

  “既然向着我,那乖乖听话,将药倒了吧!你真是不知道,这药有多苦,喝了有多难受!”沈念夕抱怨道。

  第一次喝这碗药,可把她苦得在床上翻来覆去,生不如死。

  那种折磨到现在还历历在目。

  “可张大夫说最后一碗乃是点睛之笔,最为重要……”

  “为了让自己病人吃药,哪位大夫不会夸大其词?说的跟不喝药就会要了老命一样。”沈念夕撇撇嘴,打断。

  “可是张大夫也是为了大人!”妙春低声坚持道,内心还是希望大人能把药喝了。

  “妙春,本大人现在好得很,没那个瞎了眼的张大夫说得那么严重,倒了吧哈!”沈念夕啪啪妙春手背。

  “那……好吧,奴婢这就把药倒掉。”妙春沉思良久,终是咬咬牙,言道。

  “妙春,你真好!”沈念夕的大眼弯成了月牙,讨好的赞美。

  “妙春,你先忙,我去找两位哥哥玩。”说罢,沈念夕头也不回的离去了。

  “这大人,哎!”妙春瞧着桌上热气腾腾的药,无奈叹气。

  “林军师好!”

  “林军师今天的药苦不苦?”

  “林军师……”

  沈念夕这三个月以来,虽说只在军营中修养身体,但少不得她手痒,指点了几场战役,,场场大胜,而且为人谦和,与士兵们和谐相处,所以被将士们拥立成了一名军师,受尽爱戴。

  指点江山,运筹帷幄,进步非常的迅速。

  “全体都有!”沈念夕脸色阴沉,问药苦不苦的那个谁是啥意思?

  “绕军营跑三圈!立刻执行!”

  不给你们这群崽子施点压力,真以为老娘好欺负了?

  “兄弟们,走,领罚去咯!”

  看着他们一个个兴高采烈地去领罚,沈念夕一脸无奈。

  自己真成了这群兵崽子的怼象了。

  “算你们狠,都给我好好坚守岗位!”沈念夕咬牙切齿道。

  这么多人去领罚,工作岗位谁去干?

  “林军师大度!”众人纷纷呼应。

  沈念夕用一种悲愤欲绝的表情,含恨而去。

  惹不起,惹不起。

  走到门前,沈念夕平复心态,不能让这两人看见自己现在的表情!

  绝不!

  “两位哥哥怎么这么愁眉苦脸的?”沈念夕刚进屋,就望见白琦陆逸两人愁眉之色,“莫非是见不得妹妹病好?”

  “念夕妹妹来啦!”白琦,陆逸二人立刻舒缓了神色,笑道。

  “最后一碗药喝了没?”白琦又不放心的问道。

  沈念夕小嘴一嘟,尽显女儿态:“喝了,喝了,琦哥哥你真烦!还是逸哥哥好,不管也不问。”

  自从俞忠道明,等沈念夕醒来后,三人私下里以兄妹相称,感情愈发醇厚。

  “别把火往我身上引,我不是不管你,只是你琦哥哥抢了我的词。”

  “哼,我现在这么英姿飒爽,怎么可能没喝!”沈念夕冷哼一声。

  “这倒是看出来了,迷得你身边那丫鬟妙春都想嫁给你了,整天逢人便说,林大人有多好多好。”白琦笑着调戏道。

  “是啊,现在军中谁都知道林军师不仅打仗打的好,而且那方面也是生龙活虎啊!”陆逸接着捧道。

  “呸!二位哥哥就知道打我趣!”沈念夕听了这些荤话,红脸轻啐,“看来还是太纵容他们了,必须得加强训练!”

  沈念夕恶狠狠道。

  陆逸与白琦相视一眼。

  果然,女人不好惹啊!

  “对了,你俩是不是又有啥事瞒我?”沈念夕严肃盯着面前二人,问道,“刚刚那么惆怅是怎么一回事?”

  “我俩有事怎么会瞒着念夕妹妹呢!”白琦回答,“我们正想找你,你这不恰巧来了嘛!”

  “哦?那说说看!”沈念夕随手拉了张椅子坐了下来,目光紧紧盯着白琦,一副敢撒谎咬死你的样子。

  白琦见状眼皮直跳,这么残暴的对待上属的,独你一份了吧。

  陆逸也是掩面,这几个月真是对她太纵容了,要不现在开始约束她?

  算了吧,估计不用沈念夕动手,门外的那群将士就会把自己刮成肉片!

  想想都可怕。

  “我要回京城了!”白琦吐出数字。

  沈念夕脑子一懵。

  啥?去京城了!

  “怎么回事?”沈念夕压根就不敢相信这消息。

  三个月,三人之间已经建立起深厚的感情基础。

  现在,突然说分别……

  谁能受得了。

  太突兀,根本不给人准备的机会。

  “今日,突然收到家书,家父传言,让我回京,担任千机营统领。”白琦解释道。

  千机营,直属皇帝麾下,担任护驾之责。近年来,千机营兴起,成为了各方将士眼中的香馍馍。

  更不用说统领一职,简直就是天降之宝,无数人都眼馋着呢。

  “那……你什么时候走?”沈念夕语气悲伤,离别总是痛苦的。

  “我先问你。”白琦反问。

  “问什么?”

  “你要不要跟我去京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