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凤吟声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2:不是正妻却为妾

凤吟声声 三水鼎四木 2141 2019.06.15 11:59

  迈入大房院内,映入眼帘的是座小石桥,桥下水流潺潺,溪底的彩色鹅软石清晰可见,院子两侧栽着几棵青翠挺拔的松柏。

  即便没有了五彩斑斓的奇花,但足以赏心悦目,这庭院与自家的相比,足以可见,沈念夕在沈府过的是如何凄惨,沈念夕心中庆幸自己没有过继给罗素兰,还有与刘家的一纸婚约,才有点自由,不然日子真没法过了。

  当临近客厅,便已经听到屋内的欢笑,沈念夕暗自摇头苦笑,面对外人,特别是权贵,罗素兰一副贤惠的模样装得简直是无可挑剔。

  刚步入门槛,沈念夕便发觉,三双目光齐齐盯向了自己。沈念夕哪会不明白,其中刘家的两道目光一为看自己的容颜外貌,二为看自己的礼仪是否周全。最后一道则是最为柔和,最为慈爱的目光了,呵呵,只不过是笑里藏刀,表面功夫,实则在告诫自己不要失了她的脸面。

  毕竟,刘家可是还有三四个公子未婚,罗素兰需要维护自己慈母形象,替自己的沈念巧着想。

  “大姨娘福安!”沈念夕向三人一一道安,礼仪可谓不甚完备具全。座上的两位妇人都流露出转瞬即逝的惊讶神色。

  “没想到沈家大姑娘的礼仪竟如此得体,倒是堪比宫内那些个人了!”刘家二娘子,刘瑜生母孙氏惊叹道,脸上充满着满意的笑容,“还是沈家大娘子你教得好!”

  “娘子可是折煞我了,自从订了亲,我啊,当然要严格要求念夕的礼仪,免得以后刘家的脸面让这小丫头丢尽咯!”罗素兰赶忙恭维道。

  沈念夕听到罗素兰的话,嗤之以鼻。罗素兰是教过自己礼仪,但也不过是敷衍了事。

  真正教自己礼仪的是楚嬷嬷。

  “快坐,快坐!哎呀,都光顾着说话了,都没让你坐!”罗素兰热情道,语气中似乎充满自责。

  “谢大姨娘!”这时候,沈念夕方才起身寻找座位坐下,也就在此时,刘家二人看清了念夕的面容。

  端正的瓜子脸,肤色如月般皎洁无暇,淡淡的柳叶眉映衬着硕大明眸,粉嫩的樱唇充满着无穷的诱惑,一袭素裳将她装点得如同天女下凡,流落人间。

  “美丽动人,沈家大姑娘可真当是生得一绝,礼仪又周全,不错不错!”刘二娘子点了点头,充满了赞叹,“还好我家瑜儿下聘下的早,不然这媳妇哪找去!”

  沈念夕与对面的公子同时起身道谢!这时,沈念夕才细细打量这位公子,未来的夫婿。

  身穿水墨色衣、乌黑的头发在头顶梳着整齐的发髻,套在一个精致的白玉发冠之中,一双修长洁净的双手行着叩礼,一身的书生气质,将军府上养出了个秀才来,沈念夕倒也觉得稀奇。但仔细观察,发现,他脸上虽带着微笑,但眉宇间的愁容丝毫没有被掩盖掉。

  沈念夕坐在一旁,静静地听着两位娘子的家长里短,默默观察着刘瑜,越来越觉得他坐立不安,虽带微笑,但心里绝对是有事的!

  待时机事宜时,沈念夕才对刘瑜客气道:“刘公子,方才我就觉得的公子你坐立不安,可否有心事?”

  刘瑜听到沈念夕的问话,忧愁更加明显。

  这不会是瞧不上念夕了?即便是忙于奉承的罗素兰此刻也发现端倪,心中暗喜。

  “是啊,刘公子,托句大的,咱们以后也是一家人了,有什么难处说出来,一起解决!”罗素兰嘴上笑道。

  刘瑜脸色发红,欲言又止,眼睛时不时偷瞟自己的母亲。

  罗素兰见状,心中的猜疑越来越强盛,也越来越欣喜,就是嘛,沈念夕这贱丫头怎么可能攀到如此的高枝。片刻后,又冷静下来,刘家若真要悔婚,自己的念巧也会受到影响,这可如何是好?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啊!

  “罢罢罢!就让我这个母亲当这个罪人吧!”这时,刘母叹道,仿佛作了什么决定,“去年,瑜儿高中一甲进士,安国公见瑜儿潜力巨大,扬言要将自己嫡女安月嫁与瑜儿。”

  “当时已经闹得满城皆知,安国公位列一品,,我们也是暗暗叫苦,不敢失了安国公的颜面。无奈之下,只能娶了安氏。”

  无奈?呵呵!沈念夕暗自好笑,这一番话,倒是把刘家的错撇了个干净。哪个国公会做如此蠢的事,未嫁之前,先传个满城皆知?

  碍于礼节,沈念夕忍了下来。

  “那……我们家念璃……”罗素兰担忧道。此时是真担忧了,若是“念璃”真被退婚,也会影响到念巧的婚姻。

  “念璃如此知书达礼,我们刘家必然不会做出退婚之事。”刘母叹了口气,“我也是女人,自然是知晓退婚的女孩再许便难了,再者沈家还有一个待字闺中的。”

  “我们跟安国公商量了几番,决定聘礼啊再加千两黄金,三媒六聘将念璃许配给瑜儿为妾!做足大婚礼仪!”

  为妾!沈念夕听到这二字,脑门瞬间如同被雷劈了一般,炸了!

  “可为妾岂不是……”罗素兰也是心生不满。

  “说句冒昧的话,你们定居田州,靠近边关,远离京城,念璃入京城,嫁瑜儿为妾,只有你我两家知晓,对外只道是为妻。也不辱沈家门楣。”

  “再者,我们家夜儿年纪尚小,到时沈家小女儿也可以嫁与夜儿为妻!”

  想了想,又道:“我家老爷说,沈校尉戍守边关多年,也该升升职了!”

  话至此,罗素兰脸色终于变得温和起来,念巧因祸得福,攀上刘家,按耐住内心的喜悦。

  “那也只能如此了!待我问过老爷后,便这么定下来吧!”罗素兰叹了一口气,无奈道。

  刘母将罗素兰的表情变化看了个通彻。要不是怕你们沈家将事情捅到京城,让人抓了把柄,影响瑜儿仕途,就凭你们沈家,配吗?

  “念璃,你认为呢?”

  此刻的沈念夕脸色苍白如纸。妾,那地位便是等同于女婢。

  “念璃!”罗素兰再语。

  这时沈念夕才反应过来,浑浑噩噩站起身子,道:“念璃全听大姨娘吩咐!”

  这句话,沈念夕也不知道是如何说出来的,她只记得脑海里一片空白,眼前三人笑脸如花。

  门外秋风瑟瑟,卷起一片薄薄的红叶,孤独无根。

  在众人惊呼中,地面离她越来越近。

  她晕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