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凤吟声声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4:京城战王慕卿宁

凤吟声声 三水鼎四木 2019 2019.06.18 09:11

  004:京城战王慕卿宁

  车轮辘辘行荒野,健马踏踏嘶苍穹。

  千匹健马载着全副武装的将士,百辆大车运着沉重的货物,在这荒野大道上,在一条遍地尸体,满耳哀鸿的荒野大道上,行走着。

  “嘶律律!”路边突然窜出一道身影,受到惊吓的马儿瞬间嘶鸣。

  “干什么的?敢拦官爷的路?不想活了?”马儿背上的官兵怒目圆睁,手持马鞭,厉声喝斥,“还不快滚!”

  拦路的是名男子,他立马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官爷,俺正是想活,才大胆拦路,俺们一家三天没进食,一对儿女已经断了气,求官爷赏口饭给俺老母,不然,不然……”

  说着说着,男子跪在原地嚎啕而哭。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似是那官兵于心不忍,扬着马鞭的手迟迟没有落下。

  空间仿佛安静,时间仿佛凝固。

  唯独只剩下那男子的嚎啕。

  “你顾及你家老母,表明你有孝心,但你拦官兵讨饭,那就是不忠!”

  “你可有想过?”

  这时,一名身居队伍中央的年轻人打破了沉默,逼问道。

  拦路男子神色一变,跪伏辩解:“官爷饶命,俺只想讨口饭给老母吃,俺绝没有不忠之意!”

  “哼,还敢狡辩?在此,我若真给你一张饼,那等着我的,是所有难民的蜂拥。若都给,那前线将士如何是好?若不给,轻则不满,重则必将暴动!你这是在祸国!”

  军中男子眼光扫视着路旁的一干难民,冷笑连连,拦路男子更是满头大汗,不知所措!

  “官爷饶命!官爷饶命,俺真的……”拦路男子拼命磕头,语无伦次地解释着什么。

  “念你有孝,倒是可以给你一张饼!”军中男子缓了缓,又道,“不过,这张饼,可不好拿!”

  “官爷若是赏饼,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小的也干!”拦路男闻言,一喜,立马道。

  不光是他,周围的那些难民也是暗暗地露出了喜色,只要有饭吃,干啥都行。

  “参军!”那男子简洁地道出二字,亦是他的条件。

  但也是那两字,所有人大惊,神色瞬间黯然。

  讨吃是为了啥?

  生存!

  但是一旦参军,自己的生命便成了草芥。

  观察到难民们神色的变化,军中男子嗤之以鼻,“走!”

  “只要我参军,你真会赏我俺老母饼吃吗?”

  见队伍要走,还在沉默的拦路男子立刻站起身,拦住马匹,问道。

  “不仅是你,其他难民也是,只要是十五岁以上男丁,一颗人头一张饼!”男子点头,保证似的大声说道。

  “好,俺张大牛跟官爷走!”张大牛狠下心来,说道,“从此俺的命就交给你了!”

  有张大牛这只出头鸟,难民中陆陆续续地也有几十人站了出来,愿意参军。

  数千难民,站出几十人,情理之中,毕竟战场也是送命的地方。

  男子沉思片刻,待饼发完,立刻行军。

  “将军,你找俺?”张大牛来到年轻男子面前,问道。

  “以后,刚刚入伍的那些难民交给你来管!”男子说道。

  “刚进军队,俺怕自己不行啊!”

  “无妨,慢慢来!”男子表情开始严肃,“我也有事问你!”

  “将军请讲!”

  “听闻你从兵州而来,可知战况如何?”男子问道。

  “这次天狼国的军队来势汹汹,月狼八州,已破六州,只剩田,楚二州!”张大牛禀报。

  月狼八州,说的是倚月国与天狼国接壤之地的八个重兵之州,乃是阻碍天狼国进犯的八大天堑!

  男子听了,眉头紧皱,沉思片刻,才道:“你先下去吧,问你之事,切不可外传!”

  “将军放心,俺定管好俺的嘴!”

  “诸位,有何看法?”男子扫视周围诸将,问道。

  “禀王爷,末将认为,可去田州!”

  “不可,应火速前往楚州,救援楚州,楚州一旦被破,田州必将孤木难支啊!”另有一人辩道。

  “呵,此话怎讲?莫非田州一破,楚州就不孤木难支了?”

  “非也!”那人摇头,“田州有沈兵海,足矣!”

  男子听了,立马来了兴趣:“郭淮,这沈兵海是何许人也?”

  “禀王爷,此人乃是田州校尉,其作战能力,在天狼一带,广为流传!”郭淮郑重禀报道。

  “哈哈,老子还以为是多大的官呢,小小的八品武官,不值一提!”那反对的将士大笑道,“郭将军,你可知斩狼将军柳河?当年,他凭一千人马,创下破敌数万的壮举。现任楚州刺史,楚州有他在,必坚不可摧!郭将军,柳河可也曾受过圣上赞赏的!”

  战王慕卿宁听后,也不禁点头:“柳河这人,本王也听父皇提及过,血战天狼坡,倚天原,以千人之力震退敌众数万!早在更州,本王就想见识见识他了!也罢,战务在身,先去田州吧!”

  “王爷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郭淮见战王要去田州,急了,试图再争取一番。

  慕卿宁脸色一板,怒不可揭,这是赤裸裸地当众叫板自己啊!

  “本王如何不知。田州刺史肖虎庸人一个,不及柳河百倍!田州若真由肖虎他一人镇守,不出片刻,必然失守!”

  “肖虎虽庸,但有沈……”

  “五品官都是庸人,更不说八品了!”慕卿宁怒道。

  “王爷,可知八州流传着的一句话?”郭淮为了国土不失,临危不乱,说道,“攻在楚,防在兵?”

  “此话本王自然知晓,楚州刺史柳河善进攻,兵州刺史余晋善防守!”

  “那句后面,还藏着一句话!不知王爷可知不可知?”

  “不知!”慕卿宁冷哼。

  “攻防兼备靠校尉!”郭淮道。

  “姓郭的,别信口雌黄,小小八品,怎会与五品刺史齐名!”那将士冷笑道,“你可不要误国!”

  “如若王爷不信,可问那些难民!”郭淮义正言辞道,眼神中充满坚定。

  在郭淮的眼神中,在大局观上,慕卿宁选择妥协。

  “如若田州失守,必杀你郭淮,斩你九族!出发,楚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