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凤吟声声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3:陆逸白琦闻念夕

凤吟声声 三水鼎四木 2014 2019.06.26 20:59

  “这……”冷汗布满俞忠那张沧桑,喉结因紧张,纠结不停地蠕动着。

  是说,还是不说?

  说了,二姑娘肯定得规规矩矩去当妾,没有任何希望了。

  若是不说,怕也是不行,军营容不下她。

  “你在纠结什么?”白琦紧紧盯住堂下的俞忠,喝问。

  “属下想问统领一件事!”俞忠悲叹,眼神一下子接住白琦的目光,变得专注,反问,“你觉得林烈如何?”

  白琦被这行为吓了一跳,接着毫无思索,开口便言:“本性不坏,相交甚欢,武艺,胆识,治军这些底子都非常优秀,若是真男子,将来前途……”

  这话的份量,够重!

  俞忠抒怀,笑道:“白统领,慧眼识人啊!二姑娘能交到您这样的朋友,是她的福分啊!”

  接着,俞忠又皱起了眉头。“不知二姑娘的病情?”

  白琦摇了摇头:“俞忠,你口中一直称之二姑娘,为何,你就不告诉我,到底是谁家的?”

  俞忠沉思片刻,才道:“带我去见二姑娘,见过二姑娘之后,我便告知。”

  “你还在犹豫?”白琦不满地努努嘴。

  “二姑娘!”俞忠刚进沈念夕的帐篷,便是悲痛大呼。

  跑到沈念夕身旁,一把扯开正在照顾沈念夕的陆逸,泪花在俞忠眼角不停地打滚。

  陆逸不满地望了眼白琦,白琦眼神示意了下,便明白了七八分。

  “二姑娘,当初俞叔就不该放你入军营,都是俞叔的错啊!”看着沈念夕苍白的脸颊,俞忠自责道。

  “俞将军,请宽心,刚刚张大夫又来过了,他说待药浴过后,明天就会醒来,她的病暂时就稳定了下去。”陆逸这时劝慰道。

  俞忠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这才发现陆逸这个人,刚才慌乱中拉开一物,莫不就是此人?

  俞忠脸一板:“你是何人?为何在此?”

  很有一种护犊子的感觉。

  陆逸耐心解释道:“在下陆逸,与二姑娘有缘,算得上是知己吧。”

  俞忠听了,深深观察陆逸。

  不知为何,在陆逸的眉宇间,他看到了一份熟悉。

  陆逸?陆?逸?

  莫非是……?

  “哦,原来是二姑娘的朋友,刚才多有得罪,俞忠告罪!”俞忠抱拳歉意道。

  “俞将军此举令我羞愧难当啊!”陆逸回礼。

  “俞将军,现在是否可以……?”白琦问道。

  “报!二位妇人带到!”这时,帐外传令兵呼道。

  “快,快去清张大夫。”未等白琦发话,俞忠急忙命令道。

  白琦瞟了瞟俞忠,冷哼:“俞将军,你这越俎代庖了吧?”

  俞忠讪讪一笑,尊敬道:“二位,咱们移步,勿要打扰二姑娘治愈。”

  陆逸见此,暗想,这林烈到底是何人,竟受得俞忠如此敬重。

  “俞将军,我哥俩可都被你弄得心痒痒,你这该跟我们说说了吧?”白琦半开玩笑道,老实说,他也很好奇林烈的父亲,那位教出如此优秀女儿的父亲。

  俞忠思索片刻,言道:“诸位可知京城忠武将军刘国荣?”

  “当代名将,何人不知?”白琦爽朗笑道,紧接着拍了拍脑袋,恍然大悟,“莫非这林烈是刘国荣刘老将军的私生女?这倒是说的通林烈身怀武艺谋略了。将门之后嘛。”

  俞忠脸色一变,摇了摇头,接着道,“那你可知刘瑜?”

  “可说的是是刘二公子刘瑜?之前他在京城倒是默默无名,现如今可是声名鹊起!”陆逸点了点头,说道,“真不知怎的,被他攀上了安国府的橄榄枝,成了安国府的女婿。鲤鱼跃龙门啊!”

  俞忠听得脸色那叫个铁青啊,他顺了顺气,这才继续道:“那你等可知,刘瑜原本要娶谁为妻?”

  俞忠说得字字沉重,以表达气愤,憎恨。

  “莫非……是林烈?”说到如此地步,陆白二人那还不明白其中深意。

  但是,俞忠还是摇了摇头。

  陆白二人原本要发怒的脸一滞。

  既然不是,那你说啥?

  “原本要娶的是大姑娘。但是大姑娘十岁便失踪了。”俞忠解释道,“所以,二姑娘只好冒充大姑娘,许配给刘瑜。”

  “几日前,刘瑜亲自造门,为了不辱二姑娘名节,愿收她……收她……”

  “说下去!”陆逸,白琦二人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白琦更是以命令的口吻说道。

  “收二姑娘为妾!”当吐出这几字后,俞忠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哽咽起来。

  “砰!”陆逸直接将手中的茶杯甩在地上,大骂道,“这玩意也配?一个小小的刘家也敢如此放肆!”

  “这刘瑜,还真以为傍上了安家,就以为自己登天了?其实,要不是我家老爷子拦着,我早就把他揍死扔进护城河去了。”白琦骂道。

  “而且,他爹已经答应刘府,将二姑娘嫁入刘府做妾!”俞忠见状,趁热打铁道。

  他将故事说得一波三折,就是为了引起他们共鸣,二姑娘现在必须得留在军中。

  “荒谬,世间怎会有如此荒谬的父亲!这林烈必须得留在军营,留在我这里,她家,不会也罢!”果不其然,白琦大怒道。

  “俞将军,多谢,原来二姑娘有此等苦衷,也难怪你要瞒着,放心吧,我们会将她留在府中。毕竟,”陆逸抱拳致意。

  “多谢!”俞忠激动的感谢道。

  “现在可以告诉我们,林烈到底是何人了吧?”陆逸问道。

  “二姑娘叫沈念夕!”俞忠想了想言道。

  陆逸这才恍然大悟,“原来那也,她是想逃离沈府啊!”

  “正是!”俞忠点了点头。

  三人又谈了一会儿。

  “你先去看看二姑娘现在如何吧!”这时,白琦下了逐客令。

  “属下告退!”俞忠见状,也不多言,告辞而退。

  白琦苦笑道:“这俞忠也不可小看啊,居然如此激我们!”

  陆逸不置可否,点头道:“就让沈姑娘留在军营吧,她的军事才能也够资格。”

  白琦脸色一变,又问:“这刘瑜……?”

  陆逸知晓他的话中含义,他无奈摇头。

  “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

  “对他而言,谁都是棋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