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凤吟声声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5:念夕飘零至楚州

凤吟声声 三水鼎四木 2041 2019.06.19 09:32

   005:念夕飘零至楚州

  楚州。

  “各位别着急,今天的粥绝对够,请有序排好队,一个个来,不要争抢!”

  一家米店前,集满着因战争逃亡而来的难民,等待着热乎乎的小米粥。

  “多谢少侠,少侠大恩大德,老汉一定铭记在心!”某个刚捧到一碗米粥的老人,走到一名俊俏的少年的跟前,鞠躬感谢。

  女扮男装的沈念夕赶紧将那人扶起,礼貌道:“老人家无需多礼,在下不过是出份绵薄之力罢了,真正的大善人,是柳大人!”

  “少侠谦逊,柳大人在军务上忙得不可开交,若不是姑娘您在管着施粥,恐怕谁都喝不了啊!”

  “老人家严重了,去吃吧!吃完了,赶紧逃难去吧,军队快打过来了!”沈念夕脸色通红,笑道。

  “管理得不错嘛!”

  待老人走后,一道爽朗的笑声,从远处传来。

  众人闻声,皆是放下手头上的动作,心甘情愿的行礼:“柳大人!”

  “你们继续,不用如此!”粗犷大汉柳河摆摆手,说道。

  “柳叔!”沈念夕上前行礼,脸上洋溢着喜悦。

  柳河与沈兵海相交匪浅,他自然认得沈念夕。

  “不愧是老子的侄女,才来几天,就将这混乱的施粥管理得井井有条!”柳河的语气自豪而又慈爱,“老子替这群难民多谢侄女了!”

  “柳叔,你也打趣儿我,要不是柳叔您的威望,楚州的各家米店也不会愿意开仓放粮啊!我只不过帮忙管管秩序罢了!”沈念夕红臊着脸,说道。

  “对了,柳叔,您公务繁忙,怎么有闲心来这里?”沈念夕转念一想,问。

  柳河听了,面容显得严肃起来:“下午,老子会派十名士兵,护送你出城!”

  沈念夕脸色顿时煞白:“出城?你要我送我回去?”

  “田州也危在旦夕,怎么可能会送你回去,去益州,那里安全!”柳河摇头笑道。

  “我不走!”沈念夕猛地摇头,“我一走,施粥铁定又得乱成一遭!”

  “放心吧,老子会派人管的!”柳河劝道。

  “你若是派人有用,在我没来之前,这里也不会这么乱了!”沈念夕反驳道,“你又想依靠武力?”

  柳河被说得一阵臊,微怒道:“不管如何,今天你必须得出城,大军压境,容不得马虎!你若出事,老子怎么向你父亲交代!”

  沈念夕见状,顿时改了一副面容,挽着柳河粗大的臂膀,撒娇道:“柳叔~你就让我呆在城里吧,我会保护好自个儿的,绝不会让你跟我爹多年的感情破裂的啦!”

  “你这妮子,老子才不上你当呢!来人,将她绑了,送回府!”柳河虎躯一震,顿时将沈念夕震开。

  “这……”下人们互相望了一眼,为难的问:“大人,真要绑少侠吗?”

  “难道还有假?”柳河怒目圆睁,死死盯着下人。

  那人直觉后脊发凉,吓得浑身冰凉:“是,大人!”

  沈念夕见众人拿绳靠近,花容失色,立刻大喊:“柳河,你这莽夫,怎会懂御人之术,没了我,难民们又要饱受饥饿,物价疯涨。柳河,你这是翻脸不认账!”

  这一喊,所有难民都望了过来,一脸错愕!

  柳大人这是在绑姑娘?

  不明群众顿时怒了!

  沈少侠可是咱们难民的恩人,你一个柳河是什么个意思?

  所有难民紧紧拢在一起,向柳河靠近。

  “柳大人,你为何要绑沈少侠,你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了?”难民群里,一人突然发问。

  紧接着,各种职责此起彼伏。

  场面瞬间大乱。

  柳河眼角抽搐,一脸尴尬,心情复杂!

  这侄女,比自己还得人心啊!

  不愧是兵海的闺女!

  “诸位,本官也不瞒大家,天狼国大军不日便会兵临城下,楚,田二州危在旦夕,还望诸位早做打算!速速离去!”柳河挥去心中情绪,说道。

  难民一听,顿时人声鼎沸,接头接耳起来。

  “诸位,边境危在旦夕,愿意留下上战场的,刘某欢迎至极,离去的,亦可前往衙门登记领取粮食若干,以备充饥!”柳河想了想,又道。

  “至于沈少侠,老子这是在绑她出城,尔等莫管!”

  难民们听了,这才放下心中的担忧。

  “多谢大人!”众人齐呼。

  临走前,还能领粮食,古今奇有,怎会不高兴。

  至于沈少侠,柳大人又怎会真害她。

  “柳叔,你真坏,都把难民给遣散出城了!”沈念夕见柳河正望着自己,满是笑容道。

  “这次,你便没理由留在城内了吧!”柳河回笑道。

  “可是是李叔让我来历练,涨涨见识的,我想总不能现在就离去吧……”沈念夕弱弱道。

  “李立然无官无职,老子还怕他不成,你可必须得走!”柳河不怒自威,“一提李立然,老子就来气。你不知道现在兵荒马乱,难道他还不知道吗?他有没有想过你的安全问题!哔~!”

  “柳叔,消消气哈!这也不能全怪李叔,要怪也得怪我爹,谁让他把我关在深闺,让我不问世事,也怪他……”沈念夕听着他破口大骂,赶忙上前为他顺顺气,说着说着便不吱声了,神色黯然。

  那件事,她说不出口。

  柳河一愣,内心不禁纠结,也有丝伤感,语气也有所缓和。

  “随我回衙门吧,楚州即将烽火连天,不是你一个闺女能呆的地方!”

  “知道了,柳叔!”

  “报!”

  正说话间,探马高呼而来,引得人纷纷侧目。

  “何事,如此紧急?”柳河见那探子落马而下,心中一沉,急问。

  探子上前,附在柳河耳边,道了几句。

  柳河听罢,神色凛然:“遣十人护送沈少侠回衙门,其余人等,都随老子走!”

  沈念夕见状,顿时心中不安,问道:“发生了啥事?敌军攻来了?”

  许多人见状,都暗暗开始担忧起来。

  “无妨,是有贵客临门,大家都稍安勿躁!不是敌军攻来!”柳河大喝,稳定一群浮躁的人。

  “你在衙门呆着,不要乱跑!”柳河又叮嘱道。

  “是!柳叔!”沈念夕见柳河一脸严肃,也不敢生分。

举报

作者感言

三水鼎四木

三水鼎四木

推荐票,投资,各位看官,投起来

2019-06-19 09:3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