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凤吟声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7:荡云山念夕遇贼

凤吟声声 三水鼎四木 2012 2019.06.30 20:10

  这是座辉煌的大殿,雕梁画栋,墙壁上刻着龙飞凤舞,每根大柱都雕着一条金龙,气宇轩昂,好生气派!

  大殿上,一位英气逼人的中年男子坐于龙椅,认真的翻阅面前堆成山的奏折。

  身旁,白发公公时不时地熏香,摇扇。

  唯独一人在殿下,静静的跪着,似乎进这大殿之后,就没有说过一句话。

  这情景持续了半个时辰。

  慕云山终于扔下了手中的奏折,端起一旁的茶杯,润了润喉。

  “说!”慕云山无比威严地吐出一字,直达人心的字,不容抗拒。

  “臣来为一人申冤!”跪地那人方才开口。

  “申冤找衙门,找朕做甚!”

  “此冤衙门管不得!”

  “为谁申冤?”慕云山皱眉道。

  “萧王!”

  ……

  “怎么?跟我走就不高兴了?”陆逸叫水囊递给依旧赌气的沈念夕,笑道。

  离开田州,前往京城已经走了三天的路。

  同行除了两名护卫外,还有一个便是陆逸。

  临走时,两位叔叔还特意叮嘱两名护卫路上一切都要听从陆逸安排。

  好嘛,现在自己倒成了外带。

  何时启程,何时住宿,是什么,干什么,这两护卫都听陆逸安排。

  自己呢?就因为陆逸,自己三天没吃肉了。

  沈念夕接过水壶,赌气似的咕噜猛灌自己两口。

  扔回给了陆逸。

  “等到了京城,我摆一桌子的肉,你随便吃。”陆逸摸摸鼻子。

  “哼,自从离开田州后,你怎么事事都要跟我对着干,不随我意?”沈念夕终于咕哝一句,“早知道跟琦哥哥一起走了,他可许诺,若我去京城,他愿雇轿子载我去。”

  “林公子,赶远路,可有诸多禁忌,就比如吃食,顿顿不能乱吃,以免半路拉肚子,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这时,一护卫替陆逸辩解道,“所以,陆公子并非有意与你对着干,实在是……”

  “实在是什么?”沈念夕脸色一沉,鼓着嘴盯向那名护卫。

  张宁被盯得后背寒毛倒立,浑身不自在,稳了稳神,才道:“实在是公子的要求都犯了这些禁忌。”

  沈念夕瞬间抓狂,“我恨你们,我要吃肉啊!”

  “两位公子,前面便是荡云山地界,我们赶路得多加小心了!”

  说话间,前面赶来一人,告知道。

  此人正是前去探路的另一名护卫,方翼。

  “过这荡云山,为何要多加小心?道路艰难吗?”沈念夕好奇道。

  “道路倒是不艰险。”陆逸仿佛早已打探清楚,“多加小心的意思就是叫我们财不外露!”

  “有山贼?”沈念夕恍然,惊讶道。

  “是的,荡云山上有一座山寨,名为荡云寨,寨中有三名头领,各个武艺高强,聚集了一千人马,打家劫舍,凶名远播,官府都拿他们没办法。”方翼接着说道。

  “那绕路走?”沈念夕听了倒也有些担忧,英雄难敌四手嘛。

  “想绕也绕不了啊!”张宁摇头叹道,“田州去京城,必须得经过荡云山。”

  “也不知怎的,如此凶险之途,俞统领就派我二人来护卫。”方翼口无遮拦,抱怨道“白统领离开的时候,可是带走了三千白家军。”

  “方翼,别乱说话!”张宁冷视了眼方翼,暗示他闭嘴。

  “无妨,四人走,目标倒是小了些,荡云山这么大,总有他们遗漏之处。”沈念夕缓缓神色,才道,“咱们继续走。”

  “我问你,大小姐整天叼根狗尾巴草,躺地上望天干什么?”

  荡云山某处丛林内,一人拍了拍另一个人的肩膀,指着后头一位坐不像坐,躺不像躺,叼着根狗尾巴草,仰头望天的姑娘,问道。

  “大姑娘思春了!”被问的人向提问的人咬耳朵道。

  “思春?”那人大惊,“是哪家的公子入了大姑娘的法眼?”

  “京城白家的公子。”

  “就是前些日子被大姑娘放走的那个?”

  “屁话,要不是被大姑娘看上了,你以为那三千军马可以安然无恙的过我们荡云山?”

  “你们说什么呢?别以为老娘耳朵聋,什么都听不见!”纪虹斜眼睹了睹,冷哼道。

  “大小姐恕……”

  “噤声!”还未等那人说完,纪虹立刻打断了他,纪虹的鼻子夸张的嗅嗅,“我闻到了生人味。来生意了,准备家伙!”

  两人闻言,皆不再作声,各自准备,等羊入套。

  “林公子,翻过那座山头,便能离开荡云山了。”张宁指了指不远处的山头,说道。

  “倒是林公子吉言,一路上没遇到什么山匪。”方翼笑道。

  不生事就是福。

  “这山中景色倒是美,可惜被强人给占了。”沈念夕摇头道。

  “公子,这话,我可不爱听啊!”突然,山林中冷不丁的传来一声,“你们赏景是赏,我们这些山匪赏景就不是赏了吗?何来的可惜?”

  “女子的声音?”四人皆是一愣。

  “姑娘,我并非此意,你误解了。”沈念夕朝山林抱拳道。

  “那你是何意?说给老娘听听。”

  “山匪占山,游人心惊,沿途美景,恍若无闻。乃此可惜。”沈念夕说道。

  山林内,那人停顿半晌,才道:“一言不合就扯几句酸文,估计也是个有钱人家的子弟。说说看,你是哪家的后辈,方便姑奶奶讨钱。”

  “姑娘此言差矣,吾等无名之辈而已。”陆逸有礼道。

  “休要诓我,姑奶奶我火眼金睛!”纪虹娇喝,“把他们拿下。”

  “唰唰唰!”一声令下,山林内窸窣不绝,他们潜藏在丛林中,从四面八方向沈念夕四人靠近。

  “唰!”一物从山林中猛地射出,沈念夕反应迅速,一个侧身躲过,紧接着一把抓住那绳子。

  那是个飞爪。

  “啊!”沈念夕用力一拉,想那主人也想不到沈念夕有如此身手,竟真被沈念夕给拉了出来,一头摔在沈念夕跟前。

  方翼,张宁二人见状,废话也不多说,挺剑就架在那人脖子上。

  “废物。”山林内响起一道气急败坏,“都给老娘住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