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凤吟声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2:念夕暴露女儿身

凤吟声声 三水鼎四木 2079 2019.06.25 21:43

  “张大夫,我兄弟如何?”病床旁,白琦担忧地询问。

  白琦,陆逸二人早已被沈念夕吓得退了醉意。

  那被称为张大夫的年迈老人并没有回答。反而是眉头紧锁,把着脉搏,望着脸色愈发苍白,昏迷不醒的沈念夕。

  这事,不好办啊!

  “嘘!”站在在白琦一旁的陆逸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诊断需要静心,你可别干扰他。再说了,张仲年大夫是你父亲在京城特意为你找的,医术也是能排前三的。有他在,你就放心吧。”

  白琦无奈,叹了口气,双拳紧握,千万不要出事啊,未来的栋梁,我现在的兄弟。

  “没想到,你这么惜才!”陆逸这时在他耳畔言语道。

  “你不也是?陆兄,你也别故作冷静安慰我,我知道你内心也是紧张得很。能够跟陆兄你一起喝酒论道的人,不多。”

  “我不一样,我可不是惜才,京城才华横溢的人多了去了,也不见得我愿意跟他一起喝酒。”陆逸没有否认,撇了撇嘴,说道。

  两人同时沉默了下来。

  既然不是惜才,那么就是……

  传说中的……

  兄弟情义了吧。

  这时,张仲年终于松开了把脉的手,叹了口气,陆,白二人见状,心同时猛地一跳。

  “张大夫为何叹气?”白琦鼓起勇气询问。

  “这病……老夫只能说姑且无碍。”张仲年思虑再三,才回答。

  “何谓姑且……?”陆逸赶忙问。

  张仲年不语,反倒是站了起来,朝白琦,陆逸二人作揖道:“请二位大人立刻派人去田州寻两位妇女来!”

  “为何要寻两位妇女?”白琦好奇道。

  “为她药浴!”张仲年说道。

  “是不是最好需要寻两位如花似玉的?好替他泄火?”陆逸听了,冷讽道,“听闻张仲年大夫品德高尚,医风素洁,没想到,这些也不过是以讹传讹,荒谬!”

  白琦听了陆逸的话,顿时了然,也板起了脸来,冷语:“张大夫,敢问是何种药浴妇人做得,男人做不得?月门关去田州来回一百里又有高原险地,快马加鞭少说也得一个时辰。”

  “我爹可是敬你人品高尚,才登门请你出山……”

  “哼!”白琦冷嘲热讽的话还没说完,张仲年猛甩衣袖,怒哼一声,“老夫素来高洁,人品岂非尔等所想得那般龌蹉。既然你们如此不想耽误时辰,就让你们的手下来替她洗浴擦拭吧。”

  “但是,姑娘的名节,可怪不得老夫不保!”

  “哼!”张仲年气得那叫个吹胡子瞪脸,两手一背,直接就转身离去。

  只留下白琦,陆逸二人原地凌乱,目瞪口呆,久久没有反应过来。

  “刚刚,张仲年说了啥?”白琦不确信地问道。

  “他称林烈为……姑娘?”陆逸也不确信地答道。

  “那我就没听错了。”

  “我也是。”

  ……

  “来人,传俞忠去议事厅见我!”白琦,陆逸脸彻底沉了下去。

  “还有,派几个腿脚好的,去田州请两个手脚干净,懂伺候人的的妇女回来,记住给老子快马加鞭!”

  “是!”传令员见白琦火气冲天,不敢多说二字,慌忙离去。

  看来,这位统领今晚需要泄火啊!

  陆逸瞧了眼昏迷不醒的沈念夕,迟疑一会儿,还是拿起了刚滤过水的白巾,小心为她擦拭苍白的脸颊。

  “白兄,你说,林……你说她为何要装作男子混入军营?”忽地,陆逸问道。

  “为了功名?”白琦思索一会儿,说道。

  陆逸一滞,摇头道,“一位女子,何需功名?”

  “那究竟是为何?”白琦思考不出来。

  陆逸不语,“你说,以后,我们是不是改称她为妹妹了?瞧这模样恐怕连十六都未到吧!”

  “这俞忠,连这点眼力见都没有吗?这军他是怎么招的?”白琦埋怨道。

  “怎么?”陆逸扭头看了白琦一眼,“就你有眼力见?若不是张大夫的告知,你岂会知晓?”

  “这……”白琦听完,无言以对,紧接着,又道,“等她醒了,我俩就送妹妹回田州吧。”

  “心疼了?”

  白琦点了点头:“打仗很苦!”

  陆逸听了,点了点头:“确实不适合她,但今夜处下来,终是有些不舍,人生难得有知己!”

  “那把她娶回家呗!”白琦笑道。

  陆逸直接丢了个白眼过去,骂道:“滚!”

  “统领,您找我?”堂下,刚睡醒的俞忠慌忙赶来,气喘吁吁地作揖,尊敬道。

  陆逸没有来议事厅,而是留在林烈那里。一为照顾,二来既然已经知晓林烈是女子,自然不敢单独留她一人。

  “俞忠,我问你,林烈的父母健在?”白琦问道。

  一听“林烈”二字,俞忠心头一动,但表面平复一会儿后,这才回答道:“不知!”

  白琦眉头一皱,问道:“为何不知,招兵时没问吗?”

  “问了,他说他是弃婴!”俞忠装作气苦的样子,回答道。

  他可不敢咒沈兵海死了。

  “哎,真是苦命的人。”白琦知道俞忠是个老实人,不会欺骗自己,又想到林烈女扮男装混入军营,也便深信不疑,只能悲伤独自感慨。

  俞忠见状,趁势问道:“统领,你为何要问起林烈父母?林烈他……犯军规了?”

  白琦想着林烈是女子之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没必要告诉俞忠,便摆了摆手,说道:“没有犯,只是得了重病,需要回……”

  听到重病二字,这下子,俞忠彻底急了,惊呼:“什么?二姑娘……”

  俞忠瞬间闭嘴。

  “砰!”桌子被白琦震的嗡嗡响,白琦脸黑得成铁锅了。

  不仅黑,还很红,这巴掌真是被打得啪啪响!

  “好你个俞忠,这种事居然瞒着我,真亏我如此信任你,说,你还知道什么?”白琦喝问道。

  “啊?末将说啥了?末将啥也没说啊?”俞忠装糊涂道,“是不是今夜统领喝酒喝多了,听岔了?”

  他睡之前也听手下人说了,今夜白统领与两人一起饮酒赏月,

  但他没有管,年轻人嘛,偶尔需要放纵一下子。

  “你这老匹夫,到底是我听错了,还是你睡糊涂了?啊!要不是张大夫告知,你俞忠想要瞒到什么时候?”白琦大骂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