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凤吟声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1:沈家之女沈念夕

凤吟声声 三水鼎四木 1751 2019.06.14 15:03

  秋风瑟瑟扫落叶,千树簌簌凋百花!

  倚栏望着满院悲凉,不禁又勾起潜藏在沈念夕心底的无尽心酸的回忆。

  姐姐,你到底去了哪?

  又为何不带着我一起走?

  “大姑娘!”一道身影匆匆走入房内,行了万福,打断了沈念夕的思绪。

  沈念夕将悲绪隐藏起来,缓了缓神色,朝那女婢微微一笑,问道:“何事?”

  “大姑娘,大房差人来唤你即刻过去!”瑞香回答道。

  瑞香,是沈念夕的贴身丫鬟,从小就跟在自己身边。

  “可知所谓何事?”沈念夕皱了皱眉头,问道。

  当今大房,沈兵海正妻可不是她生母,而是之后续弦,罗素兰。

  沈念夕从未见过生母,自她懂事起,便被人告知,自己的生母因为生自己,难产而死!

  是的,沈念夕还有个年纪与其相差不大的姐姐,可十岁那年便离家出走了,至今音讯全无,不知生死!

  “京城刘家的二公子来了,想见见大姑娘!”瑞香说道。

  刘家二公子刘瑜,在姐姐七岁那年,便定下姻缘,将姐姐许配与他,无奈的是姐姐十岁出走,加上自己容貌与姐姐相差不大,沈府便只好对外声称是二姑娘沈念夕出走,让自己顶替了姐姐。

  毕竟,刘瑜的爷爷刘国荣是倚月王朝的忠武将军,正四品。能攀上刘家这颗大树,可谓算是沈家祖坟冒青烟!若是悔婚,后果也是可想而知。

  “我知晓了,让那通报的女婢告诉大姨母,且让我梳妆一番,随后便来!”沈念夕吩咐道。

  “奴婢知晓了,这就去办!”瑞香应道,便欲退下。

  “等等!”沈念夕又道,“让楚嬷嬷过来为我梳妆!”

  楚嬷嬷从沈念夕出生起,就开始带她了,亦是沈家的老人。

  不像其它房内,有十几个女婢。她房内唯有瑞香与楚嬷嬷二人服侍,谁让她,从小便没了娘。

  “是!”

  这是沈念夕第一次见刘瑜,但刘瑜是第二次见沈念璃。

  似乎正是七岁那年的一见,才让刘家下聘沈家吧。

  虽说婚前,男女不宜见面,但大家族,规矩也不会刻意的去遵守,即便有外人知晓,又有谁敢胡言乱语呢?

  前往大房的路上,路过饮风亭,恰巧遇见为了避嫌,正躲在这里饮茶的沈念巧,沈念夕的妹妹,罗素兰的女儿。

  “哟,倒真是梳妆打扮了一番!”沈念巧见沈念过来,冷嘲热讽道,语气中亦是参杂着几分妒意。

  这么有家世的郎君,怎么偏偏便宜了沈念夕这个贱丫头?

  “待客,自然免不了一番打扮!”沈念夕哪里听不出她的妒意,但装作不知,回道。

  “即便装扮再好,你也要记住一点!”沈念巧缓缓笑道,“你只不过是抢了姐姐郎君而上位的贱货!”

  听到此语,沈念夕脸色一僵,但立马恢复了过来,显然,她已经做好充分的准备来应付沈念巧。

  “唉!”沈念夕这时叹了口气,引起了沈念巧的注意。

  “呵,怎么?受不起打击啊!本来就是事实!”沈念巧嘲笑道。

  “非也,我只是叹老天对妹妹的不公!”沈念夕叹道。

  “不公?”沈念巧疑惑,接着说道,“你倒是说说何来的不公?”

  “其实妹妹天资聪颖,水灵清秀,比我和姐姐还要漂亮端庄,若妹妹早些遇见刘二公子,嫁入刘家的绝对是妹妹你!可惜啊!”沈念夕叹道。

  “哼!”沈念巧冷哼一声,内心被这一番赞美说得欢喜,“知道就好。”

  “妹妹啊,所谓女大十八变,刘家平日都在京城,当年不过七岁,现今都已过去七年了,他们哪能认得,所以说,倒不如,妹妹你去见!”

  “只凭妹妹那出水芙蓉般的容貌,定能搏得刘二公子欢心,往后富贵一生。”

  捧杀,赤裸裸的捧杀!沈念巧脸色变得一阵青一阵白,盯着一脸认真,仿佛真在替自己谋划的沈念夕,一时间竟说不出什么话来。

  明面上捧着自己,暗地里却说你既然那么嫉妒我,那你去啊,抢姐夫这种活计还是你最合适。

  说实话,她与母亲还真有这想法的,可惜她才十一,年龄与沈念夕相差三年,稚气未退,压根就冒充不了。

  其他东西,沈念巧都可以仗着自己母亲从沈念夕手中夺去,但唯有这刘二公子,沈念巧一点也没有办法去夺。

  “母亲早就在等着你,赶紧过去吧!”见说不过沈念夕,沈念巧催促了一句,便不再言语,自顾自饮茶!

  沈念夕故作惊慌,道:“哎呀,只顾跟妹妹聊天了,恐怕害得人家等急了!我就先走了,等会儿再陪妹妹喝茶!”

  说罢,不再言语,转身离开。听完此话的沈念巧哪还有心思喝茶,气得七窍生烟,待沈念夕走远,手中茶杯猛地摔在地上,碎瓷片撒了满地。身旁服侍的女婢立马害怕的跪了下来。

  她知道,沈念夕说的这句话,就是为了故意气她的,人家是谁?刘瑜,堂堂刘家二公子,等的是谁?沈念夕,他口中的沈念璃!而不是她,沈念巧!

  “沈念夕,你得意什么,没娘的贱种,呸!咒刘二公子看不上你!那刘二公子也是瞎了眼了,怎么看上这贱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