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凤吟声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6:一波三折折又折

凤吟声声 三水鼎四木 2057 2019.06.29 17:19

  沈念夕眼皮猛地一跳,这问题问得,让她傻眼了。

  “为什么要跟你去京城?”沈念夕脸色阴沉,问道。

  你难道不知道我对京城有厌恶感吗?我去干嘛?急着去给刘瑜做妾?

  “去找你姐姐啊!”白琦理所当然,回答,“你难道还想永远呆在军营?你可要想清楚,等我走了,统领会重新派来,也绝不会是你逸哥哥!”

  沈念夕沉默了,三个月来,除却自己女扮男装,能力禀然外,大部分原因是受到白琦的照顾,自己才能在军中相安无事。

  若白琦走了,自己还呆在军营,那么潜在的隐患就会被无限放大。

  可以说是羊入虎口!

  去京城?那里确实有姐姐,但又不知道具体在哪,总觉得俞忠也是在可以隐瞒着姐姐。

  去吗?那里有刘家,也有白家!

  不行,不能去,自己已经与刘家有婚约。若跟白琦去京城,势必会给白家引来麻烦。

  而且京城那么大,是根本就找不到姐姐的!

  “那我回家!”沈念夕噙着泪水道,“反正我对那生活也已经习惯了,不就是隐忍,委屈着活着吗?”

  是啊,十多年了,那种隐忍,低三下四的生活不是早就习惯了吗?自己还怕什么呢?

  做妾吗?

  是父亲!

  爹爹,你这么疼爱念巧妹妹,怎么就不关心关心我呢?

  为了沈家,为了你,我做妾又何妨?

  可是,你总归要记得,我也是您的女儿啊!

  您的亲闺女啊!

  我也需要疼!

  而你却总是一意孤行,擅自做主我的终身。

  女儿过得真的好委屈!

  “回家?休想!”这次不等白琦开口,陆逸已经沉脸,“那种家,有什么好回去的!”

  “可那终是我的家,无论好坏,总得回去。”沈念夕仿佛已经听从了命运的安排,认命了。

  做妾,生子,死亡!

  当初自己离家从军,遇上了白琦,陆逸,以为便可以永远呆在军中,不用接受命运的安排。

  现在想想,简直荒谬!

  离了白琦,自己什么都不是。

  梦已经碎了,那么该回去了!

  命运如此,你又奈何?

  “念夕,你不去京城,是担心怕为白家惹麻烦吗?”白琦亦是沉脸,大骂道,“念夕,你脑子里是浆糊吗?你把我白家当成什么了?我告诉你,为了你,我白家什么都不怕!”

  沈念夕眼眶泛红,但终是摇头:“多谢琦哥哥好意,但念夕……不去!”

  “为什么!”白琦几近疯狂,嘶吼道,“你真要听天由命,去刘府当妾!”

  被白琦这么逼问,沈念夕也是不耐烦了,“念夕之事,无需哥哥操心!”

  说完起身边走。

  “你给我回来!”白琦见状,欲要追出去,却被陆逸拦了下来。

  “你拦我做甚?你真要眼睁睁看着念夕去做妾?”白琦一把推开陆逸,斥骂道。

  “冷静点吧,劝人发火是无用的。”陆逸没有发怒,而是顺了顺白琦的背脊,“还有三个月的时间,慢慢劝吧!”

  ……

  关边,银装素裹,满天鹅毛。

  沈念夕静静坐在一处城墙上,双眼泛红,静静坐着。

  任由素雪飘落在自己肩上,任由血水浸透自己的衣衫!

  就这样,无尽的悲伤。

  好冷,就这么冻死。

  也挺好。

  就在沈念夕仿佛就要迷失了意识之时,一件毛绒绒的东西遮住了自己,一双手轻柔的为自己拂去身上的雪花。

  那人随之坐在了自己身旁。

  “俞叔。”沈念夕睁眼细瞧,来者正是俞忠。

  “我都听到了!”俞忠开口。

  “俞叔,你说我的决定对吗?”念夕迷茫问道。

  “不跟白琦一起去京城是对的。”俞忠点头应道。

  果然,俞叔也是认为自己决定是对的。

  “但回家是错的。”俞忠又摇头。

  沈念夕猛地抬头,好奇的望着俞忠,眼神更加迷茫。

  “你父亲现在不在田州!”俞忠紧接着道。

  沈念夕疑惑了,他不在田州,什么时候不在的?

  “那他在哪?”

  “如果路上没什么耽搁的话,此时想必已经到了京城。”俞忠算了算,说道。

  沈念夕急了,跳了起来,指着俞忠:“你不是答应我不告诉他姐姐在京城的吗?”

  她宁愿自己当妾,也不愿让姐姐回来受罪!

  俞忠看见沈念夕如此反应,苦笑道:“首先,你父亲不是去接你姐姐回家。”

  “还有件事也该告诉你,当年,是你父亲亲手将你姐姐送去的京城,你姐姐逃跑不过是假象!”俞忠又道。

  假象?亲手送的?

  沈念夕听到这些关键词,顿时蒙住,这些信息,现在的她根本消化不了。

  父亲为什么要送姐姐去京城?

  为什么还要瞒着我。

  “倒还有一件事可以跟你说!”俞忠琢磨了下,说道,“你父亲临走前跟你李叔说,让你好好的在军中历练!所以,还有三个月,你也不可懈怠,一些关键的军中事务也该让你碰碰!”

  “父亲知道我在这里?”沈念夕又惊了。

  到底什么情况?

  “是这反应啊,我还以为你又跳脚呢!”俞忠忍不住笑道,“你父亲这些年在军中建立起的关系网可是无比的大,连我都无法想象。所以无需我说的。”

  “那……”沈念夕还想说什么,却被打断。

  “有很多疑问吧?别问我。”俞忠笑道,“你也别怪你父亲,因为必须得把你培养起来!”

  “一切答案,等你去了京城,应该就明白了!”俞忠笑道。

  “要我去京城?”沈念夕犹豫片刻,问道:“这是……父亲的意思?”

  “这是我跟你李叔的意思。”俞忠道,“因为你这三个月来的表现确实出色,再加上你对你父亲的误解太深,就估摸着擅自主张,提早让你去京城了。”

  “不跟白琦一起?”

  “是的,我跟李叔另有安排。”俞忠又提醒道,“你到了京城,你父亲估计早就回田州了,所以,虽说我会安排人跟随你左右,但你终究算是一个人在京城!万事多加小心。”

  “那你可以告诉我,我姐姐在哪吗?”

  “不能,这事真的决不能告诉你。”

  说到此,沈念夕眺望京城方向。

  她感觉到,京城之行,等她的只有凶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