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仙剑萌侠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九章 冽寒冻七魄

仙剑萌侠传 风醇腻密 2764 2017.09.14 00:19

  “杂碎们,我在这儿!”顾惜之继续向着山坡上跑去,跑跑停停地挑衅着追来的怪物,几个怪物成功被顾惜之吸引了火力,但其他更多的怪物却依旧向着景天两人跑去。

  顾惜之心道不好,但又忽的想道了什么,“五毒兽在我这儿!”这倒是成功吸引了大量的怪物,顾惜之见此扭头便跑。

  雨已经下了快一天了,此时的山坡奇滑无比,越来越陡,稍有不慎便会滑下山去,后面那群怪物还好,如若顾惜之稍有分心,滑下去就是羊入虎口。顾惜之借着山坡上的杂草往上爬着,不知爬了多久,山下的船也几乎看不见了,只见白雾皑皑,远处山顶从云端探出了头,景观甚是宏伟壮丽,但自己下方的东西却不懂什么叫做艺术。顾惜之蹬着一峭石,石岩却承载不起他的重量,断裂开来,滚下山去,他在千钧一发之际抓住了峭壁上的一棵卧松,免去了一场灾难。下方的几个怪物却没那么好运,被滚下的石头砸中,松开了自己的爪子,掉了下去,听到那怪物疑似银河落九天的惨叫声,顾惜之心里不免打了个颤。

  顾惜之又不知爬了多久,已经看到了山顶,下方的怪物依旧不依不舍,看来五毒兽的吸引力真的不是盖的,顾惜之心里隐隐有些后悔了。顾惜之顺利到了山顶,山顶并不大,只有一个厅室的大小,但非常高,因为顾惜之可以看到祸害自己的乌云正在自己脚下。唯一的特点就是一块向外突出的巨岩,顾惜之不免想起了那个世界的一个英雄故事:狼牙山五壮士!

  “唉,老子是无名山一壮士!”顾惜之自嘲的笑了笑。

  背后的怪物也爬了上来,顾惜之仔细地数了数,竟还有二十五只之多,“一个未来的绝世大侠即将夭折,你们都是见证人哈”顾惜之此时居然还有心情开玩笑,而且是对着一群怪物。那些怪物竟好似听懂了一样相互看了看,然后继续向着顾惜之逼近,顾惜之渐渐被逼到巨石边上,但是背着手嘴里依然在吧唧吧唧地说着。

  在最后一只怪物也踏上了巨石后,顾惜之放下了坚挺的肩膀,叹了一口气,从背后缓缓抽出一把泛着青光的剑。顾惜之脸上笑容就也渐渐散去,突地目眦欲裂,眼珠泛起血丝,双手握剑狠狠地插进巨石。在做完一切后微微抬头,对着怪物们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开口轻声道:“冽寒冻七魄!”

  随着一声脆响,一道道裂纹在冽插进的地方蔓延开来,裂纹内透露出寒彻刺骨的青色气体,怪物在接触到气体便一个个全部冻僵,巨石也随之支离破碎炸裂开来,骨头都冻僵的怪物们都在炸裂中分解成无数碎冰与顾惜之一起掉落下去。

  顾惜之在掉道一般时,忽地意识到什么,“卧槽!老妈救我……”然后声音与身影也被下方的云雾吞噬,消失在视野里。

  景天与雪见在与顾惜之分别后向着江面的木船一路狂奔,起先背后怪物众多,但是也不知顾兄用了什么办法拉了好多怪物跑。虽然此时背后的怪物只有三四个,但是自己已经无力战斗,更何况背上还有个伤员。景天在离那船好远的时候就开始呼救,希望有人能够帮自己一把。也许是上天眷顾,命不该绝,船上有人听到景天呼救,竟飞下来两个人影,冲向他后方,还没等景天反应过来三两下就解决了那几个怪物。

  景天此时的倦意犹如炸裂的堤坝,洪水发疯似的涌出,冲毁了最后的意志,直挺挺地倒了下去,摔得雪见生疼。雪见却顾不得自己,连忙爬到景天身边,将景天抱在自己怀里,又急着哭了出来,那两人随着哭声也快速向这边跑来。景天看着他们的脚步,也渐渐放下心来,但一想起顾惜之那背影,自己内心愧疚万分,如针扎般疼痛,心中说着无数句抱歉,意识也变得模糊起来,最后沉沉地昏睡过去。

  远处群山上的红日已然只剩半个,恰好镶嵌在两座山锋之间,鸿雁已知是归巢之时,成群结队落望各个群山之中。一阵强风吹过,带起一片落叶,落叶顺着风的轨迹自悬崖飘落,悬崖下是个山涧,小水潺潺,但因是半黄昏整个山涧显得昏暗冷清。叶片旋转飘落,撞到一根崖上支出来的木枝,便调转了头,刚好落在一个人的鼻梁上。

  叶片这落下的力道微乎其微,但也顺利地弄醒了他。只见此人眼睛微动,缓缓拉开自己眼皮,两眼无神地向着前方看着,然后又缓缓坐起,只觉自己浑身疼痛,特别是腰间。伸手去摸,感觉到一阵湿热,定眼一看,腰间居然有一大口子,由于自己刚才用力,伤口又裂开,殷红的血液自大腿留下,染红了一旁的溪水,却又立刻消解。

  “你终于醒了,你也太乱来了,差点没了命”亡月这时开了口。

  “亡月?”顾惜之忍着头疼回忆了一下,“我这是怎么了,我记得从一个山崖摔下,怎么没死?”

  亡月慢悠悠回答道,“要不是我,你还真死了,幸好你杀了足够多的怪物,我恢复了些能量,帮了你一把!”

  “我感觉全身都疼,浑身骨头都碎了一样”

  “那么高摔下来,还只有这点伤,知足吧!你腰上伤口太深,我没那么多能量恢复你了,你自己处理一下!”

  顾惜之闻言,把自己衣服撕了一块长条下来,然后将自己的伤口勒住,又忽地想起了什么“我的剑呢?”

  “水里插着呢!”

  顾惜之一看,果然在一旁的溪水里插着一把泛着青光的剑,剑周围的水已经结冰。顾惜之小心地拔了起来,然后将它插在自己背上的剑鞘里。

  亡月见顾惜之一脸迷茫,便开口建议“不知道附近有止血草没,趁着天黑之前找找看吧,夜晚妖兽出没频繁,太危险!”

  顾惜之现在很老实,因为浑身疼得厉害,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处境。顾惜之顺着山涧向的溪流的上游走去,不一会儿便看见一陡坡,然后借着陡坡一边的灌木爬了上去。

  “唉,又是树林,真烦”顾惜之不由得抱怨了几句,但转头看到远方即将落山的夕阳只得不情愿地走了进去。

  算是不幸中的万幸,顾惜之在树林中寻觅了一会儿,在躲开了一只狼形妖兽后找到了几株止血草,拔下药草,找了一棵较为粗壮的树,爬了上去。顾惜之找了一个树杈的位置坐下,开始用草药处理自己的伤口,药草放上伤口那一刻,一股钻心的疼痛扑面而来。顾惜之涨红了脸咬牙坚持没发出声音,太阳穴的青筋随着他的心跳蠕动,疼痛渐渐消失,便大口喘着气无力地靠在树杆上,侧头刚好看见了夕阳消失的那一瞬,艳丽非常。

  黑夜降临,林中妖兽叫声此起彼伏,但顾惜之靠在树杈上充耳不闻,腰间血已经止住,有一股酥麻之感,亡月说那是伤口正在恢复的正常反应。顾惜之仰望着黑夜空中的星月,感叹自己在那个世界从来没注意到原来夜晚是这么地美丽,

  “亡月啊,你到底是什么?是东西还是人?”,顾惜之望着夜空,随意问道。

  “又想套我话!好吧,我只告诉你,我不是人!”

  “那就是东西咯?”顾惜之此时难得地露出笑容,奸计又得逞了。

  “你……”亡月好像生气了。

  顾惜之打了一个哈,好像有些困了,“天外飞仙什么时候才能练啊,好像快点练成去装b”

  “这个急不来的,你连基础招式都没练好,怎么学得到它的精华,天外飞仙几千年前我见一位高人使用过,他的功法我虽然也记了下来。但是我自己没练过,所以只能帮你引路,领悟还是靠你自己。但这三重在我见到的无数人中练成之人少之甚少,练成者无一不是当世强者,犹如另一个你一般……喂你,有没有听我说话!”亡月说得正起劲,但顾惜之的呼噜声打断了它,它也只好闭嘴,但在暗淡下去之前无意识地感叹了一句,“唉,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