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死灵术士米修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石钩木轮

死灵术士米修斯 跃动的香蕉 2658 2018.12.02 18:09

  两人独自和买家在贵宾室里商谈吗……也就是说从黑市这边得不到买家的情报……那只能从卖家嘴里撬出情报……

  从少年得到了情报,米修斯转身离开黑市回到情报屋,焦急等待结果出来。

  情报屋这边一连搜索出了好几个符合米修斯要求的人,米修斯将自己从黑市里听到的情报,和这边的情报结合,很快筛选出了目标。

  红色头发的络腮胡子男石钩和一个手上有伤疤的矮壮男木轮。

  两人以前经常受别人的委托去调查墓穴,现在以寻找他人墓穴,取走里面值钱的陪葬品为生,在四天前往过森林,之后回来租了一辆马车,运回了不知道什么东西,直接送到地下黑市。

  正是这两个。

  米修斯确信是这两个人动手盗走了茧,这时已经快接近黄昏,营救自己的伙伴刻不容缓,米修斯和雷亚马不停蹄前往两人经常出没的酒吧。

  ……

  ……

  石钩和木轮现在正坐在酒吧里喝酒,最近他们手头宽裕至极,点了不少名贵的酒。

  两人以前经常接受别人委托前往调查一些古墓遗迹,常常会见到墓穴中有一些稀奇古怪的陪葬品,但是因为外面有人监管完全不能动手取走。拼上性命调查,可到手的钱财却少之又少,二人厌倦了。

  于是,他们放弃了原来的工作,转职成了自己寻找墓穴并且将里面的宝物据为己有的盗墓者。

  但是墓穴也并不是很好找的,在他们辞去工作的两年里,也不过找到四座墓,而且全部都被人光顾过,取得的战利品屈指可数。

  最近去过的那座墓穴也是,看样子也被人光顾过,从痕迹来看,真的是被偷的一干二净,除了棺材的里的死者,现场陪葬品一点都没有留下。

  本来,他们也想合上棺材走人,但是毕竟花费了那么大力气,他们俩还是心有不甘,多看了那个茧状物几眼。这时候,石钩注意到了包裹“死者”的丝如同豪华绸缎一样柔顺,所以动了贪念。

  全身裹满丝下葬,还真是恶趣味。既然都来到这里了,不弄些战利品真的是对不起自己,虽然对死者多有冒犯,但是毕竟他已经死了,这种绸缎似的丝和他陪葬真是浪费,还不如让我们好好利用一下。

  石钩将自己的想法讲给了木轮听,木轮也点头同意,于是两人暂时撤退,租借了马车,再回来这里将巨大的茧装上马车运到了黑市。

  本以为处理这个“死者”会很棘手,为了能卖出去,他们打算一口咬定是在野外捡到的魔物茧。谁知一运到黑市,就有人来找他们了。这么快就有买家,石钩认为这个茧绝对有特别之处,于是提出进行面对面的商谈。

  为了抬高价钱,石钩还编了茧从天而降的故事。

  对面一听,也是一惊,立刻开出了十分高的价钱买下了茧。

  茧的后续,他们俩并不在意,重要的是这段时间可以用这笔巨额财富好好调节一下生活。

  尽管这两天两人挥霍无度,他们所得的金币也仅仅用去冰山一角。

  今天,两人又相约在酒吧又打算纵情喝上一番。

  一杯接一杯,两人正在喝在兴头上,发现周围人的视线纷纷看向了门口,两个人下意识转头过去。

  一名女子迈着轻盈的步伐进入了酒吧之中,飘逸的金色长发,身材火辣,前凸后翘,一袭热情的红色长裙装点华丽的金丝,加之迷人红唇,无不让在酒吧里面喝酒的男人心动不已。

  那名妖娆的女子,朝着酒吧前台走去,坐在了石钩和木轮的旁边的椅子上,引得不少人好生羡慕。

  “一杯红酒,谢谢。”

  雷亚仍然不习惯被这种色眯眯的目光一直盯着,要不是米修斯命令他,他是不可能穿这种妖娆的衣服来到这种喧闹的地方,他现在也是强忍自己的羞耻心尽可能做出成熟女人的动作。

  “红酒?这位小姐,你想要品尝什么红酒?”酒保问道。

  “什么样都好,我并不常来酒吧,今天只是稍微发生了些不高兴的事情,所以只想随随便便喝几杯。”雷亚将准备好的说辞摆上台面。

  这是一个机会,说不定能和美人搭上话。

  石钩和木轮,不禁想到了一块去,如果是在以前,两人并没有和这样的美人搭话的底气,但是现在两人的钱包里面都是底气,两人凑了过去。

  “这位美丽的小姐看起来并不知道喝什么呢!我可是这里的常客,就让我来推荐一下吧!”石钩指着架子上一瓶有牡丹花的红酒说道:“那种红酒叫做季轮红牡丹,是用季轮盛产的红水晶葡萄酿造而成,以果香著称,酒精含量不高,质地较柔顺,口感圆润,酸度也较低,近年来逐渐流行。就算不擅长喝酒的女人和小孩都能喝上一些。”

  雷亚装出十分郁闷的表情说道:“虽然那样的就听起来挺不错,但是现在我比较想和一些高度数的酒,”

  木轮抢话道:“洛特深红葡萄怎么样?度数较高,单宁和酸度较低,有更浓烈的花香。除了价格以外没什么其他缺点。”

  石钩接着再抢话:“性价比,我还是认为莱斯尼特的华丽妇人,更好,而且名字也和这个小姐十分搭。”

  雷亚心中暗道,搭个屁,老子是男的,口上却道:“听起来都不错,每一种来一瓶。”

  “我知道了!”

  酒保想要推荐几种自己认为的酒,却被石钩和木轮瞪了一眼,缩起身子不再说多余的话,拿出了几瓶度数高的红酒,打开注满杯子。

  雷亚装模作样地喝了起来。雷亚能尝出来味道,但是除了酸酸甜甜之外感觉不到酒精的味道,因为是僵尸所以完全不用担心会喝醉。

  石钩和木轮见雷亚大口大口喝闷酒,不断搭讪雷亚,雷亚也耐住性子接受两人的勾搭,并且不断接受他们两个不怀好意的劝酒,将米修斯编的说辞拿出来,和两人滴水不漏地进行聊天。

  天色渐晚,雷亚装出一副醉酒的样子说道:“天色也不早了,我好像喝得有点多了,我该走了。”

  石钩和木轮立刻瞪直了眼睛说道:“天色也不早了,小姐一个人回去肯定很危险,不如我们两个送你回去吧!”

  雷亚表面上依然装作醉醺醺,毫不在意地说道:“可以啊!还得麻烦两位。看两位人品挺好的,如果你将我送回到我的酒馆,我就把你们两个人邀请到我的闺房里面,好好谈谈心。”心中暗笑:“真是两个会乘人之危的人呢!”。

  石钩和木轮一听,要邀请他们进他的闺房,略红的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连忙道:“就交给我们两个吧!护花使者什么的我们最擅长了!”

  说罢,两人便站起身想要去搂住雷亚,让雷亚的纤纤玉手搭在自己脖子上,近距离感受体香。

  雷亚一闪,闪开,两个人便抱在一起。

  “在外面不许碰……碰我……到房间之后……随便你们……”

  雷亚醉言醉语,一边摇晃着身子一边朝酒店外面走去。

  到房间之后,随便你们?听到这一声,两个人打了个机灵,彼此相视而笑,眼中的淫邪之色更甚,跟着雷亚走出了店外。

  两个小心地跟在雷亚身边,一边嘘寒问暖,一边欣赏这美色。两人不谋而合,约定在进入房间之前,尽量控制自己,待他们将面前的女人送到房间再放开手脚。

  然而,他们已经走了一个小时也没有走到雷亚所说的旅馆。

  “我说,小姐,怎么还没到,你还记得路吗?不记得,我们可以带你回我们的住处暂住一晚。”石钩说道,在一旁的木轮也快按耐不住。

  “快到了。”

  雷亚一瞥两人微微一笑,折进了一个拐角。

  两人也紧跟其后拐进了拐角,却发他们俩进了一条死胡同,而那个妖艳女子也在面前不见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