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祸国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李婆婆说

祸国册 忘言是只喵 2164 2019.03.16 21:30

  小姑娘对着安宁絮絮叨叨说了许久,直到听见家里人喊她,问她鸡圈里的鸡喂了没,才恋恋不舍地跟安宁告别。

  几乎是一步三回头。

  走了几步,安宁已经转身准备离开了,小姑娘又突然跑过来拉住安宁,压低了声音9问她:“宁宁,你,你,想进城里吗?就是……和李婆婆去……”

  “那阿燕你想去吗?”安宁轻笑,风轻云淡地回问。

  “我……我……”阿燕支支吾吾地。

  “阿燕!还不回家喂鸡去,干嘛呢你!”阿燕爹在不远处的田埂上喊。

  “哎——我马上就去,马上——”8阿燕高声回了,又转过头跟安宁低声道“宁宁,我。我想去!想出去见见世面。”

  她又看了看四周,声音压得更低了一个度:“但我觉得我爹娘可能不会同意,我先找个机会跟李婆婆说说,到时候我爹娘要是反对……”她语气带上了点哀求:“你帮我说说话。”

  安宁把挑在左肩的担子换到右边,揉了揉酸痛的左肩,低着头沉思了会,阿燕都要开始急了才说道:“行,那我到时候帮你说说,但我可不确定我说一定会有用。”

  阿燕笑了:“嗨,没事儿,只要你肯帮我求求情,看着你爹在村里教书启蒙的面上他们肯定就不拦着我了!”

  阿燕还想跟安宁唠叨些什么,后边却突然7跑来个妇人,一上来就揪着阿燕的耳朵骂。

  “死丫头,皮子痒了是不是?叫你回家喂鸡你干嘛呢你?啊?叫不听了是吧?一天到晚那嘴叭叭叭叭叭叭的不说话你能死是吧?啊?没个眼力见儿的,没看人家挑着桶呢啊?”

  “诶诶诶,哎呦哎呦,娘!娘啊!别揪别揪,疼啊,娘娘娘,哎呦,娘我疼我疼,你轻点啊,我错了娘,我错了还不行吗?你你你松手啊qa”阿燕疼的大喊着求饶,安宁看得内心舒爽。

  “死丫头片子,早晚给你把这破嘴给缝上!”阿燕娘骂骂咧咧地揪着阿燕耳朵走,阿燕叫疼叫的跟杀猪似的,走还不忘一边尖叫一边跟安宁念叨。

  “宁宁,我拜托你的事别忘了啊~哎呦哎呦娘你轻点啊,把你女儿耳朵揪坏了啊~”

  安宁挑着担子回家,心里想着怎么跟爹娘商量这件事。

  拉开栅栏,脚下一滑。

  安宁沉默着低头一看……

  登时有想把杜翠娘前两天刚给她做好的这双鞋子扔了的想法,但她舍不得鞋子。

  那……不去明儿个去后山采蘑菇回来,让娘亲做小鸡炖蘑菇吧。

  安宁默默地咬牙切齿,在石板小道旁边的沙地里使劲蹭鞋底。

  而院子里五六只公鸡母鸡,还在无辜地扑棱着飞不动的翅膀,全然不知自己在宁姑娘心里已经被炖成汤无数回了。

  鞋底蹭的差不多了,安宁才挑着两只桶先进了后院,去把桶给洗了。

  洗的时候动作一个不小心。混着猪食残渣的水喷了她一脸一身,气得安宁把桶往水里一扔,水花四溅,,劈头盖脸。

  mmp!!!

  老娘一定,迟早,必须!要离开这个鬼地方!!!

  安宁站着极其克制地深呼吸好几大口气,指甲在手心里都印出了深深的痕迹,才慢慢蹲下去,继续洗起来。

  洗了桶,安宁有在小侧房洗了澡,把自己洗的干干净净,换了身衣裳,才到前面厅堂去。

  隐约还能听见,厅堂传来的说话声。

  今天十五,安岳晟给上学嗯童生们放了假。

  一群小屁孩,正是贪玩的年纪,印象里也没有哪个会有那么乖,那么上进好学,会在放假的日子里到先生家来问问题。

  走的近了,安宁才听出另一个人的声音比安岳晟要苍老的许多。还是女的。

  安宁想到之前阿燕说的那个““李婆婆””。

  没想到这么巧。

  前头阿燕刚跟她说了李婆婆的事,她就来了?

  安宁整了整衣冠鬓发,既然她打定了主意要去,自然要表现好点。

  确定仪容没有问题,安宁才端着姿态聘聘婷婷地进了厅堂。

  李婆婆正坐在上位上跟安岳晟讲着话,看见安宁进来,一副大家闺秀的文静样子,浑浊的眼睛都亮了。

  “宁丫头,你可回来啦,哎呦,这一年没见,长高了不少吧?都大姑娘了呢!”李婆婆亲热地跟安宁打起招呼。

  “李婆婆好久不见,您也年轻了呢。”安宁乖乖巧巧地。

  李婆婆笑了起来,笑的见牙不见眼。

  “说哪里话,老啦,老啦,婆婆都这么大年纪了。哎,听说宁丫头你上个月落水了?”

  “已经没事啦。”

  “真是老天保佑,没有事就好啊。”李婆婆双手合十对着厅堂外面的天。

  “宁宁搬条凳子过来坐着,跟李婆婆说会话。”安岳晟对安宁说。“你李婆婆有事想问问你呢。”

  “李婆婆啊,这事儿,还得看宁宁自己的意思,您自个儿问问她。”安岳晟陪着笑。

  “行,宁丫头快坐快坐,婆婆慢慢跟你说,”

  “哎。”

  安宁看他们打着哑谜,9也不插嘴。心里心知肚明。

  思量着要怎么回话才不会让自己显得急切。

  得让李婆婆求着自己去,要是她自己巴巴的赶着上去,人家指不定怎么吆喝自己呢。

  “婆婆,您有什么事呀。”安宁端了凳子做好。仪态端庄。

  李婆婆越看越满意,安宁的父亲是个秀才,现在又在村子里教书,肚子里有墨水的人教导出来的女儿就是不一样。

  比村子里其他个那些不知轻重的小丫头片子就是好多了。

  李婆婆心里满意。语气也柔和的多。

  “宁丫头,哎,你也知道,婆婆我是在外头,大城里做事,知府你知道吧?”李婆婆喝了口水润喉。

  “知道的,爹有说过。”

  “婆婆呀,就在知府大人家里做些事儿,现在,咋们知府大人的夫人,也就是婆婆的主子,抱了新孙女。外头人心复杂,婆婆我信不过别人,就想回村里来。带个人,出去,帮衬帮衬。”

  李婆婆有巴拉巴拉跟安宁说了一堆,说到后头,一拍膝盖,:“宁丫头,婆婆实话跟你说。”

  “跟着婆婆出去,就是做个小丫鬟,但是你放心。婆婆不会亏待你的,夫人也不会。”

  “虽然是出去做伺候人的活,但你还小,也不要求你做什么。就陪着小小姐玩儿就行了。你看怎么样?”

  “跟着婆婆出去,好歹比在这小村子里好的多,出去见见世面,见识也广些。”

  安宁一直安安静静地听着,没说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