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祸国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一院秋平

祸国册 忘言是只喵 2053 2019.03.28 21:30

  那人后面还说了些什么,安宁没有再去听,也对他家哪哪哪什么亲戚是军队里什么什么人没有兴趣。

  倒是那三公主……

  安宁想起自己在小溪边捡到的簪子,忽的觉得那只娘亲给绣的荷包烫手起来。

  等等……

  小溪边?

  总觉得好像好像有点意思……

  安宁心绪飘着,夹起李婆婆刚给她夹的鸡腿,一口下去,却咬到一根短细的竹签,登时有点反胃。

  飘到天边的什么思绪都回来了。

  翻云覆海似的,想吐。

  “阿燕丫头,你也吃个腿。”李婆婆拿了公筷给阿燕夹了个鸡腿。

  安宁硬生生把那股反胃压了下去。

  得给李婆婆面子。

  安宁突然想起初中语文课本里的文言文《木兰诗》。

  “旦辞爷娘去,暮宿黄河边。不闻爷娘唤女声,但闻黄河流水鸣溅溅。旦辞黄河去,暮至黑山头。不闻爷娘唤女声,但闻燕山胡骑鸣啾啾。

  她虽然没有暮宿黄河边,也未闻黄河流水鸣渐渐。

  但她真的,突然懂了那种不舍。

  还是娘亲做的饭菜好吃。

  还干净。

  说起吃的,她突然想起走时忘了同厨婆婆道别。

  与她而言关系倒不大,只是不知道厨婆婆会有多难过。

  用过了饭,天色已晚。

  李婆婆便让各自回房。洗漱安眠,一夜无话。

  第二天清早,雾还灰蒙蒙地,一行人便上了马车,吱吱呀呀地在午膳前进了那个对于安宁和阿燕都完全陌生的地方。

  马车一进知府家的地界,阿燕便急不可耐地撩开了帘子往外张望,兴奋地忘了晕车这回事,又开始叽叽喳喳地一边转头跟安宁絮叨起来。

  安宁带着笑安静听着,袖子里的手捏成团,隐藏着并不如表面那么平静的心绪。

  那是紧张。

  从阿燕撩起的布帘她能看到外面经过的风景,假山池沼,花团锦簇,错落有致的亭台楼阁。

  经过时会好奇地侧头捂着嘴偷看的丫鬟侍女。

  她们穿着剪裁得体,清雅干净的齐胸襦裙,对襟窄袖,娉娉婷婷,每每经过,便是一阵香风,醉人心脾。

  阿燕还夸张地深呼吸,叹了声“好香。”

  安宁忍不住笑她,她便转了回来,挠安宁细腰间的痒痒肉。

  知府姓张。

  大门上挂着的牌匾写的便是“张府”。

  又多行了段路,绕过了几座假山庭院,马车才停了下来。

  安宁在边上撩开布帘看了一眼,圆门上的牌匾铁画银钩地写着,

  秋平院。

  字迹透着温婉。

  安宁和阿燕互相搀扶着刚跳下了马车,便有人笑着迎了出来,抓着李婆婆的手喊着“李姐姐可回来了。”

  那人和李婆婆寒暄了几句,看到站在一旁的安宁和阿燕。

  阿燕这会儿才终于知道紧张害怕了,拽紧着安宁褙子衣角,往她身后缩,又不敢太明显。

  “哎呦,看这两小姑娘多水灵,看着便是个乖巧懂事的。”她转头问李婆婆“这便是李姐姐说要回去寻来的人吧?果真标志。”

  “正是,正是,只是山野丫头不知礼数,妹妹莫怪。宁儿燕儿还不快按着婆婆前两天教你们的给静嬷嬷行礼。”李婆婆笑着,言语里却有严肃。

  安宁带着阿燕照做,那位静嬷嬷就笑起来,看着还挺慈祥。

  “哎,哎,好孩子,真是两个好孩子,来,可抬起头来让嬷嬷看看?哪位是凝儿哪位是艳儿?”

  阿燕听着怯怯地又想往安宁身后缩,安宁却又行礼下去了,乖乖巧巧地太了头,

  结果突然卡壳……想不出来自己应当如何自称了。

  奴婢……吗?

  就这样吧。

  “奴婢宁儿,安宁的宁。”

  一句奴婢脱口而出,安宁说不出自己心里是个什么感觉。

  有点复杂,又有点难过,心底好像还有星星火苗,那是……不甘吧……

  但这是,自己的选择。

  安宁想着,心里的星星火苗暗淡了下去,像是清晨天未亮时起早出了门回房又把门关上。

  外面是光亮屋内是黑暗,门从大开到只剩条缝到关上,光从洒满房间到一条细线到没有。

  伸了伸手却没敢抓住。

  睁眼看它溜走。

  把自己推进黑暗,去寻找另一道未知的是否存在未知方向的光,下一场赌注,做一次赌徒。

  后面的阿燕没处躲,只能跟着安宁照做。

  “奴,奴,奴婢燕儿……燕,燕子的燕……”

  安宁内心:……出息。

  “都是山里长大的,野惯了,还需劳妹妹费心多教导教导。”李婆婆说。

  “姐姐放心,我定细心的,好好的教,包在妹妹身上了。”静嬷嬷拍着胸脯跟李婆婆保证,又招呼着安宁和阿燕进院子。

  “你们去那边,东侧那一排里往左数第三间。”

  “正好昨两天二爷那挑走了个一等丫鬟,那间屋子之前就是她的。”

  “只是她先前是一个人,如今宁儿燕儿两个人,一会儿嬷嬷陪你们,哎,还是叫你们婆婆陪着吧,到底是自己人,亲近些。”静嬷嬷说着笑起来。李婆婆跟着客气几句。

  “让你们李婆婆陪你们去管家那儿找他再要一套被褥。”

  “好了快去吧,好孩子,行礼放下,哎。姐姐,一会儿可要带她们去夫人那儿请安?”

  “自是要的。妹妹不忙,你安排你的。要不我先过去找夫人说说话儿,一会再来唤她们。”

  “也好,那妹妹带她们转转?”

  “那就拜托妹妹了。”

  “老姐姐客气了。”

  安宁和阿燕放了东西出来,李婆婆和静嬷嬷再说着不知道什么,静嬷嬷拿着手绢捂着嘴笑的弯腰。

  见她们出来,就催着让她们跟着李婆婆去领东西。

  安宁走了段路回过头去看的时候,静嬷嬷还在秋平院三个字的牌匾下冲她挥了挥手里绣了鲤鱼戏莲图的手绢。

  坐在车上看这深宅后院的感觉和走路看的感觉又是不太一样。

  坐在车上像是看着另一个故事,与她全然无关。

  可当她踏上车辙曾碾过的鹅卵石小道时,身临了其镜。

  她能闻到微风里夹杂着的花粉气息,她能感受到脚下软底绣花鞋踩在鹅卵石铺就得小道上的凹凸不平,她能听见跟着夹杂了花粉的微风而来的,细细笛声。

  婉转清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