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祸国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总会有远行那天

祸国册 忘言是只喵 2176 2019.03.18 21:30

  李婆婆越说越激动,安宁一直也没吭声,像是一边听一边认真思考,还有点犹豫的样子。

  安岳晟就在旁边给李婆婆一杯又一杯茶地续满。也没说话。

  李婆婆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拿出了十足的诚心,保证不让安宁在知府后宅里受一点委屈。

  最后她实在是说的累了,心里已经有点想放弃了,其实她也知道,在这村子里,再怎么穷死苦死累死,好歹活的是自己的。

  但是,要是到大户人家家里去给人家当丫鬟。

  那是给人为奴为婢,几乎是自甘下贱了,吃穿再好,签了卖身契,命都不是自己的了。

  最后,她疲惫地深深叹了口气,说道:“还是看你自己吧……说了那么多,我就不在多说了。”

  她咕嘟咕嘟把茶杯里的茶水一口气喝完,顺了口气,心里有点凉。

  虽然其实她还是知道的,这希望本来就不大。

  宁丫头家境又不差,虽然生在这小村里。

  但她爹是个有本事的,是个读书人,还考了秀才,又在村里办了学堂,教孩子们念书,村里人都记着他的情。

  宁丫头又被他教导得知书达礼,跟知府府上几个小姐相比也差不到哪去,未来嫁个好人家,甚至是能考个功名的读书人,都不难。

  没必要去给人家为奴为婢的。

  只是她不知道,安宁一点也不把希望放在嫁人上。

  她等不了,也不想靠嫁人。

  大概是现代女性通常都不会把未来一生都压在嫁人上。

  她想着,起身跟安岳晟道别,安宁相送,她抓着安宁的袖子,心里怀着最后一点希望“宁丫头,婆婆也就说那么多了,你回去想想,也不用太急,明后天回我就行了。”

  “好,李婆婆,我想想,这……要离开爹娘那么远,我得好好想想。”安宁朝李婆婆露出个歉意的笑。“真是不好意思了李婆婆,让您颇费那么多口舌。只是……真的不是小事儿,我想多想想。”

  “唉——行,那你好好想,婆婆先回了,不用送了,回去吧,回去吧。”

  “婆婆慢些走。”

  “好。”

  安宁站在门口看李婆婆慢慢离视线越来越远。

  虽然安岳晟说让她自己决定,但

  那是在外人面前,多半是托词。

  而且,杜翠娘在一大早就去地里给菜松土了,这事儿她还不知道。

  最好是一家子三个人一起好好商量过再做决定。

  这事儿也不急,李婆婆难得回来一趟,再怎么放心不下她家主子,也不会就这么一天两天地就走了。

  明后天告诉她就行。

  村口槐树上槐花飘落,纷纷扬扬像下了一场雪,青光白日里,毫不起眼的青灯在树下微闪,又渐渐散去,像从不曾出现。

  似有轻笑声响起,若有若无,缥缈轻盈。顺着清风散去,不着痕迹……

  淡月白的槐花飘飘荡荡飞满了村庄,日头渐高,炊烟一点一点升华。

  安宁开了窗,趴在窗棂上看村口远远的树梢,听风声,闻空气里淡淡的槐花香气。

  杜翠娘在厨房里忙活,做午饭。

  安宁想跟着李婆婆到知府府上做工的事儿,杜翠娘其实是反对的。

  但是安宁坚定地想去,安岳晟又极力地支持,她说不动,说不过他们。

  现在还在生气呢,也没妥协。

  安岳晟是大概能猜得出来自己小女儿的想法的。

  即使不是全部,也不全面,但起码,他知道,她再也不想被叫做“村姑”了。

  宁宁脾气一向是起码看起来很好的。温温柔柔,很少发脾气,偶尔有点小姑娘家的俏皮也可爱的很,他女儿很聪明,知道怎样把握一个讨喜的度。

  但昨天却被气到失态。

  那样明显的盛怒,不顾形象。

  直到晚上用了晚饭,杜翠娘也没妥协,没跟他们说一句话,一直在生着闷气,端着菜出来都是重重地,“啪”地清脆一声放下。

  安宁父女两偷偷对视一眼,在杜翠娘看不到的角度无奈地互扮鬼脸。

  “娘……”

  杜翠娘转身就走理也不理,像是没听见似的。

  “翠娘……”杜翠娘终于听见了,

  却是回过头狠狠地瞪了安岳晟一眼。

  死书生!不拦着宁宁也就算了还帮着她!

  小孩子不懂事,你也不懂事吗?

  今晚别想上床!

  “咳……没,没事,翠娘你,你忙,快点忙完吃,吃饭了。”接收到杜翠娘眼神信息的安岳晟心虚得很,连眼神都游移不定起来。

  他有心想帮女儿,可现在……

  安宁隐隐看懂了两人无声的交流和安岳晟对杜翠娘的退让。

  心里对这样的夫妻关系暖心的同时也很失落。

  她没想到过,

  最大的问题会出现在杜翠娘这里。

  她一直都很宠她,每天做的手活,织布绣花做鞋里头都有她的份,安宁想吃什么,哪怕只是随口提上一句,下一餐就会出现她想要的。

  安宁要什么,只要杜翠娘做得到,她都没推辞过。

  她以为。她会支持她所有决定。

  菜上齐了,一家三口安安静静地吃着,气氛冷冷地,沉甸甸,压的安宁喘不过气。

  没有安岳晟助攻,安宁站在觉得单凭自己或许是没法让杜翠娘改变主意的。

  安宁觉得自己一顿晚饭吃的无味极了。

  吃过饭,安宁想跟着收收碗筷帮忙洗洗,讨好一下亲亲娘亲。

  杜翠娘却不理她,自顾自忙自己的,还在桌子都收好以后直接把厨房门关了,不让安宁来烦她。

  安宁只好找安岳晟去。

  安岳晟怂杜翠娘,不敢再帮,只能摸摸她头给予精神支持和安慰。

  直到入睡前。安宁也没能再跟杜翠娘说上一句话。

  夜深。

  杜翠娘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看旁边的臭书生倒睡的还挺香,便从被窝里伸出手来推推人。

  “别闹……”安岳晟闭着眼迷迷糊糊地把人搂进怀里。

  “哎呀。谁闹了。”杜翠娘红着脸,推开,非要把人弄醒。

  “怎么了嘛……”

  “宁宁那事儿……”

  “唉……”这么闹了闹,安岳晟清醒了些,长长地叹了口气。

  轻声把昨天里,那件事娓娓道来。

  那声“村姑”刺的杜翠娘心里一突。

  可是……为奴为婢……真的还不如村姑呢……

  杜翠娘阖上眼……

  “算了……孩子嘛……总会有远行那天……”

  “她自己选的路……只希望,她不后悔。”

  “我就……”她深吸了口气“不拦着了”

  “臭书生……你,看着办吧……”

  月色沉沉,云雾聚散。

  一口气长长叹出,吹散繁杂心绪,人渐深眠。

  孩子嘛……

  总会有远行那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