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祸国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奈何

祸国册 忘言是只喵 2107 2019.03.07 21:30

  冷……

  真冷……

  好冷啊……

  知觉像是渐渐远去……那些钻心的疼痛,那些狰狞的面容,那些癫狂的笑声,都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

  我……

  ……要死了吗

  ……其实

  也不是……

  ……不在意啊

  谁………?

  是谁……

  是谁的手……

  好像……

  ……有点温暖

  是谁……的脸……

  是谁……在叫着……什么……?

  ……宁宁?

  微弱的红光渐渐放大,逐渐占据了满眼,飘飘荡荡的虚幻感像是渐渐落了下来。

  像一缕丝绒终于飘落在地。

  视线好像开始清晰了起来,入眼是烈红如血的一片花海,细长的花瓣翻卷如爪,又像芊芊柔夷,想要抓住些什么,却徒留虚无。如丝的花蕊仿若撑开的伞骨,亭亭无叶,只花独立,如血的颜色魅惑至极。

  有什么人缓缓而来,清脆的铃铛声随着步履轻动响起,铃音延绵,回声悠长,如同水面波纹漾开。那人着如血的霓裳,交领广袖,及地襦裙,血红上织金绣着不知所云的晦涩符文。

  她眉目淡漠,又带着慈悲,像是寺庙里高高在上悲悯众生的神佛。额间朱砂勾勒出魅红的花朵,平添几分妖冶。

  她朱唇轻启,音色微微沙哑,带着缥缈虚无的质感。

  她说。

  “汝名安宁?”

  安宁抬起头与她对视,神色迷茫。

  她忽地轻笑起来,满地娇花失了颜色。

  “汝随吾来。”

  安宁浑浑噩噩的跟上,也不知是要去哪,可除了跟上,她似乎也别无选择。

  不知走了多久,艳红的花海终于能看到边界。

  那是一条灰蒙蒙的小路。

  像是笼着一层雾,看不真切,只隐约随着靠近可见它青石板铺就的纹理。

  一踏上小路,安宁心头莫名一跳。

  捂着心口看向四周,却发现来时的花海已经消失不见,四周只剩一片黑暗,和这条看不见尽头的路。

  还有,隐在黑暗里,看上去像是要融入其中的那个奇怪的女人。

  安宁看不清她的脸,却能感觉到她在对自己笑,只是不懂那是什么样的笑。

  “此路,汝自去。”她轻声说着,明明离得那么远,声音却像就在她耳畔响起。

  随后红色的广袖一扬,一盏闪着微弱青光的灯飘到安宁面前

  蓝白相间的莲花灯笼造型让安宁出戏地想起某楚姓游戏里提灯的云梦。

  她这么想着,面前的灯似有所感般旋转起来,当它再停下来的时候,就和安宁所想的那种灯别无二样了。

  小灯乖巧的飘到安宁手边,还人性化似的蹭了蹭。

  安宁抓住手柄,青色的微光跳了跳,很开心的样子,安宁看着,心里一软,也笑了起来。

  她回头想问问那个一身艳红的人,这条路通往哪里,却只看到那个人化成流光点点,消散在黑暗里。

  她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事。

  不是刚刚那个人,从遇见那个人之后开始的每一点一滴她都记得,可是……在那之前呢?

  她为什么会出现在那片花海,为什么会遇见她。

  她是谁……

  她又是谁?

  青灯闪了闪,带回安宁飘远的思绪。

  她好像突然想起来,那些花的名字……

  好像是叫……

  彼岸?

  安宁提着灯不知走了多久,小路的两旁仍旧是黑鸦鸦的,前方的路也还是雾蒙蒙的。

  只有青灯映照着的这方寸之地清晰可见。

  如果她回头,就会发现,她身后的路在她走过之后一步一步的消失。

  但她似乎没想到过回头。

  她只是一步一步慢慢向前走着,不疾不徐,也不骄不躁,就好像她的名字一样,安宁,平和。

  她身上脏污的无袖小洋裙不知什么时候慢慢变成了中衣样式,左衽,惨白惨白的。高高扎起的马尾也散了下来,乌黑的长发及腰。

  文艺风手绘的小白鞋也变成了绣花鞋的样式,只是没有任何花纹,一片惨白。

  不知从哪来的阴冷微风吹的青灯微晃,长发轻扬。

  这一路走来,寂静的只剩她的脚步声。

  哒哒……哒哒……哒哒……

  安宁一直就走着,步履僵硬,表情麻木,神色空洞。

  活像冥具店里贩卖的纸人。

  直到小路的前方隐隐约约泛起点微黄的暖光,小青灯大力晃了晃,安宁才像活过来了一样,眼睛里有了点神采,但更多的还是迷茫。

  空空的,没有方向。

  安宁向着暖黄的光走近,光线渐渐亮起来,在已经习惯了黑暗的安宁眼里显得刺目,忍不住抬手挡了挡。

  手再放下来时,却像是到了另一个空间。

  没有漫无目的的长长小路,没有空泛荒芜的无尽黑暗,连她手里提着的青灯也消失不见。

  这里虽没有人声鼎沸,但也热闹,最显眼是大群人在一座桥前推推搡搡。

  这里的人一律都是一身惨白的中衣中裤,惨白的布鞋。

  桥前的推搡终于引来了侍卫样子的人,手里拿着黑漆漆的链子,凶巴巴的赶着他们排好了队。

  还把边上游逛的人也聚集过去。

  包括安宁。

  安宁排着队,直到走近了些,才看到桥前边上竖着的石碑上的字。

  奈何桥。

  石碑旁是一个木桌支起的小摊子,木桌旁架起一口大大的锅。

  红色的火舌燃烧着,锅里乌黑的不知名汤水咕嘟咕嘟冒着泡,排着队的人一个接一个地端起木桌后蒙着脸的女人盛好放在桌上的汤,或悲或喜一饮而尽,然后踏上那座名为奈何的桥。

  到了安宁的时候,那个女人深深看了她一眼。

  “你来了。”

  她盛好汤,这次却没有放在桌上,而是送到安宁手里,将她往桥的方向轻轻一推:“去吧,好自为之,”

  安宁不明所以的顺势走到桥上,看见桥下河水翻腾间,偶尔可见的各种白骨。

  忽的背后一股大力袭来,安宁还未回神就被阴冷刺骨的河水包裹,淹没。

  她只觉得自己在不断地下沉,铺天盖地河水压的她喘不过气,也没法喘气,四面八方都是水,一张嘴,一呼吸,便好像整个人都被水贯穿。

  又要死了吗……

  不……

  这样的话,真的,很不甘啊……

  可是……又?

  安宁艰难地睁开眼想看看什么,却又在河水对眼睛造成的刺痛里忍不住闭上。

  睁开……闭上……睁开,又闭上。

  最后在失去意识前的安宁眼里出现的……

  是一片洁白的织锦,绣着一朵青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