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祸国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月下轻歌

祸国册 忘言是只喵 2181 2019.07.01 20:30

  宋月歌娇笑着,头上珠花轻晃。

  安宁心无旁骛地逗小孩子玩,耳听这一屋子莺莺燕燕的风云暗涌。

  看来这个三姨娘还挺得宠的样子。

  安宁偷偷看了一眼斜躺着,泰然自若得好像没听见似的的知府正房,这个府里的诰命夫人,知府大人的正妻。

  一副闭着眼养神的样子,不理外事,任凭那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好像浑不在意似的。

  搭在膝上的手却打着不知什么节拍,轻敲着腿。

  这名叫宋月歌的三姨娘一句话,即暗嘲夫人人老珠黄,还强调了个““外””字。

  听着又却是恭维似的,单听这句话,便觉得是个有心机的。

  只是……俗话言,弹(弹弓)打出头鸟,跳的这么欢,也不知是城府不够。

  还是,有所依仗?

  不说知府与其夫人感情不差,就算知府大人偏爱妾室,知府自有公事重要,后宅里的争斗哪里管的来?

  夫人有儿女傍身,大女婿也随女儿扔在张府住着,又是皇上钦点的诰命夫人。

  要对付一个小小妾室真是再简单不过了。

  是什么让她敢这么肆无忌惮?

  而夫人竟也不吭声?

  知府夫人不吭声,却不代表别人也坐视不理。

  “说的是可不是嘛,再过些年月,替嫡少爷寻一门亲,夫人可就要儿孙满堂了,说不定届时再有御旨下来,还把夫人的诰命再提一品呢。”

  夫人这才轻轻笑了笑:“杨家姐姐真是说笑,这诰命哪有那么容易提,起码也得等循儿考取了功名才可。”

  “呵呵呵,这倒也是。也是夫人眼光好,要不说什么宁做寒门妻,不做高门妾呢,夫人如今这风光的,真是羡煞旁人。”

  “在坐诸位张家妹妹可别生姐姐气,我性子直,有什么便说什么了。再说,就算是做了妾,哪怕入不得宗祠族谱,好歹衣食无忧呢。”

  杨家夫人一通话这么砸下来,屋子里妾室们脸色都青一阵白一阵的。

  偏偏杨姝一脸笑的弥勒佛似的祥和,一时之间竟不知该怎么回说。

  杨姝生的富态,一身宝蓝实地纱的长衫,同色的织金绣宝象马面裙,发髻也梳的端庄,满绿翡翠发簪坠着蓝宝石珠子串的流苏。

  一身既富态的不得了,又端庄得毫无差处。

  “咳……若是大少爷真能高中,哎呀,那可真是皆大欢喜呢。”

  过了好一会,宋月歌才缓过来,压下心里阵阵酸涩嫉恨,慢慢悠悠地开口。

  府里谁不知道大少爷不爱读那圣贤书,只爱风花雪月与美人?

  杨姝愣了愣,有点尴尬地看了眼吴夫人。

  张知府嫡长子是个只爱风花雪月的纨绔,这几乎是这整个容城男女老少都知道的事。

  他这样的,能高中?

  宋月歌几不可闻地冷哼了一声,为这扳回一城而自得。

  连唇角也勾起了轻蔑的弧度来。

  “夫人莫要心忧,大少爷天资聪颖,只要他愿意,那状元还不手到擒来?”

  “那也得人家愿意呀~”

  有人轻轻柔柔地开了口,宋月歌毫不示弱地顶了回去。

  那人脸色一白,抿紧了唇,不再言语。

  突然知府夫人轻笑了一声,顺着李婆婆的虚扶坐了起来,把玩起手腕上琉璃种祖母绿满绿的翡翠镯子来。

  镯子水种极好,通透莹润,圆胖的粗条,看着大方端庄。

  “人这一生啊,总得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才算快活。循哥儿是要参加科举还是风花雪月,又有什么关系呢,他若开心,我这做娘的,也就心满意足。”

  夫人伸出手细细打量着那镯子,喟叹道:“反正这偌大的张府,又不是养不起咱们嫡出的大少爷。这家里的一切啊,他迟早是要继承的,即便是随他挥霍也不怕坐吃山空。”

  宋月歌想些说什么,吴夫人恰抬眼若有若无地扫过她,又看着坐下首的一众妾室。只得咬着牙憋住了心里的不甘。

  “你们放心,循哥儿为人大方,定不会独占的,便是他想,我也不许,我呀,会让他分些给他的弟弟们的。”夫人似笑非笑地说着。

  又向方才开口让“夫人莫要心忧”的陈姨娘陈绰招了招手。

  陈绰瑟缩了一下,看了眼坐她不远处一脸不屑的宋月歌,又看了眼满目亲切的吴夫人。

  小心翼翼地起身向夫人见礼之后走了过去。

  步伐细碎,腰肢纤细,整个人弱柳扶风似的惹人怜惜。

  夫人笑眯眯地牵过陈绰芊芊柔夷好一阵夸赞关怀之后,就把自个儿手腕上那那镯子直接褪到了陈绰手上。

  陈绰一惊,吓得几乎要跪下,不敢收。

  吴夫人笑着好一顿安抚,杨夫人也和善地牵过陈绰的手赞叹起来。

  宋月歌和别的妾室也都酸溜溜地,假情假意地来劝,陈绰才惊心着收下,谦卑地对夫人道了谢,坐会到自己的位子上。

  才把镯子送了出去,夫人又懒懒地斜躺在了贵妃椅上,让李婆婆给她揉腿,

  “陪你们唠了许久,怪乏的,想来妹妹们也不轻松,都回去吧。”

  莺莺燕燕们,面色各异地告退。

  宋月歌走时狠狠地瞪了眼踩着小碎步落在后面的陈绰。

  陈绰身子一缩,显出害怕的样子,眼里微光轻动。泪水盈盈地,几乎要落下来。

  等知府的小妾们都退了出去,夫人好像才想起来自己的小外孙女似的,联想起了抱着孩子的安宁。

  和与安宁同来的阿燕。

  “呵呵呵,瞧我这记性,关顾着同姨娘们说话,倒差点把你们两个小丫头给忘了,在这干坐着挺无趣的吧?”

  同样是亲切的样子,但无论是安宁还是阿燕,都能明显地感觉出此时夫人的态度比刚才对那些人时亲切多了。

  “回夫人话,不无趣,小小姐可爱的很怎么会无趣呢。”安宁浅浅地轻笑,神态里带着些拘谨。

  “回,回夫人。不无趣。”安宁是心知肚明的,阿燕却不懂,有些惶恐。

  吴夫人笑了起来同身边杨姝说“到是两个怪可爱的丫头。杨妹妹觉得如何?”

  “我看不错,有了她们,往后姐姐便不用太过操劳了。”杨姝笑着点头。

  “李姐儿,去,把我那对镂空蝴蝶的金钗拿来。”

  李婆婆和安宁阿燕闻言均是一震。

  “还不快谢过夫人!”李婆婆笑着赶紧提点了句。

  安宁和阿燕忙道了谢,舟车劳顿的脸也红润了起来。

  夫人又关怀几句,从安宁怀里抱过孩子,待李婆婆取了金钗过来就让她们回去歇歇了。

  让她们先在府上玩几天。熟悉了再来伺候小小姐,陪小小姐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