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祸国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窈窕公子,淑女好逑

祸国册 忘言是只喵 2097 2019.07.10 09:30

  阿燕一看见安宁的身影就抬起头,楚楚可怜地看着安宁:“宁宁~痛——QAQ”

  “怎么会,摔哪了?哪疼?”安宁心疼地小心扶她起来。

  阿燕小声地嘤嘤嘤“屁股疼……”

  “咳……怎么摔了?”

  有人小小地咳了两声:“都怪小生,不曾看见姑娘过来便掀了门帘要出去,才与姑娘撞了个满怀。”

  安宁抬头看他,,月白色的交领上襦系得松松垮垮,露出大半截如刀刻的锁骨,在从窗棂照进来的阳光下莹润如玉。

  墨绿色的下裙和对襟长褙子,像一颗深邃的绿竹。

  倚着门框,捂着胸,脸上挂着放不羁的笑容。

  颇有些勾人心魄。

  这么想着,安宁便不再去看他,转头去看毫无形象地坐在地上揉着臀部的阿燕。

  毫不意外地看到她直直看着张循,已然痴了。

  “阿……咳,燕儿。”安宁拽了拽看呆的阿燕。

  “啊?”阿燕回过头,还有些懵。

  “噗嗤。”张循笑了。

  这两个小丫头凑一块,还真是怪可爱的。

  “笨蛋阿燕,你撞到少爷啦,还不快点赔罪。”安宁凑到阿燕耳边嗔怪地小声提醒。

  “啊!对,对,对不起,少少爷,我不,啊呸,奴婢不是故意的,奴婢错了,对不起对不起。”

  阿燕边说着,还要给张循磕头,安宁也不知这到底该拦还是不拦,就任她磕了一个结结实实的响头。

  然后,

  被张循拦住。

  阿燕的脸微微红了,像阳春三月里开的灿烂的春桃花。

  安宁默默地看着,心想,这大抵便是,窈窕公子,淑女好逑吧。

  阿燕这样子,怎么看都是喜欢上这个据说风流成性的少爷了。

  啧,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但是……

  “燕儿,头疼不疼啊?”安宁扑上去关切地寻问道,不着痕迹地打断两人短暂的对视。

  又抢在阿燕开口之前,跪下对张循说,:“多谢少爷宽宏大量。燕儿,燕儿,还不快谢谢少爷。”

  “是,谢谢,谢谢少爷。”阿燕的思绪还在云雾里。

  张循又看着这个看起来有些独特的少女身上。

  少女看起来年纪还小,但虽然还未张开,那精致的容貌却已经初初可窥。

  身形稚嫩,却从容不迫,举手投足之间竟还有些傲然出尘的气质。

  张循喟叹,可惜啊,还小,可惜啊,是个丫鬟。

  虽然先前刻意轻佻的话被忽视,张循却也不恼,笑嘻嘻地丢下一句“无妨。”,摇头晃脑,风流倜傥地走了。

  “宁,宁宁……这个少爷……”阿燕坐在地上,红着脸小小声在安宁耳边说:“好好看呐。”

  安宁黑线。

  “你别忘了李婆婆怎么说的。”安宁无奈地说着,于是略带严肃。

  “还有……别忘了身份。”安宁想了想,又咬着唇加了一句。

  果然阿燕听了,脸上的红晕慢慢褪了下去,还显出几分苍白。

  “起来吧,以后可别再冒冒失失的了。”

  “嗯。”

  安宁扶着阿燕起来,阿燕揉着臀部直嚷嚷好痛。

  两人一进去,坐在床边不知道在做什么的奶娘看着她们的样子,很惊讶地站了起来,问她们这是怎么了。

  安宁笑了笑,手轻轻捏捏阿燕的手臂,低眉顺眼地细声细语把刚才就在这个房间门口发生的事又说了一遍。

  安宁可不信,就在门口的事,她能毫无察觉?

  她方才在里面擦花瓶都听见了阿燕那一身惊叫。

  只不过,人家既然假做不知,她也不能去戳破,不管她有着怎样的自己的思量,还是故意看热闹。

  她们只是初来乍到,不适合和任何人有过多恩怨。更不能得罪人,何况这个人,怎么看她们都得罪不起。

  好在她表面上总是和气的,让她们对于要做的事物并不会手足无措一片茫然。

  快到午时的时候,奶娘吴雪说阳光正好,就让她们搬了桌椅出去院子里,她抱着咬着手指的雪团子似的张咨糯晒太阳。

  有一身青绿布衣的小厮一路小跑过来,一进院子就喊“哪位是燕儿姑娘。”

  阿燕正在逗小团子,还没反应过来,奶娘就炸了。

  “吵吵吵嚷嚷什么呢?没看到小小姐在这吗?吓着她仔细你那身城墙厚的黑皮。”

  那小厮立马认怂:“是是是奴才错了,奴才,小声点,吴雪姑姑饶了奴才吧。”

  “哼。”吴雪姑姑冷哼一声,撇了他一眼:“你找燕儿什么事?”

  阿燕听到这才反应过来:“啊?找我?”

  “您就是燕儿姑娘?嘿嘿,姑娘,这是我家少爷让我给您送来的跌打药,说是对摔伤很有效。”

  “你……你家少爷?”阿燕思绪又开始飘远。

  在旁边穿针的安宁: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尤其是这种胡里花俏的,花花肠子真多,哼。

  “就是咱们五少爷呀。少爷说,今早您摔着了,一定很痛,让您涂涂这个。明天就不痛了。”

  阿燕却突然有点慌了起来,求救地看向安宁,安宁想了想,一瓶跌打药而已,就点了头,阿燕才收下,脸红成了艳丽的红绸。

  “呵。”那小厮走了,吴雪姑姑不明意味地冷笑一声,又继续若无其事地拿拨浪鼓逗孩子。

  阿燕正在心底飘远思绪地美着,完全没注意。

  入了夜。她们跟在奶娘身边按着她吩咐做事,快到亥时才回到秋平院。

  一回到秋平院的小屋子里,阿燕就扑倒床上,打了几个滚就开始喊腰酸背痛屁股疼。

  安宁伸了伸懒腰,缓解了下酸麻的腰,便走过去说给她按按腰,却故意挠她腰上的痒痒肉,惹得阿燕娇笑连连,满床打滚。

  闹了好一阵,两人就提着桶去后厨打水沐浴。

  却在恰出院门的时候遇上来找她们一个小丫鬟。

  安宁看她穿着一身在上襦领边秀着祥云伴月的杏色衫裙,认出这是三姨娘宋月歌的人。

  “两位可是宁儿妹妹和燕儿妹妹?”

  “是我们,请问姐姐是……?”安宁装作没认出来的样子。

  “我是三姨娘院子里的,三姨娘请你们过去一趟。”

  “三姨娘?找我们?”阿燕觉得很奇怪:“三姨娘找我们干嘛?”

  那丫鬟笑了:“主子的事,我们这些做丫鬟的如何知道?妹妹们去了不就知道了,若是可以,可别忘了告诉姐姐,成全成全姐姐的好奇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