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祸国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听闻

祸国册 忘言是只喵 2230 2019.03.25 21:30

  安宁略微提起裙摆走过去,走得近了,才发现似乎是一直簪子一样的东西,好像还是花簪。

  的确是一只簪子。

  彩色琉璃花的花簪。

  通透的琉璃在阳光下流光溢彩,小巧精致的花朵凑成一簇。

  一看就挺名贵的,只是……怎么会在这里?

  这里虽然有条官道,就是她们来时走的这条,只是,这地界荒凉,官道也少有人走,有也不会是什么达官贵人或者富贵人家。

  多是一些农人。

  这只簪子做工精致材质9也不是一般人家能用的,怎会落在此处?

  “宁丫头——你快些过来——”李婆婆突然在路边喊她。

  “哎——来了——”安宁连忙应了,未经过多思考,便把簪子往荷包里一塞。

  “宁宁宁宁,你看你看,那边是什么?”

  安宁还未走近,精神恢复过来的阿燕就朝着安宁几乎要手舞足蹈起来似的嚷嚷。

  安宁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便看见浩浩荡荡的军队遮天蔽日一样行来。

  高头大马迎面而来,连整条大路都开始满是肃杀之气。

  手腕突然被一只粗糙至极满是老茧的手紧紧抓住,安宁回头一看,李婆婆拽着她和阿燕往边上退,还示意她两噤声。

  原本坐在马车上烟圈吐的正投入的车夫也赶紧把烟斗往马腹边的袋子里一塞,火都没来得及熄,忙赶着马车给官兵让道。

  好在不是山路,路虽然不大但是路边都是草地,还能让,就是草长得有点高,马不太乐意往里走。

  马不肯走,车夫就扬了一鞭,马差点失控冲出去,好在车夫反应快控制住了。

  四个人吓得齐齐出了一身冷汗。

  其实安宁觉得没什么可怕的,不过是凶了点的一大队官兵。

  但是李婆婆和车夫都那么紧张,也就跟着紧张了起来。

  官爷们虎着脸严肃且整齐地从他们面前走过,李婆婆和车夫忙扯着两小的俯身行礼,吓得气都不敢出。

  安宁还有心思偷偷抬眼打量,心里还不着边际地想着会不会有花木兰那样女扮男装的女兵?

  粗略几眼。

  看脚,往上她太低了不好看,看不到。

  嗯……估计没有。

  然后心思又开始散漫开来,想着如果自已偷溜了去参军,像什么花木兰、秦良玉、沈夫人那样会不会更有出路一些?

  历史上不少军事名人都是草根出生靠军功上位出人头地的呢。

  官兵们终于都从她们面前走完,离了有些远李婆婆松开了拽着安宁的手大口喘着气。

  手上忽的一松,安宁才从胡思乱想中醒来。

  对于自己的疯狂想法感到震惊。

  她是哪来的自信觉得自己不会一上去就炮灰?

  还出人头地?

  她今天可能没睡醒吧……一会车上好好睡一觉……

  李婆婆拽着两小姑娘上马车,车夫站在马旁边一边安抚马一边有点颤颤巍巍地在它身侧挂着的袋子里掏他的烟斗。

  没灭掉的烟把牛皮袋子都烧出了一个洞来,烟斗从洞里露出小半个头,卡住了。

  他费了好大劲才弄出来,靠着马身吐出了个带着惊魂未定的烟圈,跟坐在马车外头的李婆婆两个人扯起闲话来。

  车厢里阿燕扯着安宁问她去了哪了做什么官兵好凶……

  安宁不是很想搭理她,有一句没一句了地随意附和着。

  她的重心在外面的马车夫和李婆婆说的话里。

  听他们说,里边山里有个土匪窝,挺大的,官爷打了几年没打下来,还折了不少人。

  双方一直僵持着,时不时没什么大事儿的时候还能太平太平。

  这次不知道土匪们又做了什么,这回拨的兵可不少,肯定是要有大动作了。

  他们都把声音压低了说话,好像那班军爷随时会杀回来似的,

  好在安宁耳力不错,听得一字不落。

  而坐在一旁的阿燕却什么都没听到,还跟安宁嘟嘟囔囔问说李婆婆怎么还不进来。

  等马车慢慢开始走起来,摇摇晃晃地,阿燕的说话声也开始慢慢微弱下去,头9也开始往安宁这儿偏。

  大概是兴奋过了,还吐了一场,又紧张过激动过,这小孩子心性终于累了,在像摇篮一样的马车里靠在安宁肩上,睡着了。

  没有了叽叽喳喳地阿燕,安宁本就更喜静一些,或者说对跟老婆婆闲扯家常什么的,安宁毫无兴趣。

  府里的需要注意的李婆婆之前也已经讲过了。

  马车里也就开始安静起来,一安静,在这晃晃荡荡的又有点幽暗的环境里,困意便一阵一阵袭来,安宁也不愿坚持,很心甘情愿地投入了与庄周的棋局里。

  安宁下马车的时候首先看到的不是驿站里几近人满为患的客栈,而是天边晚霞。

  太阳还没下山,附近的地形也一片平坦,山都在远处,像水墨画一样,都是灰黑色高低起伏的轮廓。

  太阳躲在云后面,印得整个西边的天空都是金红的颜色,不,是整个世界。

  虽然没有海,但安宁还是想起来了海阔天空。

  清溪村四面都是山,就没能有这样让人豁然开朗的景象。

  李婆婆带着两孩子先去问小二留了两间房,之后才找了张桌子坐下来点了菜。

  “好嘞,几位客官稍等片刻。”小二一甩肩上的由白色变成白灰色的布跟厨房点菜去了。

  菜还没那么快上,李婆婆在和车夫嘀嘀咕咕说话,阿燕刚醒,似乎魂还没回来,愣愣的。

  安宁也没想去叫醒她,就开始东张西望起来,四面八方夹杂着各种口音的话语也在耳朵里清晰起来。

  “你们看见今儿个中午从这儿过的官兵没?那家伙,好大阵仗。”

  安宁微微一愣。

  中午?官兵?

  “嘿,外地来的?这你就不知道了吧,里边有个山头里有窝土匪帮子,那是剿匪去了呢,阵仗能不大吗?”有人科普起来。

  “剿匪?”

  “那可不,这窝土匪也厉害的很,官匪两帮打了几回,谁也奈何不了谁。”

  “哎哎,你可孤陋寡闻了,我听说儿啊,这回可不是剿匪。”有人插话到

  “不是剿匪是什么?!”科普的人面子有点挂不住。

  “嘿嘿,我听说啊,圣上下旨和亲的三公主,丢了。”

  “丢了???!”

  客栈里开始炸开了锅,有些不知道什么三公主和亲的开始问,边上就又有人细细讲起来,一时之间满客栈“三公主”。

  “呵,这回其实也还就是去剿匪去了,只是原因不太一样。”

  “什么什么?难道是那帮土匪把公主掳走了?”

  “三公主,死啦。”

  “死啦?!!”

  “对,就是那帮土匪给杀得,你们等着,后头还会有更大阵仗过来。大批的军队。”

  “我三舅表哥就是军队记得人……他给我说的balabala……”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