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祸国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心有不甘(下)

祸国册 忘言是只喵 2149 2019.03.11 21:30

  牛车走走停停地,再慢也终行驶出了清溪村。

  沿着清溪旁的村路,摇摇晃晃地走着。

  牛车上除了几条矮凳子,还有一堆干枯的稻草,堆在一起堆出了个小床的样式。

  没有人再来打扰,显得安静和沉默,摇摇晃晃地又晃起了安宁的瞌睡,安岳晟便让安宁到稻草堆上睡会儿。

  安宁看着枯黄的稻草……内心是极度嫌弃的。

  谁知道里面有没什么乱七八糟的虫子?而且,一看就知道这个稻草堆是李诚平常躺的。一股汗臭味。

  虽然嫌弃,可她也没法说什么,

  李诚对她向来不错,她嫌弃他说不过去,起码,表面上不能嫌弃他。

  只能咬牙忍忍了。

  要么忍着不困不打瞌睡,要么忍着汗臭味躺倒粗糙的稻草堆上。

  安宁选择后者,因为,坐着打瞌睡实在太难受了,况且谁都看得出来,她困得不行,现在的清醒都是强撑出来的,她不过去的话,难免李诚多想。

  安岳晟看着自家小女儿坐在小矮凳上强撑着困意犹豫不决,心念一转,便知道她是在犹豫些什么。

  女孩子嘛,总是更爱干净的,又还要顾及李诚情面。

  安岳晟略一思量,便毫不犹豫地脱下身上大袖的外衫,抖了抖,平铺瘫开在稻草堆上。

  安岳晟今天穿了一身天青色的窄袖长直裰,丝涤束腰。平日里穿着方便农耕的短打也透着一股文人秀气的男人,现在这会儿一身标准的儒生打扮更是显得儒雅俊秀。

  赶集嘛,总要穿的体面些。

  而安宁则是穿了身淡粉色系的窄袖褙子,灵动温婉,腰肢纤细,亭亭玉立。

  像牛车方才经过的那片荷塘里“小荷才露尖尖角”的初荷。

  李诚赶着牛车一路摇摇晃晃,在黄泥土的道路上留下两条深深的车辙,安宁就着安岳晟脱下的外衫而卧,觉得就像躺在摇篮里一样,阳光微醺,醺的人困意沉沉,安宁打了个哈欠,缩了缩身子,闭上眼,渐渐入睡。

  清溪村算是比较偏远的村子,里镇上有着不短的距离,当他们一行三人,赶着牛拉的车轱辘,到镇上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隔着三里地,也能闻到空气里飘着的,从各个酒家,饭馆,茶楼,小店里升腾起的食物香味。

  安宁就是这么被饿醒的。

  李诚把牛车赶到设在镇子外的一个托放各种车马的地方,安顿下。然后三个人步行进镇。

  先找了个小面摊随便对付对付,垫垫肚子。

  吃完结账,各走各的。并约定好太阳落山的时候再回到这个小面摊回合,然后回家。

  付账的时候,李诚和安岳晟还争执了好一会,一个说“您是长辈,又是村里启蒙先生,我应当孝敬您的。”一个又说:“你既然知道我是长辈。我这个做长辈的,岂能占你晚辈的便宜。”安岳晟一时犯倔,差点连“之乎者也”都给李诚搬出来。

  争执之声一时略大,引得旁边食客纷纷笑了起来。

  安宁一个人坐在桌边臊的捂脸,内心是各种“生无可恋.jbg”和“脸上笑嘻嘻,心里妈卖批.jbg”并觉得自己此时需要一个地缝。

  填饱了肚子,安岳晟又带着安宁去裁衣服。

  一路游游荡荡,虽然已是正午,但大街上的人流还是依然摩肩擦踵。各种叫卖声和讨价还价此起彼伏,形成一曲交响。各种食物香味和汗味脂粉味在空气里发酵,扩散,各种梳着发髻身着或华丽或素净或端庄或清新或淡雅的衣裙的少女和贵妇们身姿婀娜。

  总之。

  镇上的集市是安宁从未见过的繁华。

  如今的安宁虽然甚至见过比这更繁华的,但那时候的繁华似乎总觉得比不上这里有味。

  钢筋水泥的大都市总是冷了些。

  安岳晟带着安宁在集市里东绕西绕,把别人托他们买的东西都给买了,然后又跑回小面摊托摊主帮忙照看。

  总不能带着这一大摞东西跑到裁衣店去。

  到了店里才发现居然集日出来做衣服的人还不少,好在店面够大,不至于人挤人,甚至还备好了有小桌子。桌上有点心有茶水。等待的时间到是不难熬。

  安宁选了几匹颜色清新的浅色布料,量了尺寸,定了形制,约好下个集日再来取成衣。

  从裁衣店里出来,日头已经微微西斜,泛着微红的光。

  “糖葫芦,买糖葫芦咯,买一串送一串买完收工回家咯~”

  或许是因为天快黑了,街上人流已经比之前少了很多,虽然不至于萧条,但很多商贩都已经开始做收摊回家的准备。

  “宁宁想吃糖葫芦吗?”安岳晟低头温柔地问。

  安宁一愣,随即重重地点头:“嗯嗯!”

  她在地球的父亲……从来没对她那么温柔过……

  “哎,卖糖葫芦的大哥,这糖葫芦怎么买啊?”

  “三文钱一串!老板,来几串呗?都是自家种的山楂,今早刚采下来做的,新鲜着呢。你看这一颗颗9又大又圆的,甜着呢!”

  安宁扯扯安岳晟的袖子:“爹,我们多买点吧,你也吃,还要带回去给娘吃。”

  “好,多买点。”安岳晟温柔地说道。又转头像商贩:“那……买个五串吧?给我包起来。”

  “老板,您看,我这就剩那么不到十串,要不,您都买了吧?”

  “行,那就都包……”

  “且慢!”

  三人巫神寻声看去,一个穿着浅草绿色对襟齐腰的妙龄少女向他们走来,身后不远处停着一抬软轿。

  软轿的小窗被一只涂着丹蔻的纤纤玉手掀起一角,露出一张妆容精致的少女的脸,隐隐可见她头上插着的各种金玉宝钗,身上穿的衣物也是织金绣银。

  连那个先走来的人身上穿着的也是上好的绫罗锦缎,头上戴着玉做的花钗。

  安宁不由得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因为常做农活,与土地打交道,指甲缝里是洗不干净的泥沙污垢,手心里是粗活做多了磨起的老茧,身上的衣服是没有绣花的粗布麻衣,头发随随便便扎了个双丫髻,装饰的只是两条浅粉的发带。

  她忍不住握了握拳。

  “这些糖葫芦我家小姐要了。双倍价钱。”

  小商贩一个劲地点头说是,拿出油纸袋把所有糖葫芦都装了进去。

  安岳晟牵紧了安宁的手就准备走。

  “小村姑。”安宁不明所以地回头,迎面被丢了一串糖葫芦,下意识的接住,再抬眼,正看到那少女唇边一抹轻蔑的笑意。

  

举报

作者感言

忘言是只喵

忘言是只喵

求票票~

2019-03-11 21:3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