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祸国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这深宅大院

祸国册 忘言是只喵 2008 2019.07.08 21:30

  三天时光眨眼而过,转瞬即逝,阿燕还没等到屋前花盆里那颗蝶蛹挣脱束缚,就或许再不会有那闲情逸致去等一只虫子变成蝴蝶了。

  但当她替自己细心地绾起向静嬷嬷新学的发髻,换上那身早就备好的齐胸衫裙,戴上那只轻轻摇晃就会像要飞起来的镂空蝴蝶金簪。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聘聘婷婷,裙袂飘飘,衣带轻灵。她心情突然变好了起来。

  虽然没能看到花盆里那只蝶蛹化蝶。

  但她亲手将自己化茧成蝶。

  素丽的小脸微微扬了起来,对自己感到很满意。

  她提起裙摆转了一圈,笑盈盈地看着安宁,眼里亮得发光:“宁宁宁宁你看!”

  安宁轻笑起来,走过去,拿起梳妆桌上上妆用的细毛笔,沾了唇脂小心地点在阿燕唇上。

  “很好看,这样,就更好看了。”

  “真的吗!?”

  “真的,呐,你自己看看。”安宁把桌上的铜镜递给她。

  阿燕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里瞬间惊艳。突然傻兮兮地转头问安宁:“这,这,真的是我吗?”

  “是,是你。”

  安宁笑的开怀,心想阿燕若是见过现代的化妆品和化妆术,会不会直接疯掉?

  从五更鼓响(现代时间:4:45左右)开始,阿燕就急急地从床上爬起来,眼睛还没睁开,洗了好几遍冷水脸,才清醒过来,

  可到现在天已大亮,明媚的晨光从窗子透了进来,阿燕却才将将整理好了衣容,还没出门。

  阿燕对着镜子捧着脸犯自己的花痴,最后又整理了一遍群头的系带,把两边的兔耳结打紧。

  又从阿燕手里抢过背面刻着简单鱼纹的铜镜:“走啦,你看,天都这么亮了,若是再不走可就要赶不上卯时了。”

  静嬷嬷让她们今天卯时到“契阔”去给夫人请安。

  契阔院里会有管事嬷嬷教她们该做什么事。

  安宁和阿燕一进院子,就有人笑着带她们进了夫人的内院,李婆婆从夫人房里迎了出来,带着她们进去。

  夫人看起来是刚起,脸上还带着刚洗过的湿意,头发也还披散着,眼睛9微眯着,看到旁边小间里奶娘抱了孩子出来才打起精神,眼里起了些笑意。

  “糯糯,糯糯,呵呵呵,我的小心肝,睡得正香呢。”

  “喂过了吗?早些时候还未起就似乎听见孩子声音了。正困倦着,就没起。”吴夫人逗过了小团子,又和颜悦色地转过头问奶娘。

  “回夫人话,喂过了,小小姐是喂过了才又睡下的。”

  “那就好,把孩子抱回去吧,让她好好睡着。”奶娘走前亲了亲小团子的脸蛋。

  待要唤她身边贴身伺候的丫鬟红渠过来给她梳妆,抬眼却看到跟着李婆婆一块杵在门口的三个人。

  “宁儿,燕儿,这么早就过来啦,来,过来,走近些瞧瞧。”

  “是。”两人细细地异口同声回话。

  “李嬷嬷,你看看,前些天看着这两小丫头我便觉得她们颇有灵气,如今这稍微一打扮,换上这身衣裳,可真真是灵动的很。”

  夫人慈爱地拉起安宁的手:“尤其是宁儿,可真是好看,以后啊,定是个美人儿。”

  “宁儿多谢多谢夫人夸赞,宁儿听说,夫人的大小姐和三小姐才是好看得像天仙下凡呢。宁儿不过借着夫人这身赏赐才能入眼几分。”安宁微红着脸,语气轻柔又恭敬,还特意带了几分艳羡。

  吴夫人被安宁的话逗得大笑起来:“宁儿一张小嘴,可真甜。”

  “宁儿这是肺腑之言。”

  吴夫人笑的越发慈爱,又慰问了两人几句住的是否还习惯之类的话,才让李婆婆带她们进了先前奶娘进出的那间小间,让她们跟着奶娘先学学,熟悉熟悉。

  小小姐还未醒,奶娘拿了小小姐身上换下的尿布和汗巾小衣服,收到一个小篮子里去,让阿燕提到洗衣院。

  给了安宁一方抹布,让安宁打扫屋子。

  奶娘拿着一个小篮子在鼓捣不知什么针针线线的。

  “吴雪姑姑,小糯儿可醒了吗”

  突然有人掀开门帘走了进来,满室阳光微微跳动。

  安宁循声看去,那人已经走到床边,身形修长。

  安宁心底一跳,突然想起前些天阿燕同她提起这个人时脸上不自然的微红。

  “回少爷话,小主子卯时前过一次,吃了奶又睡下了。”

  “卯时?怎么会那么早醒?”张循捏捏小侄女肉乎乎的小脸,小团子不满似的,在睡梦里还摇了摇头,小短手挥了挥。

  安宁用抹布擦着墙角的花盆,边看着床边,不过一句简单的问话,她却看到被张循称作“吴雪姑姑”的奶娘手指紧了紧,收拾针线的手,有那么几秒慌张。

  安宁想起来时听见过奶娘回夫人的话。

  这里面难道还有什么隐情吗?

  “这……大概是昨晚睡得早了些……”

  张循欺负睡着的小侄女欺负上瘾了,也不知有没有注意到,或者还是不动声色。

  但安宁注意到了,奶娘回话的时候小心翼翼地,指尖都泛白了,很紧张的样子。

  张循突然亲了小团子一口,脸上挂着一看就浪荡的笑:“既然小糯儿在睡觉,那我先出去玩儿去了。小糯儿,小糯儿,舅舅走啦,你好好睡哦。”

  听见这话奶娘松了口气。

  好在少爷没再继续问下去。

  “吴雪姑姑好好照顾小糯儿。”张循顺着大跨步地走了,掀开门帘却被一阵柔软扑了满怀,踉跄了下,有些懵。

  “啊!嘶——痛痛痛,我的屁股,好痛。”

  安宁在里面一听,觉得声音有些熟悉,立马扔了抹布冲出去。

  “阿燕!怎么了?怎么会摔在地上?”

  阿燕一看见安宁的身影就抬起头,楚楚可怜地看着安宁:“宁宁~痛——QAQ”

  “怎么会,摔哪了?哪疼?”安宁心疼地小心扶她起来。

  阿燕小声地嘤嘤嘤“屁股疼……”

  “咳……怎么摔了?”

  有人小小地咳了两声:“都怪小生,不曾看见姑娘过来便掀了门帘要出去,才与姑娘撞了个满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