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祸国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青竹有声

祸国册 忘言是只喵 2008 2019.03.29 21:30

  远远传来的笛声悠扬悦耳,安宁隐约还能闻到青竹的味道。

  她一直挺喜欢竹子味的。

  尤其是下过雨之后的竹林,竹子的清香带着点雨的潮湿和宁静悠远。

  走着走着,她抬头就能看见楼阁后面露出点青绿色的竹林,心情都轻松起来不少。

  笛声也清晰起来,宛转悠扬,高音激昂低音缠绵。

  安宁有点手痒。

  虽然她曾学的是钢琴而不是笛子等古典乐器。

  甚至因为很多原因,她其实一点也不喜欢钢琴,也不怎么喜欢音乐。

  但这笛声她却听的愉悦。

  想看自己的指尖在黑白琴键上飞舞跳跃,来应和这笛声。

  大概是环境陌生,阿燕有些露怯,一路上都安安静静的。

  一点也没影响到安宁听曲。

  “这是五少爷。”李婆婆好像是发现了安宁听笛声入迷,低声的跟她,或者她们说着。

  “五,五少爷?”阿燕也压低着声音伸出手掌比了比,大概是对于五这个数字有点惊讶。

  “对,是知府大人第五个儿子,却是知府的嫡长子,他前面几个哥哥都是庶出。”李婆婆说。

  “知府只他一个嫡子吗?”安宁轻声问,耳边是逐渐远去的笛声。

  “他还有个嫡姐,一个嫡妹。我先前所说地小小姐,便是他嫡姐的女儿,他亲侄女。”李婆婆听了话音,过了个转角,几个端着吃食的丫鬟迎面而来,给李婆婆行礼问好,让道,几人擦肩而过。

  阿燕羡慕地看着她们被风微微吹动的飘逸裙摆,裙边绣着一圈竹叶。

  等到走的离她们远了,李婆婆看了看左右无人,才说道:“你们得离那位五少爷远点,他是嫡长子,又是就这么一个,被知府大人和夫人惯得不成样子。”许是背后说人闲话碎语总有些虚心,李婆婆一直东顾西盼的。

  还险些被路边石子绊个跟头,安宁眼疾手快扶了一把,李婆婆连夸了几声“好孩子。”

  又定了定心,决定多说几句。

  “可别看他长得文质彬彬一副衣冠楚楚的书生样子,往日里却最是喜欢寻花问柳,若是府里寻不见人,夫人打发家丁到那些个青楼里去找,八成就在那了。”

  “那知府大人不管他吗?”阿燕问。

  “管他?知府大人对他宝贝着呢。连他最新纳的小妾生的那个老来子八少爷都没那么宝贝的。”她又叹了口气,清清嗓子接着说道,

  “其实这大户人家里就这样,庶出的永远比不上嫡出的。同样是子女,庶出却上不得族谱,什么大事也没庶出什么份。知府这儿其实倒是还好些了,换个更严格些的大家族,庶出比下人地位也就高处那么一点点。”李婆婆伸食指和大拇指比了道小小的缝隙。

  李婆婆一路跟她们唠叨起深宅大院里的肮脏事来,碰见来人就停嘴,人走了又接着说,一路说到管事的源长院外。

  嘱咐了她们一遍要谨言慎行,知礼数,也别太紧张,看着她们抬头挺胸拿出了落落大方的样子来,才带着他们进去。

  阿燕落后在安宁后面,装出的落落大方过了头,手还偷偷捏的衣角,出了细汗。

  安宁却是一点都不怯场,得体大方,隐隐地还显出点淡然出尘的气质来。

  儒雅的书卷气里带着难以言说的自信高雅,举手投足,哪怕着粗布麻衣,身份低微,也透着不一般的韵味。

  管家张恒知还用着带了赞赏的眼光打量她好几眼,竟然还有种这样的姑娘来这做个丫鬟实在屈才的感觉。

  但他什么也没说。

  这与他无关。

  可惜归可惜,又不是他家姑娘,用不着他操心,也操心不了那么多,今天要做的账还没做完呢。

  但这个名为宁儿的姑娘,终究在他心里留下了不差的印象。

  出了源长院,阿燕长长地出了口气,安宁听着,觉得阿燕若再待在里面怕是会憋死。

  “呼……终于出来了,宁宁宁宁,我跟你讲,可差点把我给闷死了。”阿燕凑在安宁身边小声说着。

  安宁听了笑起来,小声提醒她注意形象,然后自己也忍不住长长出了口气。

  阿燕便也笑了起来。

  李婆婆看着她们闹,脸上9也都是笑意。

  回去路上又路过那片青青的竹林,只是没有了悦耳的笛声,安宁有点点失落。

  她似乎还挺想认识认识那位五少爷的。

  三人成虎,安宁对传言向来最多只信三分,便总觉的或许那位少爷并不是李婆婆所说地那个样子。

  李婆婆看见那片竹林,也想起来时说的话,看了看左右无人,就对安宁和阿燕嘱咐几句。

  “婆婆来时说的那些话,也就是你们我才说几句,你们埋在肚子里,藏在心里,记着就行了,可别说出来。可记住了。”

  “嗯。记住了。”安宁和阿燕齐声点头说着。

  “还有啊,往后若是在府里碰见五少爷,能躲便躲着点,躲不了也莫要与他过多交谈。”

  “他时常在府里对丫鬟们毛手毛脚的,若是受了欺负,便来告诉婆婆。”李婆婆说着,叹了口气。

  “只是,告诉婆婆,婆婆也没什么办法能为你们出什么气,他是主子。是知府嫡子,婆婆只能送你们回去。”

  “所以,千万要躲着点。我答应了你们爹娘要好好照顾你们的。”

  阿燕听得有些害怕,身子抖了抖忙答应了李婆婆。

  安宁虽然心里不以为意,但面上做的也到位,情真意切地应了。

  “你们方才在说躲着谁?”

  安宁只忽觉一阵清风略过,前面小路旁的一棵青竹下就倚靠了一个人。

  一个男人。

  着一身青色上襦下裳,墨青色的长发用一条与衣服同色系的发带一丝不苟的束起。

  裙摆袖口都绣着枝叶相缠的青竹。

  环抱在胸前的手里还拿着系了渐变青色流苏的竹笛。

  竹笛制作看起来有点粗糙,安宁想。这或许是他自己随手做的。

  只是这样粗糙的竹笛竟然能吹出那样好听,悦耳的曲子来。

  “你们刚才……在说躲着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