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祸国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醒转

祸国册 忘言是只喵 2064 2019.03.08 21:30

  清溪村之所以叫清溪村,是因为这个村子里有一条难得的清澈见底的小溪,蜿蜒地贯穿整个村子而过。

  说是小溪,其实却也不小。

  溪宽八尺有余,常年有清澈的溪水潺潺流过,即使寒冬腊月9也不结冰霜。

  反倒水温冬暖夏凉,甚是宜人。

  清溪村村民依水而居,农耕劳作,日常起居,除了自家打的水井,大多用的都是清溪里的水。

  有人还戏言道,清溪里的水是神仙水,可延年益寿,美容固颜。

  清溪的桥原只是不知哪个先人搭了几根粗粗的树干,勉强过人,反正溪水深也深不到哪去。

  水边,尤其是这桥附近,那是几乎一天到晚都有人,纵然有个什么意外,也能及时发现。

  这桥也就这么简陋地随随便便将就了好几个几十年。

  可凡事总有些例外。

  三天前村里有个小姑娘雨天过桥,,滑了一跤,跌进溪里,恰巧雨天里出门的人少,差点没救回来。

  就是现在。人也还在床上躺着没醒呢。

  于是村子里人一合计,不能再将就下去了,得修桥,修个真正的桥。

  村里头可那么多小孩子呢,谁也不能保证一天十二个时辰能有人在那守着。

  于是清溪的桥风风火火地,不等雨停便开始造了起来。

  加班加点地,三天完工。

  可直到这造新桥这么大的事儿都完了,安家那个落水的小姑娘却还没醒。

  请了几回大夫,连镇上的大夫都有人替他们家去请了回来,可也依旧未醒,大夫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只道其身体无碍,许是……睡够了便醒。

  几个大夫连诊金也没敢要,摇着头自叹学艺不精就走了。

  徒留安家二老坐在床边抹泪。

  等安宁悠悠醒转的时候,已经是落水后的第五天。

  安家婶子遵着镇上大夫的医嘱,每天给安宁房里开窗透透气。

  窗棂支起,人一走,便有小麻雀叽叽喳喳地跳在窗沿上歇脚。

  初晨里阳光清冷,叽叽喳喳的鸟鸣声清脆,还有雨后天晴的清新味道,是安宁对这个世界的最初印象。

  即使过了很久很久,她也总会记得这么一个清冷平淡安宁的早晨。

  安宁缓缓睁眼,慢慢动了动四肢,又换了换表情,眨了眨眼,适应对身体的控制。

  好确定这次自己是真的活过来了。

  其实这五天里,她的意识是醒着的,她知道周围发生的一切,只是做不出反应,也睁不开眼看,只能听着。

  听的她难受。

  可只有她知道,他们哭的那个安宁已经死了。死在那桥下,那溪水里。

  而她,不过是漂泊世间的孤魂,飘过悠悠岁月和时光,穿过空间的屏障,莫名其妙的抢夺了她的躯体。

  借尸还魂。

  安宁支起手臂慢慢坐起,忽然的动作惊飞了窗棂上叽叽喳喳地麻雀。

  她靠在床关上微微喘着气,躺了五天的身子太过虚弱,方才差点力气不够又摔回去。

  安宁喘着气抬眼打量这个自己躺了五天的房间。

  房间不大,朴素得简陋,但却干净明亮。

  窗子边下一张木桌,桌上宣纸笔墨整整齐齐,还放着一个白瓷素胚的小花瓶,瓶里插扦着几枝桃花,许是放的久了没换,花瓣枯黄。

  床头边一张小矮桌,放着铜镜和一个小盒子,盒盖半开,露出木柄的梳子,系着粉色的流苏。

  床尾处贴着墙角还放着一个刷着红漆的木衣柜。

  两张桌子,一张床,一个衣柜,除此之外这个房间别无他物。

  窗户用一根木棍支起,清晨的凉风夹杂着村头那颗老槐树的槐花香气吹来,清新醉人。

  安宁歇了会,隐隐闻到从厨房飘来的饭菜香气,饿了。

  这具被喂了五天米汤的身子太过虚弱,感觉到饿后不一会就手脚发软,眼前也花了起来。

  安宁深吸一口气,闭眼捋了捋原主的记忆,掀开被子翻身下床,忍着不适向厨房走去。

  房门有点笨重,安宁开了好一会,门轴有点年久生锈,一打开发出的“吱呀……”一声在清晨里显得突兀和清晰。

  厨房里忙活着的人一惊,丢了锅铲出来,看见正开门的安宁,忍不住又抹起了眼泪,一边向她跑去。

  “宁宁,你可算是醒了,你可把娘吓死了。”

  安宁被她的突然出现吓了一跳,但还是很快稳住了,抱住跑过来的妇人轻声安慰。

  “娘,宁宁没事,你别哭了,宁宁心疼。”

  “好,好,没事就好,娘不哭,娘这是,你爹常说的那个,喜极而泣,对,喜极而泣。”杜翠娘擦着眼泪。

  原主的爹是个读书人,早年参加过几回科举,却只得了个秀才,只得断了为民请命的官爷梦,回家山村里做起了启蒙先生。平日里下了学也照做农活,还算半个农人。

  杜翠娘止住了眼泪,想起自家乖女儿五天没好好吃过一顿饭,心疼的眼泪差点又掉出来,忙拽着人往厅堂去,让她坐八仙桌旁好好等着。

  又赶进厨房端了盘蒸得软乎乎的包子出来给安宁垫肚子,说是安宁刚醒,必须得补补,她多做几个菜,让她多等会。

  安宁想要帮忙,却被赶了回去,那张慈爱的脸凶起来,看的安宁心里暖暖的,又有点悲凉,还有点酸。

  如果她是真的“宁宁那该多好啊……”

  可她不是。她是雀占鸠巢的流浪孤魂。

  她真正的父母远在另一个世界,他们在安宁幼时离异,又各自成家,她的母亲也从不会擦着眼泪对她说“你没事就好。”

  安宁抬手擦了擦在眼眶里打转的泪花。

  那个世界的自己应该死了吧……

  被泼了那么多硫酸,想来不死也难活。

  而且,她不是在这里吗。

  “宁宁?”

  “哎呦,宁丫头你可终于醒了!”

  正出着神的安宁被吓了一跳,往门口进来那两个人看去,认出打头的是原主,也就是自己现在的爹,便乖乖巧巧的喊了一声。

  后一个安宁翻了好一会原主的记忆才想起来是谁,正要喊,人已经围着她转了起来,还捏了捏她脸,

  “厨婆婆,我已经没事啦。”

  安宁笑着,还眼尖地看到她爹安岳晟抹眼睛。心里刚才起的那些悲凉都被丝丝暖意驱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