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祸国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碧水湖边

祸国册 忘言是只喵 2245 2019.07.07 14:02

  阿燕一路带着又又双叒叕迷路了的安宁走回秋平院。

  在院门前看着回看路试图努力记住的安宁,一脸无奈。

  “哎呀,走啦,明儿几天我在带你多走走,多走走就识路啦,不着急嘛。”阿燕一只手放在胸前,轻轻感受着怀里揣着的蝴蝶簪子的存在,一只手拉着安宁进了秋平院。

  一进房间,阿燕就“嘭”地一声把门关上,靠着门就掏出怀里金灿灿的簪子,笑的合不拢嘴。

  这回轮到安宁抿着唇无奈地摇头轻笑。

  却也不喊她,只自顾自地打开先前从源长院领回来的被褥选了一张床开始铺床。

  阿燕却不打算放过她。

  “宁宁宁宁,你看,要怎么戴才好看,你帮我戴上。”阿燕拿着簪子就要来扑安宁,安宁深知她脾性,闪身躲过。

  阿燕便顺势坐安宁正铺着的床上,压住了还未撑开的被子,抬眼,一双亮晶晶的眸子看着安宁,还把簪子举起到安宁面前。

  安宁躲不过,只好从她手机接过簪子,看了眼她娘替她梳的双丫髻,随便一插。

  反正这么个发型,怎么都不配这个簪子,随意哄哄她便好。

  阿燕感受着头上多出的一点点分量果然不管到底合不合适,开心地摇头晃脑,流苏随着她的动作清脆作响,叮叮当当,阿燕听的开心极了。

  觉得果然不负此行。

  扯着安宁袖子站起,“吧唧”一声亲在安宁脸上,安宁立马故作嫌弃地拍开她,还抬起手用袖子狠狠地擦着脸。

  跺了跺脚,灵机一动,安宁眼底划过狡黠,被子紧紧抓在手吉哥哥。突然一扬手,把阿燕笼在被子里。

  阿燕突然被一片黑暗笼罩,当即尖叫起来,等反应过来时安宁时已经被她裹着被子压在床上动弹不得。

  安宁还不依不饶地扑上去挠她痒痒,阿燕笑着直讨饶,却找着机会翻身而上报复地挠安宁痒痒。

  屋子里妙龄青涩的少女们胡闹地乱作一团,银铃似的欢笑惊起屋前花盆里沾了满身花粉的蝴蝶。,

  两只三只地,围着娇艳欲滴的话跳起舞来。

  阳光透过院里的大树枝丫,斑斑驳驳地倾泻而下,光柱里微尘浮动。

  一缕浅浅的蓝色微光隐藏其中,随着微尘起起伏伏,像微风吹过那条隔了久远的清溪。

  荡漾,沉浮。

  翌日阿燕难得地起了个大早,因为夫人发了话,还不用作事,便还有时间坐在屋子里的梳妆台前,为了那只金钗不胜其烦地折腾自己的头发。

  却怎么都不满意。

  倒也真的是难为她了,生长于乡间,自幼梳过最好看的发型就是双丫髻。

  可昨晚安宁如实告诉她了,这镂空蝴蝶金簪子不适合双丫髻。

  看着镜子里怎么也弄不好的发型,阿燕气鼓鼓地用力揪了把自己的头发。

  气妥。

  此时安宁还未醒。

  微皱的眉头,满脸的薄汗,纤细的发丝被汗水打湿,黏黏腻腻地贴在红润的两颊,身子侧卧这,蜷缩在一起。

  安宁看起来是在做梦,还不是什么好梦。

  浑身都写满着不安。

  恶魔尖利地叫嚣着,一杯又一杯明明透明却散发乌黑的液体迎面而来。

  “安宁!你不是很能耐吗?哈哈哈哈哈你看看,还有谁能来救你。”

  那个个光鲜亮丽的女孩,衣裙华贵,妆容精致,喷着好闻的香水。

  却在她濒临涣散的眼里,慢慢地,慢慢地,扭曲成恶鬼的模样。

  又像是蛇蝎,吐着猩红的信子。

  好痛……

  好冷……

  我是不是会死……

  “宁宁!宁宁!快醒醒……”

  “宁宁……”

  安宁虚弱地缓缓睁开眼,放大的娇颜满脸满眼都是担心,看见她醒来便很是欣喜的样子。

  “宁宁……你怎么啦,做噩梦了吗?”阿燕轻声问。

  “……嗯。”安宁坐了起来,回想梦里的狰狞,心里像是堵着一口气,怎么也吐不出来。

  沉甸甸的。

  “宁宁我们一会出去走走吧,我们熟悉熟悉府里的路。”

  “好啊。”安宁故作轻松。

  阿燕让安宁给她梳适合蝴蝶簪子的发髻,可安宁也不会。

  阿燕想穿府里发的新衣服出去,被安宁劝住了。

  最后两个人轻轻松松地,打扮的和往常一样出了房门。

  一路跟着阿燕瞎走,听她像昨天那个嬷嬷一样认认真真介绍沿途风景,让她记路。

  看着满目新鲜,安宁慢慢把那股怎么也散不了的气放进了心底。

  欣赏这豪华的古代官员府邸,

  古色古香的建筑,精妙设计的亭台楼阁。

  不禁感叹古人的智慧不简单。

  “宁宁,宁宁,你看这里!”

  安宁顺着阿燕所指看过去,只见是建在离湖不远的一排茅厕,被假山和有一人高的芦苇虚虚地遮挡着。

  虽然还未走近,但安宁仿佛已经闻到了那股味道,还有……

  ……隐隐随来的记忆。

  安宁赶紧晃了晃头不再去想,只刻意黑着脸看阿燕“茅厕有什么好看的!”

  “是……是没什么好看的嘛,那你也不要这么凶嘛,我是跟你说,这边呀,就是我们下人用的茅厕。”

  安宁脸更黑了。

  正想快步走开。却突然听见远远传来几声异响。

  “阿燕……你听,这是什么声音?”

  “嗯?有什么声音吗?”阿燕愣了愣,一脸疑惑。

  “嘘,细细听听。”安宁小声说。

  远远地,声音不太真切,安宁循声看向茅厕旁边的芦苇从里。

  微风吹过,芦苇轻轻晃荡,看了好一会,也没看见什么。

  连声音也渐渐低下去,快要听不见了。

  “啊!”阿燕突然小声叫了起来“我知道了!这是铁楸铲土的声音呀!”

  安宁不明所以,却突然有点恐慌起来,觉得有些不太妙。

  忙伸手捂住阿燕的嘴,拉起她手抬脚就想走。

  余光却有什么隐隐一晃。

  安宁猛的回头看过去,终于看见那片芦苇里像是有什么人的身影。

  安宁却不想再看真切了,直觉告诉她要快点离开才好。

  她有些心慌。

  鬼知道那边是不是在坐什么毁尸灭迹的事。

  想着,她又觉得这个想法有点荒诞。

  拉着阿燕走的步伐也慢了下来。

  阿燕终于能好好喘口气问她“宁宁,怎么了呀?”

  安宁也有些气喘吁吁“没事了。”她看着阿燕,有点郑重其事,“阿燕,刚才的事我们忘了吧。”

  “你到底看到了什么?”阿燕问她。

  “没有,我什么都没看到,但是……就是有点心慌。”

  安宁皱着眉,阿燕却突然笑了,

  “噗嗤,我看你是不是自己吓自己啦?没事的,别怕啦,放宽心。”

  “嗯……”

  阿燕继续带着安宁四处游走,完全没把刚才的小小插曲放在心上。

  安宁受她影响,也渐渐放开了刚才的心慌,游玩了起来,像是逛公园一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