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祸国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茫茫前路不知处

祸国册 忘言是只喵 2143 2019.03.23 21:30

  村口的槐树许是临近花期结束,纷纷扬扬的淡月白色花瓣落了满地,轻轻一阵风吹起,就是一阵迷离的花瓣雨。

  五天前曾压着这条土路而来的马车又慢慢行驶了进来。

  深色的车辙在铺满花多少钱瓣的地面上印出一条深深的车辙,长长的,远远从来处延伸。

  马车行驶而过带起的微风惹得花瓣纷扬,满天的花瓣像是许多小蝴蝶翩翩自舞。

  所谓唯美。大抵如此。

  这次马车没再往里面,悠悠闲闲地,停在了槐树下的桌椅边。

  安宁和另一个小姑娘正坐在矮凳上,讨论自己未曾见过,即将去见过的。对她们而言还很陌生,像是传说一样的知府大人,以及他的府邸。

  马车夫见了她们,吹了声呼哨,:“李老太太说来接的就你们两吗?”

  两个小丫头愣了愣。阿燕轻轻在后面怯怯的推了推安宁。

  “是的,您是李婆婆请来的吗?”阿燕靠不住,安宁只能无奈地自己来交涉。“婆婆还在后面呢,一会就到了。”

  “行,那我等会,正好歇歇脚。”马车夫说着,便在马车上翘起二郎腿来,还在马身侧挂着的袋子里摸摸索索地摸出一根长长地烟斗,和一把绞成丝的烟叶。

  隔着老远安宁也能闻到烟叶那股刺鼻的熏味。

  安宁比大多数女孩子都更讨厌烟味。

  ……

  李婆婆还在家里打包点东西,都是他儿子儿媳的一些什么心意,还有老人家想带上城的一些土东西。想给知府家眷那些个什么夫人小姐的,尝尝鲜。

  本来杜翠娘是想来送安宁的,只是早饭地时候她抹着泪叮嘱安宁第一百零一遍她的各种不放心时,安岳晟大抵是听烦了,让她别来送。

  免得母女两抱着在树下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

  出门得忌讳着这些。

  杜翠娘想了想也是,又抱着安宁哭了一场。

  安宁无奈地安慰,杜翠娘反倒还气了起来,点着安宁额头骂:“你个死丫头,小没良心的!小小年纪便寻思着离爹娘远远的了,日后嫁人了是不是便不要爹娘了!”

  “我哪有!娘~你消消气,消消气,宁宁怎么可能不要爹娘。爹娘最好了呀。”安宁忙陪笑哄着。

  安宁在杜翠娘和安岳晟夫妇千叮咛万嘱咐的不舍下背着小包裹出了家门,到槐树下时阿燕和阿燕娘便已经在槐树下了。

  阿燕见安宁父母没跟着来送,心里不愿输了气势。

  忙嚷嚷着让自己娘回家去,阿燕娘一听眼里还含着泪呢,就火了,揪着阿燕耳朵就开骂:“你个小蹄子,小白眼狼,怎么的,翅膀硬了是吧?长大了能耐了,能飞了是吧?这么的就,就不要娘了是吧?”

  阿燕娘说着就哭了起来,母女两真就大树底下抱着头大哭起来。

  安宁觉得安岳晟让杜翠娘别来送,真是,太有先见之明了。

  简直明智之举。

  本来安宁看着阿燕母女两哭了起来,早上压下去的丝丝不舍又开始从心底泛起。

  结果转眼却看见,跟自家娘亲抱头大哭着的阿燕小姑娘,偷偷摸摸地抬起手揉了揉被揪疼的耳朵,还朝她挤眉弄眼,龇牙咧嘴。

  登时什么感动都散去了。

  安宁:“……”

  又是磨磨蹭蹭了好一会,一行人才陆陆续续都到了。才上了马车,车夫“驾!”了一声,马鞭撕开空气打在马身上,马吃痛,嘶鸣了一声,冲了出去。

  安宁掀开帘子往后看去,却意外看到槐树下不远处的安岳晟夫妇,安岳晟半揽着手拿手绢抹泪的杜翠娘,看见在马车上探出头来的安宁,还向她挥了挥手。

  又低声对杜翠娘说了什么,两个人便转身回去了。

  杜翠娘肩膀抖着,一看就还在哭。

  马车和人,背道而驰,越行越远,人影也就慢慢消失在安宁的视线里。

  渐渐只能看见村口的槐花树,飘着的花瓣在它身侧朦胧似雾。

  再见了……

  清溪村。

  再见了……

  ……爹,娘。

  安宁在心底叹了口气,与村庄道别过,她便放下了帘子,跟正在交谈的李婆婆和阿燕说起话来。

  许是太过兴奋,这一路上阿燕的就几乎没停过,叽叽喳喳地,跟麻雀似的。

  马车不大,做了三个人略微有点挤,乡村里的土路还坑坑洼洼,时不时还有些小石子,一路颠簸着,摇摇晃晃,偶尔车轮嗑石子上三个人还能撞一下。

  阿燕被颠簸了大半天,嘴才慢慢停下来,脸上露出难受的样子,

  随着摇晃还越发加剧。

  安宁9有点担心她会吐出来,往边上挪了挪。

  这会儿她反倒希望阿燕继续吵吵。

  她这边正担心着,马车就刚好嗑上一颗石子,马车剧烈地震,阿燕“哇”地一声就稀里哗啦地吐了一车。

  安宁因为早有防备万幸地只是弄脏了点裙摆。

  阿燕和李婆婆就有些惨不忍睹。

  阿燕弄的一身都是,还有马车坐垫和脚踏,李婆婆几乎半条马面都脏了,一边半弯着腰跺脚抖掉裙子上的秽物,一边惊惊诈诈地说阿燕。

  没骂她,但安宁觉得,李婆婆一定很想破口大骂一顿。

  安宁觉得,自己一定是鬼迷了心窍才会想着带阿燕一起出来。

  马车停在了路边,李婆婆让阿燕在车里把衣服换了,然后安宁和她拿着换下来的衣服到路边不远处的小溪里把衣服浸了水洗了,拿回去用衣服把马车擦干净。

  一顿收拾之后,李婆婆想着阿燕刚吐了一顿,就没接着继续赶路,在路边原地休息会儿。

  阿燕吐完,虽然舒服多了,但心情萎靡,也没再叽叽喳喳起来,况且李婆婆脸色一看就不太好,她不敢再吵,甚至还想把自己藏起来拼命往安宁身后缩。

  生怕李婆婆一气就不带着她了。

  安宁只能小声安慰。

  心里满满的“mmp”。

  她到底是被什么鬼迷了心窍才会答应带她来。

  安宁觉得烦,安慰了一会就像自己走走,透透气。

  借口洗洗手,阿燕本想跟着,安宁便也把脸稍微拉下来,阿燕就不敢跟着了忙让她快点回来。

  这条小溪似乎是清溪的支流,没清溪那么宽水流也没那么大。

  水底倒也清晰可见。

  蹲着把弄脏的裙摆又放水里洗了洗,看着水发了会儿呆。

  便听见那边李婆婆在喊了。

  安宁应了声正想过去。转头却被一束光芒刺了眼。

  她看过去,只能看见草丛里一抹光辉熠熠。

  那是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