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祸国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软乎乎的小团子

祸国册 忘言是只喵 2001 2019.04.21 22:23

  走过蝴蝶纷飞的花圃,阿燕在花团锦簇争芳斗艳里目不暇接,西子捧心。

  穿过亭台水榭,远观琼楼玉宇,看小池塘清清醉涟漪。

  尽是些山村里从未见过的美景。

  偶尔经过的丫鬟向静嬷嬷屈膝致意了,静嬷嬷点头回之。

  阿燕瞪着眼好奇地看着。

  看许多姑娘身上的衣裙的不同色系搭配与不同绣花。

  却都一样的,聘聘婷婷。

  香风阵阵。

  “宁宁,宁宁。”她抓着安宁的手臂轻晃。

  “嗯?”安宁在看隐约在琼楼之后的翠绿竹林。

  耳边似乎隐隐响起悠扬的笛音。

  “宁宁,你说,为什么她们的衣服不是一样的呢?”

  “许是为了区分什么吧……”这点安宁早就注意到了。

  “区分什么?”阿燕不解。

  走在前面的静嬷嬷突然笑起来,回过头看着她两说:“为了区分是哪个院里的人。”

  她停了停,向恰好走过的两个侍女点头。

  “你看她两衣裙,是青绿色的,裙摆还绣了竹叶。这是五少爷院里的丫鬟。”

  “啊!是那个,那个知府大人唯一的嫡子五少爷吗?喜欢吹笛子那个?”阿燕惊呼起来。

  “是他。李姐姐跟你们说的?”

  “嗯……婆婆提过几句。”安宁说。

  “我们刚才还遇到了呢!”阿燕似乎显得有些激动。

  emmmmm猪队友/安宁扶额

  “哦?刚才?燕儿说说看。”静嬷嬷果然显得很感兴趣的样子,连语气都可见地软了些许。

  “啊……对呀,刚才婆婆带着我们去领被褥的时候恰好遇到五公子吹曲。”安宁含糊地说着,还悄悄扯了扯阿燕的袖子,心里祈祷阿燕能理解她扯她袖子的用意。

  “嗯……五少爷笛子吹的可好听了呢……啊哈哈可真好听啊。”

  所幸阿燕看起来似乎没懂其中深意,但是安宁让她别说话了的意思她还是体会到了。

  “是吗?五少爷笛子吹的确实好听的很,后院里夫人小姐们,还有不少小丫头都挺喜欢。”静嬷嬷和蔼地笑起来。安宁却觉得她好像话里有话,可是细想又捕捉不到。

  说笑几句,这话题就过去了,静嬷嬷继续带着她们瞎转悠,经过些地方的时候会介绍介绍。

  念善居住的是老夫人,知府大人的亲生母亲,老夫人喜静,所以院子的位置有点偏。

  但却是府里最大最低调奢华的地方。

  知府和知府夫人感情好。两人住一个院子没分开,不像别家府邸。

  起了个院名叫契阔。

  虽然知府后院里也有些小妾姨娘甚至通房丫头什么的,可他回府更多的时间还是在正房夫人那里。

  还有五公子住的叫“幽竹居。”

  他的亲姐姐,府里嫡出大小姐住的叫“皎月楼”

  他妹妹住的“知乐居”

  又因为老夫人还在,知府三兄弟都没分家。

  大老爷那房住的那块地方又叫“东庭”。

  知府老爷排第二,是二房,二房这儿又称:“西厢”。

  三房住的那块儿叫:“南苑”。

  一通介绍下来,就算是结合了实景边走边说,也听得阿燕脑袋晕乎乎的,云里雾里。

  安宁听到“西厢”想起了前世看过的《西厢记》。

  不知张府可否会有个“张莺莺”

  静嬷嬷带着她们回秋平院的时候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日头略微西偏,却未到夕阳西下,汗未如雨下,却湿了衣襟额发。

  远远地就看见有一姑娘在秋平院门前左右踌躇,近了些能看出神色焦急。

  “静嬷嬷,你们可回来了。”她看见她们,急急地迎了上来。

  “怎么了,可有什么事?看把你急的。等了多久了?”

  “回嬷嬷,有一会儿了,我寻思着想去寻你,却又怕错过了”

  “可是夫人那里传唤?你啊,回话总不在重点。”

  她局促又腼腆地笑笑,使劲点头:“嗯嗯嗯,那那那,嬷嬷,我先回去回话,你们准备准备快这点儿过来。””

  “哎哎,你可把话说清了再走,谁们呢?”静嬷嬷笑着拉住她。

  “嬷嬷您和,和,新来的小丫鬟。”

  “行了行了,去吧,我们一会儿就来。”

  “是。”

  她忙小跑着离开,安宁眼尖还好看到她不小心踩到了裙摆差点摔着。

  虽然没摔,但应该崴到脚了。

  静嬷嬷带着她们也没耽搁时间,连院子都没进。就在门口叮嘱了她们几句就带着她们过去了。

  还动手给她们理了理衣襟。

  圆栱门的门匾上只提了契阔二字,字迹和秋平院三个字如出一辙,温婉娟秀。

  西厢里大多庭院的门匾都是这个字迹。

  过了拱门穿过亭廊,到一处厅堂门前,有侍女卷起珠帘,琳琅声响清脆。

  安宁特意最后才进去,还抬起头对着侍女友善地微笑了一下。

  笑里能看到山村里小姑娘特有的单纯朴实。

  安宁进门就看到主位上雍容的妇人抱着白白净净的一个…………小团子……

  妇人梳着端庄的发髻,把夹着银丝秀发全都盘起,用着珍珠雕花的发饰,琳琅的翡翠珠子串成流苏。

  月白色的暗纹长袄,草绿色的织金马面。

  小团子还小,只系了藕粉色绣锦鲤戏水莲花图案的小肚兜。

  肉乎乎的,白白胖胖,看见安宁看她还露出刚长的两颗白嫩的小门牙笑了起来。

  安宁看得心里软乎乎,伸出手小心地向她摇摇手打招呼。

  小团子就“咯咯咯”地笑起来,开心地上下摆动着两只细嫩的,藕节一样的小手臂,手腕上串了铃铛的银镯子叮叮当当。

  坐着的几个端庄妇人看了也呵呵笑起来,玉翠声洒了满室。

  主位妇人和蔼地笑着向安宁招招了手,安宁左右看了看,确定是在叫自己,才小心地走过去。

  “夫人?”

  “来,你抱着。”夫人笑嘻嘻地把小团子过到安宁手里,又喊侍女添了坐,直接让安宁坐下了。

  竟是免了安宁的礼。

  小团子倒也真的挺喜欢她的,安宁接过她,她也不哭不闹,笑的更开心了。

  满室都是稚嫩的笑声和她手腕脚腕上的铃铛脆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