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闲游仙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九节

闲游仙记 随便12x 5135 2019.02.12 11:13

  悟僧师徒三人正在继续前行着,悟僧说:“这春末夏初,绿山绿地的,这为什么看上去是没精打采的,咋不显得一片生机盎然,这天老是阴嘟嘟的,猪赫你说说这是咋回事”。

  猪赫受了嫉妒魔魔气,迷绕使其心志迷乱,意识不清的向师傅回答:“什么绿草林地,阴嘟嘟的天,没有生机盎然。你说的啥意思,我不知道”。

  悟僧和游子,看猪赫那疲惫的样子也都没做声。

  嫉妒魔的幽灵也跟着师徒三人,看到猪赫神魂不清的,自吹自擂地说:“我的魔招起作用了,对哪非人还是很灵的,这也是你猪赫的功夫不够的颜顾,这次猪赫就成废人一般了,我看你们还咋做事,办事都是缺胳膊少大腿的。那就倒在我的魔招之下了,那你们就会销声匿迹了”,嫉妒魔就欣然地离开了。

  师徒三人浑然不知,继续向前行走着,绕过一个山凹,又出现一个凸道,道的不远处有几间破烂不堪房子,有一个不大的活动场面,悟僧说道:“你们看,这里防似曾有人居住过。做买卖或干什么的,世道变迁,人去房空,不幸啊!游子,这都五月天了,天已快到中午,行路精神不佳,怪伐人的,你看猪赫有些累了,咱们就在这找个地方歇息一下,再走也不迟”。

  游子用眼看了一下:“师傅,这里有几间破屋子,我们去此处房子看一看”。三人走到跟前,见一位十四五的女子衣服蔽破,眉目姣好,皮肤雪白,瘦不见骨,胖不见肉。栖息在一个屋檐下,在奶孩子。这时从里边走出一个年长的妇人,看样子约有五十岁左右,外貌端庄,是一个很平常的妇人。小姑娘叫到:“妈妈,你看有几位怪模样人来了”。师徒三人已到跟前,妇人拉起姑娘,提起篮子,似夺命而逃。

  游子看情景后恍悟的说到:“这是一个逃亡的路啊!”。悟僧看到痛事惋惜,“嗨!世道不尽糟蹋物,还糟蹋人,游子快把他拦下问一问情况”。

  猪赫被女子以提醒,一下振作起来,抢上前去一个箭步挡住了妇人和姑娘的去路,学者游子的模样说道:“莫怕,我们是好人,是专门为穷人惩恶扬善的。有什么怨言给我们说一说,你们怎么落到这步田地,孤女寡母的,多不安全呀!我定会为你们解难的”。妇人和姑娘吓得愣愣的呆在哪里。

  这是游子悟僧也先后走了上去,悟僧温和地说:“我们是出家之人,是为人解难的,是去除人间磨难的,这里是你们的家吗?我看有点不像,这里凌乱不堪,残墙断臂的,这里还有烧下的纸灰,这里还有粪便,在这里居住多不安全呀!,看样子你们是有了难,你们是逃到这里的吧!快给我们讲一讲你的之苦吧!”。悟僧见猪赫还愣愣的呆在那里,“发什么傻,猪赫快过来,一会把这里给她们打扫一下”。猪赫给没听见一样,还是愣愣的呆在那里。

  妇人和姑娘眼望着这三位其中两位其貌不扬,心中犯嘀咕的说:“就你们这样,还能替人解难,说不定是个啥魔精,我咋不信”。就想夺路而走。

  游子见势说道:“妇人你若不信,请看——”。见游子举起钢叉棒呜呜的甩了两下,清风咋起,顿时感到清新的多了。妇人也清醒了意识,“感觉此人非同一般,也许遇到了什么好人,也许是上天排来帮助难人的,不管什么样子就无疑了,我们寡母寡女的也算有救了”。此时妇人什么难和魔都不惧怕了,像是有了主心骨似的,就说起了自己的不幸遭遇。

  “原本是一家三口齐乐融融家庭,如今只剩下寡妇孤女的。去年的五月天,和现在的季节一样,眼望着一片片绿油油麦苗不见生长,有青转黄,天像是着了魔死的,干旱无语,忽冷忽热,真是天多日少,到了青黄不接的日子,整天省吃俭用提心吊胆的过日子”。

  一天妇人向女儿爹说:“孩子他爹,忙忙,今天西村不是有庙会吗?,你还不让咱家那头牛卖掉,以补贴家用,这青黄不接的”。

  老汉说道:“你我身体又不好,干活咋办?”。妇人有提醒的说:“我是说把咱家的那个被扭伤腿的哪一个,不是还有一个吗?”。忙忙赶忙应了一声:“好吧!”。

  吃罢早饭,忙忙牵着自家的牛行走蜿蜒曲折的小道来到庙会上,一直快到中午和买家讨价还价,总算把牛卖掉。忙忙急急忙忙往回家赶,走到一个多岔路口,心想:“我身上带着卖牛的银子,还是走小路安全”。就选择了一条僻静的小路,走着走着前面有一片小树林,树林旁有一不大不小的水塘。心想:“身体疲倦怪累人的,歇一下脚,再走也不迟”。就蹲下身子抽起旱烟来。

  这时就听到一个女人声,“大哥大哥的”。忙忙转身一看原来是一个风骚妇女,痛心地说:“大哥,我也是赶庙会去了,买了一些小东小西的,卖的银子走到这里,一不小心就把他掉到水塘去了,你看我该怎么办?请你给我帮帮忙?行行好吧,我是个妇道人家,又不会水,听说这里水又不很深,你只要下水就给找到了,捞到银子了,也不亏你,我给你一半”。

  忙忙一听此话心中一喜,同时想到,“看是像风**人,善于耍心机,在耍心机一个妇女又奈何我”,说道:“有多少银子”。“二十两’,”妇人回答说。忙忙一听此话,“我买牛才十两,这里水深俺不怕”。赶忙脱下衣服,噗通一声就跳进水塘中。

  忙忙在水下整整摸了一遍却不见银子的踪影,等钻出水面,却不见妇女的踪影了,就立马从水中,爬上坑池塘边,四下查看,也不见自己的衣服了,那买牛的银子就别提了。就这样找了点遮羞草,附在身上,光着身子回到家中,感到办了一件莫大羞耻的事,再加上中了寒凉,一病不起,身体虚弱,就一命呜呼了。

  妇人又说:“在忙忙病重时,请了一个江湖医生,他扬言什么疑难杂症,都能药到病除,一个疗程都会康复的。我就信以为真,有病乱求医嘛!在我家看病期间,看上了我家的小女,趁我家没人用蒙汉药,强奸了我家小女,这没过月孩子就是他的。在那期间,后来这个江湖医生,我们发现他不是个医生,在调制药剂时,给玩魔术的,神出鬼谋的样子,我想着道行还不小呢?也不见疾病好转,拐走了钱财,是我家一贫如洗。才知这个医魔,是个魔骗子,他会多样变化,一会人的模样,一会打扮像怪兽模样横着走路。该三岔五的来到我们家中搅混,想再次对小女行奸。

  为了家里安静就请了一位远近闻名的会武功的巫师,前来捉住这个江湖骗子,哪位巫师一天晚上手拿神仙鞭子毛,前来查看,真巧和哪位医魔骗子巧遇,二人话不投机就打了起来,巫师说:“你是哪来的江湖骗子,前因后果,你害得这一家穷困潦倒,不得安宁,走,去见官去”,挥起鞭子毛就是一下,不见有什么动静,我想“咋不显灵气了”。巫师就一把抓住骗子衣领,二人就又打斗起来,把巫师打的遍体鳞伤,巫师巫术也制服不了它,招架不住,为了保命逃走了”。

  这个江湖骗子,累的喘着粗气又走到母女跟前说:“这次我也不跟你理论,尚若此人再来,非得把命留下不可。你家小女我占有了,话已说明,这次就不打扰你们了”,就也离去了。

  “自那以后,我们母女两,见庙烧香拜佛,保佑我家平安,结果我们用光了家中钱财,如今家徒四壁,试想我们在这个家,等那巫师再次来我家看望,让他给出个好主意,躲过这此劫难,巫师再也没敢来。一天,我们寡妇寡女的,外出做农活,天快黑了,就急忙回家赶,在刚回到离家不远的地方,发现家中破棍所编制的大门已敞开,就疾步朝家中赶,却发现骗子从家中出来,我们就立马隐蔽在树下,见骗子原来人模样,却变成,人不人的鬼模样,像是有三头六臂,像个大蟹精样,横着走路。我们再也不敢回家居住,只好离家逃走,逃荒到这里。在这里不久又生下这可恶的孽种”。

  悟僧听到这里,心里打了个寒战,向两个徒弟问道:“你们能捉主这个医魔骗子吗?”。

  游子说道:“这个骚胡精,招数还不小呢!一会是女的,一会说是男的,这模棱两可就是个魔,猪赫,你在那里愣什么,还不说说看”。

  游子一看猪赫模样,愣愣的呆在那里,还是莫动于中,“师傅,猪赫像是病了”。悟僧也走到猪赫跟前,推了猪赫一把,猪赫咧了一下身子,也莫言语。

  妇人也走到猪赫身边,胆怯的拉着猪赫的手说:“这位小师傅,我的案不破了,也不能连累你呀!你醒一醒,好吗!”。

  悟僧哭丧着脸说:“猪赫,你这是怎么着了,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是为师就真的对不住你了,游子,我们回吧!当个普通人罢了”。

  “师傅莫急,我游子看这是中了魔”。游子就用万能帮对准猪赫的头,绕心的转了起来。

  猪赫顿时清醒了起来,“我说呢!心知肚明,就是参与不到事中,这下好了”。一看夫人还守握着自己的手,“我猪赫看,你是遭遇了魔骗子,忙忙有身亡,有请来了不会一点能耐功夫的巫师人,被折腾穷了,然后就逢庙是不是庙,烧香祷告,有加一层霜。你们这样做谁知道呢?那都是想象的是,是没有科学根据的。这不你们的事被我们碰上了,这也算巧合,那还有很多和你一样的事,都没碰上我们,我们要杀一惊百,给你雪冤”。

  猪赫又丢下夫人的手,“等我游子哥捉到那魔精以后,让他给我变个美女,让我游子哥好与她戏耍,再也不和我争白女精了。不对,这家小女都生小孩了,那一定是魔男了”。

  游子说道:“你个猪魔,净说些骚胡之话,你和那骚胡有什么区别,你们是不是同谋”。猪赫嬉笑的说道:“说我是骚胡,师傅还不信呢!要各今天我非得捉住这个三头六臂的色魔”。

  就在此时小姑娘抱着刚生不久的小孩走到妇人妈妈身边说:“小孩他也一命不再了”。妈妈说道:“孽种,死了正好,免的成了妖精”。悟僧听到后,一下说:“人妖难于区分,多行不义必自毙,又是一条无辜生命。你们快想一想办法,怎样除去这个妖孽骗子”。

  游子想了一下说:“猪赫,你的办法多,先去查看一下现场,看有什么收获,回来再给我说,我好见机行事呀!”。猪赫就就感觉游子哥是在难为我,“我也戏耍他一下”,就绕着这个房子转了一圈。

  游子看到后又说::“你是瞎转游啥呀!,莫非你又是中了魔”。“嗨,这你就说的不对了,这都和破案有关。这都成了房屋一间,地无一垄,回报与你,去见机行事吧!”,猪赫向游子回答说。

  茫茫夫人听后也摸不着头脑过来插话说:“这位胖小弟说的真准,我们母女两逃到这里,现在情景真是这样的,房无一间地无一垄,没法在生活下去呀!,说的极是”。

  猪赫也高兴地又向游子哥说:“怎么样,没跑题吧!这也是招,不懂别乱说”。猪赫有装着似老贞探的模样,走到小女子跟前绕着圈细细打量,见此小女,眉清目秀,又眯起眼睛,和嫉妒魔的魔气,交织在一起,仿似看见了玉白的身躯,看到小女的屁屁上有些红印就用手摸了一下。

  悟僧看到后说:“猪赫这也和破获此案有关吗?”。猪赫感觉师傅也要说我骚胡了,赶忙应了一声“是的,师傅,这里面是有为什么呀?还带着红颜色”。忙忙妇人上前为猪赫解释的说:“这是女人的卫生血迹,没衣裤替换,少时我把它擦拭干净就是了”小女子害羞的离开了。

  此时,一个油头滑面的人物撑着嫉妒魔的魔气魔气一滑而过,“我是一个蟹精,受嫉妒魔所派。前来打探,嫉妒魔嫉妒悟僧那两个徒弟,让我放出魔气,是猪赫迷迷糊糊不得结案。悟僧那两个徒弟,不料发现了被我所强暴的小女子,生小孩时小女子身上留下了血迹,这血迹留下我的蛛丝马迹,也就是人们说的我的遗传物质,他们会追到真凶的,我不是悟僧大徒弟游子的对手,但是强中还有强中手,还是嫉妒魔高高在上,派我前来,抹去痕迹。眼前之事可把我给吓死了。我要放出魔气,是你们看不到真相,就如嫉妒魔说的那样,无功而返知难而退,做个凡人,别再干扰魔界所作所为,是你头可断血白流,死无葬身之地,知趣的话,知难而退,回去守着你那一亩三分地过日子吧!。这也迎合了嫉妒魔心愿,一举两得,还是我分析的高明”。

  此时,油头滑面人又放出一口魔气,顿时空间浑然,也看不清了,猪赫说道:“师傅,此案我也看不清了,还非得我游子哥破此案不行,因他看的一清二楚呀!”。

  猪赫一转头就想破房内走去,发现妇人的小女子不见了,心想“明明是跑到这屋内去了,却不见影子,难道是害怕,害怕和上次一样,重蹈覆辙,也许是小女子担心害怕藏了起来”。猪赫感忙叫到:“师傅,游子哥,你们快来看一看,夫人的小女子不见了”。

  游子猪赫和妇人一同走了过来,一看不见了小女子。游子发现了年久失修的窗口有一个大口的痕迹,游子急忙走过来用手一碰窗叉就折了。“我猪赫看是从这里逃跑的,游子哥我们两两快去追”。

  游子和猪赫飞身到窗外查看,不见小女的踪影。猪赫断定的说:“刚才那模糊不清的视线,这一定是和那个横着走路可恶的**有关”。

  游子不敢多想,抽出万能帮晃了一下,眼前清晰一片,看到一道模糊的视线,顺着那模糊的视线追了过去,影影绰绰看见小女子挣扎的身影。游子飞身上前一把拉住小女子,游子晃了了一下万能帮,变成钢叉棒,朝那模糊的身影甩去,那**丢下小女子逃离了。

  游子把小女子带回师傅身边,师傅见小女子腹部衣服被扯破,显露在外面,露着白皙的肌肤,“他有无理你了”。小女子莫做声。

  “我猪赫说师傅你呀!说话不会直白些,这样他会听不懂,所以莫做声”。猪赫就弯下腰扯住小女子的破衣服,遮住白皙的下腹部皮肤说:“他还想奸淫你妈!”,小女子点了一下头也莫做声。

  妇人哭诉着上前搂着自己的小女子说:“天哪!我们怎样逃出他的魔掌,各位大师,我们该咋办呀!”。

  悟僧也走上来说:“嫂子,莫急莫怕,我的徒儿自由招数,阿弥陀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