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徐锦年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离家寻师1

徐锦年欢 花临凤 2196 2019.07.15 21:05

  所谓密令,大抵不过是老爷子想探听一下‘言安’一支是否确有复苏迹象,以及谁掌管这一支的命脉。

  如果老爷子紧张这事儿,必定是因为这个国家的主人也开始洞察这一切了。

  这般分析,便也知道为何老爷子会给自己安排与瑞安钱家的婚事。

  “秋闱结束么?”苏锦年不可思议的抬头,看向层层帷帐内,灰暗的身影。

  “嗯,定的便是这个日子,只要娶了钱家之女,我便不追究那两人的死活。”帷帐内,苏清戡何其冷漠。

  下方跪拜着的是自己的小儿子,自己却一心想让他承袭自己的位置,从未想过这个儿子到底想要什么。

  “是!”苏锦年不在反驳,领命接受。

  在老爷子面前,他并不是他的孩儿,更像是他手中捏的紧实的棋子,故而这桩婚事,即便他不愿意接受,但为了不抵抗老爷子,便也受了这命令。

  “咳咳,近几日你去瑞安一趟!”苏清戡轻咳一声道:“明堂四言中,早已消逝十余年的‘言安‘一支,好像最近有复苏的迹象?”

  “复苏的迹象?”苏锦年有些不明白。

  “听说,早已消失多年的狐仙在果然山一带出没,不知真假?”苏清戡满是皱纹的脸,阴郁不堪。

  “主上,属下不太明白!”

  “明堂四言,本就是以崇明城为首,以瑞安,靖康,平壹,世城这四城为铺的组织,护佑津南国能在这群雄崛起的世界,安康一世,这也是老祖先的愿景,只是十八年前,言安这股势力,不知为何有独自称大的趋势,当时刚上位的津南王.....”

  故而津南王以谷家势力去牵制’言安‘之首---钱家一势,也就有了当年谷千浅下嫁钱义安这桩婚事!

  只没想到钱义安的父亲在儿子结婚前便作了了断,至此言安一支的势力便分崩瓦解。

  传说言安一势首要人物便是那被世人称为狐仙之人。

  此人不知其真实身份,也不明其模样,只知道此人如同狐仙一般美艳绝伦。

  雌雄莫辨!

  虽其面目从未有所遮掩,但凡是见过’狐仙‘的人,都必定描绘不出那人的样貌。

  只印象深刻便是那人额眉间有一形如凤凰的朱砂痣,便是因此得了名字--凤临。

  其实有关津南国的史料,苏锦年都略有耳闻,也知老爷子当年与谷氏有一段情,因此老爷子还与津南王有了些怨恨。

  而如今,老爷子让自己娶钱家的女儿为王妃,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嘶---吱吱吱”

  忽而车外传来一阵马儿嘶鸣,紧接着马车便是一阵颠簸,继而完全听了下来。

  “什么事儿?”苏锦年心中一紧,但面目异常冷着。

  “回少爷,已行至郊外,路有些颠簸!”随行之人一身家仆模样,隔着帘幕禀报。

  既然无事,苏锦年也未曾放在心上,只是颠簸行路身子骨估计会散架,便起身下车,想着在这泥泞路上,也只有骑马行走才舒坦些。

  下了马车,向着随行家仆要了马匹,便准备着骑马离开,只是这家仆也知道自家主子啥心思,应是揪着主上的命令,不许苏锦年离开自己半步。

  “怎么还是看到她?”

  自知道那老爷子定是下了狠话,不然这些人不会左右为难,苏锦年转头想着如何脱离这些人。

  却不想看到了不远处一瘸一拐行到城墙边,弯腰歇息的钱南新。

  她怎么了?

  带着这些疑惑,苏锦年没心思跟家仆纠缠,便一把将仆人推了出去,卸下一直马匹,一跃跨上马,行云流水般的动作,极为畅快,两腿儿一蹬,马儿受痛便朝着城墙方向奔去。

  钱南新这方真是没有气力了,早知道就该从家里支一顶轿子,趴着轿子上行路,总比这般受罪强。

  “小姐!”

  宁儿甚是心疼,自那次与小姐敞开了心扉,小姐竟没有旁的话说,也未责罚于她,只一直夸她将三少爷照顾的好。

  自此宁儿便死心塌地的随在钱南新身后,也就无怪方才那般气势对待卖饼大汉,护主心切了。

  “无事,无事!”钱南新喘了口气道。

  这皮开肉绽的感觉,现在是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之前躺在床上,也只是隐隐觉得疼,但不想行了这般长的路,竟然愈发的疼痛难忍。

  “嘶--嗯嗯---”

  一匹马儿在城墙前停住,马儿上的苏锦年低头看着钱南新,眸中微冷,这大小姐到底是大小姐,走这点路就不行了?

  “小姐,是方才那位公子!”宁儿扶住自家小姐,轻声说话。

  “公子,你这是.......”钱南新抬头,一手遮阳,看清来人之后,便觉得奇怪。

  “看你样子,应是行不了多少里路了,若是小姐不嫌弃,可与我一同行路。”苏锦年手握缰绳,垂眉看向钱南新。

  宁儿有些担忧的看向钱南新:“小姐。”

  “不必了,我这是害了褥疮,定是坐不下这马儿的。”钱南新随便找了个理儿回绝。

  这让一旁的宁儿羞红了脸,她扯着钱南新的臂膀,拼了命的示意小姐,这话不得说出去。

  “褥疮?”苏锦年回味,想着这大小姐说话还真是不知廉耻。

  “公子,公子,你误会我家小姐了,我家小姐是被老.....”宁儿着急解释,却被钱南新及时捂住了嘴巴。

  苏锦年眉宇双蹙,这主仆两人到底在想什么?

  只是不管怎样,他苏锦年今日确实被钱南溪给惊住了,这真的是大家闺秀吗?

  这也就怪不得她会亲口退了和家的婚事?

  “那今日便要得罪小姐了!”

  苏锦年驾着马儿起步,忽而一个闪身低腰,长手一身将霎时愣住的钱南溪给拦腰抱了起来。

  这身骨,怎么这般柔软不似寻常之人!腰肢如蛇一般软的女子,他还是第一次见。

  “小姐,小姐......”宁儿被方才那一动作给震住了。

  自家小姐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又一次给人掳走了,这可怎么办?

  “公子,你这是干什么?”窝在苏锦年心口的钱南新第一次有了害怕的感觉。

  只是此时的她并不知道眼前这个掳走她的男人,便是上次不告而别,像极了顾北川的白衣少年。

  ......

  .......

  话说平川王府的小王爷,丑极天下,平川王府内的仆人们又极为害怕这个男人。

  据说这小王爷从不近女身,无论他的父王扔给他多少侍婢,皆被他甩给了大王爷,及二王爷。

  如此男人居然得了津南王的圣谕,要娶瑞安城第一刁蛮任性的钱家大小姐钱南溪。

  喔哦!

  这轶闻录上今年估计要多上几个有趣的故事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