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徐锦年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青青子衿2

徐锦年欢 花临凤 2046 2019.07.05 21:05

  那只云鹤在钱南新的悉心照料下,亦痊愈。

  和年欢的箭伤也调养的差不多,已能下地正常走路,并且还能够帮着钱南新做些活计。

  日子虽清贫,但也有些趣味,和年欢亦是享受着两人独处的时光。

  只是他一直未敢跟钱南新说出实话,说出自己便是那位被她退亲的人。

  午时,山洞外暑夏热气还未褪尽,即便几日前雷雨阵阵,也为缓解半分,这闷热天气愈发的难挨。

  洞内却是另外一番景象,凉风习习,蒲草悠悠,甚是惬意!

  “看那云鹤应是想回家了。”

  茅屋前,钱南新就着一小块菜叶,扒拉一口米饭,看着在蒲草地里扑腾的云鹤,自言自语。

  和年欢出门时,看到钱南新毫无顾忌的坐在茅屋的门槛上,端着饭碗猫着身子吃饭的模样,着实可爱,并没去扰了这份景致。

  “该是送它回去了!”钱南新语气里失落之意浓郁了些。

  “云鹤本就应遨游天际,现在让他呆在地面,应是不适应了。”不过听到她失落的话语,他终还是想着宽慰几句。

  “嗯,我们寻个地方将他放飞吧,如何?子衿哥。”钱南新起身,拿着碗筷转身,眯眼笑道。

  回眸一笑,百媚生?

  不,她的笑更灵动些,这姿容应只有画卷里才有吧!

  安静时温雅大方,又不失机灵乖巧。

  和年欢一瞬怔住,她真的是钱家那位刁蛮任性得大小姐——钱南溪吗?

  “子衿哥,你怎么了?”钱南新看眼前男子面色微红,以为他的身体又有哪里不适应。

  “无,无事!”见到自己在她面前失态,和年欢忙转过头。

  钱南新并不是傻子,见到眼前男子如此慌张,联想这几日的相处,总觉得这位子衿哥哥不对劲,总感觉他对自己有些若即若离的感觉。

  只是又一想,钱南新果断的否认这曾联想,这要是几日相处就能让一个大男人喜欢自己的话,那她得要有多大的魅力啊。

  “嗯,那好,吃过饭,我们就出去放云鹤走吧。”钱南新依旧欢快的应答。

  她不想将这种问题摆到面儿上,毕竟这也只是自己的臆断,万一人家真的只是不舒服,或者没有那层意思,那自己不就真成了笑话了吗?

  “你?”

  “怎么了?”

  “你的嘴上,有?”和年欢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脸颊两侧,有些许犹豫。

  “啊,是不是有饭粒啊!”钱南新倒是爽快的应声,小手一抹脸的两颊道。

  “还有!”和年欢伸手又指了指鼻尖。

  钱南新也是尴尬,这饭粒怎么无端跑到自己的鼻尖上了?

  碍着现在的气氛有些尴尬,钱南新依旧欢快的想要打破这有些闷闷的氛围:“好,我来擦!”

  还未抬手,和年欢却早已伸出指尖,轻轻拭去了钱南新鼻尖的饭粒,原先恢复苍白的面色,转瞬却又是绯红一片,道:“没了!”

  那指尖的温热还未散去,钱南新抬头看向比自己高许多的和年欢,有些不解的问:“我本不想问,但是又按耐不住,子衿哥,你是不是喜欢我?”

  和年欢却不知如何回应,空气一瞬凝结。

  原先飞舞在蒲草地里的云鹤,不知何故从半空飞落在茅屋顶,站起时,又扑腾着翅膀想要重新起飞。

  云鹤的骚乱,让屋顶的茅草肆意扬落下来,阻了立在茅屋前两人的视线,也扰了那份渐起涟漪的氛围。

  “啊,开玩笑的,子衿哥!”钱南新首先破了气氛,伸手掸落身上的茅草,又道:“像子衿哥这般俊俏的人儿,定是有了心悦之人。”

  “........”

  “还真有,等下了山,子衿哥可要努力哦!”钱南新没心没肺,忽略了和年欢的感受。

  “不,并不是!”看着钱南新回了屋子,和年欢只得对着空气回应。

  那时的和年欢压抑着多少的渴望,她钱南新并不知道。

  终究他身上束缚着许多道德伦理,比如和家的希望,比如钱家的退亲,比如他的欺骗,比如男女有别......

  这些都捆缚着和年欢不得自已,乃至于后来的他悔恨着今日的这份冷静。

  傍晚时分,钱南新便抱着云鹤出了洞外,随行其后还有一个下午都不曾言语的和年欢。

  “子衿哥,送完云鹤,我们是不是也准备一下山了”

  走在前面的钱南新率先开了口。

  今日午时那件事情,让钱南新有些觉察出异样,她不想再单独与这位叫子衿的男子相处下去。

  并非是她嫌弃,而是她怕两人真的在这山洞里发生什么事情,回去不知如何交代?

  她钱南新无所谓,毕竟是借了人家的身子,但是这身子的主人定是会介意的。

  还是个黄花大闺女,怎么能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呢?

  “在下也好的差不多了,该是回去的时候了。”和年欢淡淡应答。

  该是回去的时候了,即便心中有再多不舍,他也要为她的声誉着想。

  他也怕这样的日子过的久了,说不定哪天便将她吃干抹尽,得罪了姑娘。

  所以还是下山回到和家,回到那个让他背负所有重任的和家。

  洞外,晚霞绚丽多姿,夕阳西斜而下,天际暮色愈加浓郁,山川河流一眼入目,磅礴气势涤荡着两人有些浮躁的心。

  钱南新将云鹤抱在怀里:“就送你到这儿了!”

  云鹤转头看向浩瀚天际,有些发怵,但终还是在钱南新放手时,扑腾着翅膀,一跃起飞,没有半点疑虑,便穿入云天之处。

  和年欢只是默默站在钱南新身边,静静看着云鹤飞去,看着云霞遍布天际,心中思绪万千。

  “他终还是没有回来!”看着孤寂的山道,钱南新悠悠说道。

  他?

  难道是他!

  苏锦年么?

  和年欢面色一凝,低头看向云发肆意的钱南新,看着她眼眸中些许失落之色,心中却是一冷。

  与她数日相处,难道敌不过她与他的半日之缘么?

  “走吧!”钱南新转面,

  看到面前站立的男子,面露复杂之色,便微笑着说道:“子衿哥,你要是遇到欢喜的姑娘,可不能肆意对她撒火,不然姑娘跑的可比兔子还快。”

  “你会跑的比兔子还快吗?”不知为何,和年欢竟问出这问题。

  “嗯......”钱南新深吸一口气道:“不知道,要看我心悦与他到底有多深。”

  这天应是要降温了,为何他再者尚存些暑热的山洞外,感受到了一丝丝凉意。

  心悦之人!

  原来她已有了心悦之人!

  两人心思各异,缓步回了山洞。

  只是现时的两人还不知道,等他们回瑞安的时候,所有的事情终将改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