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徐锦年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山洞一夜

徐锦年欢 花临凤 2074 2019.06.27 21:05

  若人世千载,地狱百年,轮回之路可有相依之人?

  钱南新仰面遥望这繁星璀璨的夜空,浸润着泪水的双眸,愤怒且无助。

  出来寻人的苏锦年,眼一低看到山洞下方的草丛内,立着一形单影只的女子,无奈叹息一声,便疾步走下山去。

  “不回去吗?”语气依旧不友善,但较之前已算是温善许多。

  “你不是让我滚吗?”钱南新并未转头,她不像看到这个人。

  “那你还在这里?”

  “这山是你家的吗?这树是你家的吗,难道这天也是你家的吗?你让人滚就得滚吗,你让人留就得留吗?”钱南新顾不及脸上的泪水,她今天就是要好好跟这少年辩论一番。

  皆不是这山,这天,这地有问题,而是他的问题,他苏锦年自幼丧母,身边的婢女,家仆也总是任他发落,即便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之间,他也是这般应对,却无人敢反驳于他,当然只有一人会让他有压抑之感。

  “你不回去也无妨,山中冷寒,你自己小心。”转身,苏锦年淡淡说道。

  这,这是她胜利了吗?钱南新惊得目瞪口呆,对于他这种心气儿极高的男人,钱南新可从没有想过他能软下声来,即便那话依旧说的不中听。

  萤火漫漫,虫鸣声声,这夏日的山野凉夜,犹如泼墨画卷般神秘。

  前面的少年缓步离去,长身掩于丛丛花草之中,偶有夜风袭来,松散长发随风曳曳,一身染血白衣依风飞扬,如迎风雄鹰,又如踏水仙鹤,一凌冽一从容,那个是他?

  只是,他说话这般恶毒,估计在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朋友?想想其实也是蛮可怜的,钱南新兀自摸着下颚想着。

  眼见那少年快要消失在眼前,突然一夜行飞鸟穿树而过,惊得四处虫鸣惶惶。

  在这空寂的山里,钱南新举头四望,看着黑漆漆的山野,听着寂静山野时不时传来的咕咕猫头鹰的叫声,凄凉而又骇人,想着这夜路应是不好走的,自己也不识回家的路,终还是厚着面皮回到了山洞。

  茅屋内已燃着烛火,此时的白衣少年端坐在桌前,就着一叠素菜喝着粥,安然而祥和。

  须发掩面,鼻翼翘楚,温玉长指,粗看一偏偏公子,但那如松柏一般挺拔坐姿,又给人一种孤傲在世的感觉。

  ...........

  ...........

  “今天吃什么?“顾北川歪头询问。

  “吃粥啊!”钱南新最喜欢的主食。

  “单纯的米粥吃多了也不好,今日为夫给你换个花样。”

  “得嘞,你做什么我吃什么,嘻嘻!”

  日子便是这样清淡的过着,顾北川厨艺不好,但却很认真的学着。钱南新虽有厨艺,但却被顾北川给养懒了。

  ...........

  ............

  回到现实,钱南新站在门口默默叹息一声,便闷声回到屋内,见到少年衣服染着血迹,便说:“你衣服脏了,明日我给你洗洗。”

  “不必,明日我得下山。”边说着,苏锦年将碗筷收拾妥帖。

  “真的吗?”钱南新欣喜的走到桌前,问。

  “你与他留在这里!”

  “为何?”原本的欣喜转瞬变成失落。

  “不为......”语气极为不耐,只是话未说完,苏锦年适时顿住,后又无奈解释:“他的伤不适合这般快下山,再者听那黑衣人的意思应还有危险,带着你这个累赘,有些麻烦。”

  “你什么意思?到底谁害我成这副模样的。”钱南新顿时又火了。

  只是此时的苏锦年已无心再去争辩,今日他要养精蓄锐一番,明日下山去寻些家用,好让和年欢在这里把伤养好了在下山回家,顺便去看看和年欢的父亲,向他老人家报个平安。

  那黑衣人的话是说和年欢也有人高价出钱索命,钱家大小姐亦是。

  这钱家大小姐被人高价索命,这在情理之中。

  毕竟在瑞安城钱家可是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有人绑架他钱义安的宝贝女儿索要钱财,也是应该。

  只是这和年欢为何有人会要他的命,难道是因为那本《和氏医录》?

  这一不欢而散的谈话,钱南新将方才滋生的一点一毫怜悯之心,终还是抛之而后快,这男人不值得自己心软。

  这一夜,钱南新并未真正合眼,就着板凳睡在了外室破桌下方,辗转反侧,皆是听着屋外凄凄切切的虫兽叫声,害怕至极。

  “这两男人到底什么关系?”静静看着内室紧闭的卷帘,钱南新自言自语。

  一个至今昏迷不醒,一个虽有伤在身,却像没事儿一样四处乱窜,两人为何会遭遇那黑衣人?

  如今钱南溪的爹爹有没有派人在山野找寻,那宁儿有没有受爹爹责罚.........

  种种顾虑让钱南新萦绕心头,终还是敌不过那突袭而来的睡意。

  瑞安钱家,此时灯火未歇,钱义安在书房静静等候派出去的家丁回报。

  着人在寺庙里寻了一整日,竟半个线索都没寻得,唯一的线索还是和家管事来钱家找他家大公子和年欢。

  听侍婢宁儿说,今日自家小姐与那和家大公子见了面,听小姐的意思是和家公子好像不太待见自家小姐。这难道是个宝贝女儿失踪的隐情?

  难道和家的那位大公子有意劫持女儿,以此发泄对于退亲一事的不满?

  不,不对?他见过和家大公子,面相俊俏,仪态端正,皆不像那心胸狭隘之人,即便说人心不可貌取,那今日在街市上,他和公子大可不必作出那般鲁莽行动。

  “老爷,三夫人求见!”屋外管事姨娘向钱义安通报。

  “许她进来!”还在等待消息的钱义安,见来人是贾氏,便丢下卷册,回应。

  贾三娘谢过管事姨娘,便推门踏入屋内,循着光亮来到了钱义安端坐的文案前:“侍妾给老爷请安!”

  “你我二人时,不必多礼,夫人!”钱义安起身,作揖回礼。

  “我既随你入了钱家,与你有了夫妻名分,这等礼节还是要有的。”贾氏欠身福礼,未曾抬头。

  “夫人,万万不可!”钱义安上前一步,双手扶住贾氏起身。

  贾氏来钱家已有十余年,从未出现在钱义安的书房,这次来也不知所为何事,钱义安心中有些不安,但这不安却深埋于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