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徐锦年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山洞茅屋1

徐锦年欢 花临凤 2070 2019.06.25 21:05

  黑衣男子一瞬接住苏锦年的招式,抽剑便以迅雷之势偷袭苏锦年的腹部。

  苏锦年识破黑衣人的企图,一把钳住黑衣人的手肘,借势鱼跃翻身,双脚顶向黑衣人腹部,瞬时转身将黑衣人的手臂给生生扭断。

  断了一只胳膊的黑衣人未曾痛苦喊叫,只是咬碎牙再次发起进攻,苏锦年依旧轻松躲开,让黑衣人扑了空。

  这般来回十几招,苏锦年依旧占了上风,见明着打不过,黑衣人起了阴招。

  簌簌几只暗箭袭来,苏锦年见状,也不在姑息这个黑衣人,截住几只黑衣人的暗箭,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继而再次提步袭向黑衣人,在黑衣人顾及苏锦年的近身时,苏锦年便将隐在折扇内的匕首给亮了出来,深深刺入黑衣人的腹部。

  黑衣人应声倒地,一切好似已结束,却不知道那一剑并未要了黑衣人的命,倒地之后的黑衣人在等待时机。

  苏锦年垂眸看着躺在地上的黑衣人,冷彻彻的说:“你还是去阴曹地府做你的买卖吧。”

  转身步步走向钱南新的苏锦年发现此时的她正怀抱着和年欢,细心的擦拭着和年欢额头的汗水。

  有些不可思议的想,这女人是真不知道还是假装不知道,现在躺在她怀里的男子便是与她有婚约的和年欢啊。

  “还不快起来!”走到钱南新身前,苏锦年依旧是嫌恶的说话。

  只是此时的钱南新不似方才那般激动反驳,而是乖乖的扶着和年欢起身。

  和年欢毕竟是个十足十的男子,且还高处钱南新许多,故而钱南新扶起来时真的很吃力。

  苏锦年冷冷看着眼前的女子,看着她眼眸中有泪,面色又透着几分倔强,有些不明白此时的钱南新到底在想些什么,罢了,这个麻烦人很快就要送走,也只能好心的帮衬一把。

  “你受伤了,我能行!”

  钱南新见男子要帮衬自己,便鼓足了气力越过男子身前,道。

  “...........”

  未得苏锦年的回应,钱南新毫无方向的走着,淅淅沥沥的雨点落地,大雨已至,他们得要寻个地方躲雨,只是那黑衣人哪能就这么放过他们,他只是在等待时机。

  “跟我来!”宽大的白衣袖袍一瞬在钱南新头顶扬起,暂时避了些雨势。

  抬眸一瞬,却见那男子的侧脸像极了顾北川,此时的钱南新心中默念:老天爷,你这是在惩罚我吗?

  从钱南新手中接过和年欢,苏锦年不经意间看到钱南新木楞楞的看着自己,脸色绯红,方才那一瞬的怜悯之意,便也化为乌有,果然女人都是这副德行。

  “哼,恶心!”苏锦年满是嫌恶的抱起和年欢,将和年欢抗在肩头,便快步离开。

  “小心!”

  终等到时机的黑衣人起身飞奔向苏锦年,看到状况的钱南新大喊提醒苏锦年,只是黑衣人速度太快,根本没有让人有片刻的防御机会,连就奋力奔上前想用身体阻拦这一切的钱南新都没有来得及。

  一剑刺入左上腹,本就浸染鲜血的衣袍又再次被鲜血染透,苏锦年眉头紧蹙,这种疼算得了什么,与他从小经历的各种伤痛,这一剑也不过是给他添一道伤疤。

  “去死吧!”黑衣人一脸得意的笑道。

  换来的却是苏锦年扑哧一声邪笑:“你还真的是蠢!”

  “恶,恶魔!”黑衣人双眸露出惊恐之色,早已散乱的遮脸绢巾也在此时被雨水打落:“果然,世间传闻的没错,你真的是个恶魔。”

  “原本还想留你一命,让你回去给那人留个信儿,现在不必了!”手中的折扇已变成刺入黑衣人身体的利剑,苏锦年眸色凌厉,横切一刀,终让黑衣人倒地。

  这么近的看见死人,钱南新还是第一次,现时的她吓得脸色发白,全身都无法动弹。

  “还不快走!”苏锦年不去理会呆立原地的钱南新,径直朝着森林深处行去。

  惊雷阵阵,山洞外雨势如瀑布般落地,山洞内凉意连连,三人都已被雨水浸透,得要快寻些枯枝生火,不然三人都不好过。

  “我去寻一些枯枝生火!”钱南新看着斜靠在洞内石壁上的苏锦年,小心的说话。

  “.............”苏锦年没有回应。

  山洞极为宽敞,应该能寻一些枯枝回来,打定主意的钱南新,见苏锦年没有回应,便朝着洞内走去。

  洞内幽暗无光,幸好有驻洞的萤火虫引了方向,越往里走,却发现这洞内另有乾坤,在距离洞口不远的一个环洞内居然发现了个一个茅草屋。

  “不可思议,这里居然有人居住。”钱南新甚是惊喜的飞奔过去。

  屋内有些破败简陋,墙壁上挂着各式动物的皮毛,破旧的桌子上一瓶酒壶还有一叠早已干涸霉变的花生米,看来主人是急急出去的,至今未曾归来。

  “这里应是山中猎户的暂住地,看样子这个人应该不会回来了。”

  “啊!你吓死我了!”钱南新抚着胸口,失声吼道。

  也不知何时,苏锦年站在了屋子门口,淡淡说道,继而剧烈的咳嗽起来,直直将手中的和年欢给摔落在地。

  钱南新见状赶忙走到苏锦年身边,道:“我扶你去躺着。”

  “先把他安顿好。”苏锦年看着身旁至今昏睡未醒的和年欢道。

  “可是,你也........”

  “少说废话!”这口气还真的恶劣至极,即便受伤如此,也不输一点气势。

  无法,钱南新只得扶起和年欢想着内室走去,内室干燥,简单一张木床依靠着窗口床上凌乱摆放着几张鹿皮。

  简单查看了一下男人的身子,发现他的伤在腹部,看来已经伤了有两三个时辰了,钱南新虽不是学医的,但是曾是护校毕业的她,还是有一点医学常识的。只是她最后并未走护士这条路,而是选择了其他的工作。

  “情况不妙啊,这伤开始有并发炎症了。”钱南新看了一眼男子额头有汗滑落,一模额头,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你只需要将他放好,其余的事情不必你管。”苏锦年又悄无声息的走了进来。

  “可是他现在的情况,必须看大夫啊!”钱南新急切的说道。

  “出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