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徐锦年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无辜牵扯1

徐锦年欢 花临凤 2074 2019.06.23 21:10

  应是晌午时分,太阳悬挂高空,热烈的阳光不知疲倦焦灼着大地,连肆意的蝉鸣,此时寂静无声,这里的暑夏真的不好过。

  钱南新手提着纱裙一侧,露出两腿享受片刻凉意,另外一手斜上额头,以抵挡刺目的日光,额头间有豆大汗珠落下,胭脂水粉也一并浸润着汗珠,滑落!

  幸是这果然寺身处大山之中,不然这么热的天,谁受得了,钱南新暗自想着,脚下步伐愈发紧凑。

  “小姐,这好像不是回客院的路啊?”

  宁儿走到一半,四周环望一圈,确定不是回客院的路,便出声询问。

  “我知道,这不是回客院的路,这是下山的路,我早就问了这寺庙的僧人了,他们说这是最快的下山途径。”钱南新有些得意的回应,早上忙活了一圈,没有出的去,所以在前往祭拜场地的间隙,她拉住了一个僧人问了路。

  “可是老爷他们应是会等小姐一起用斋饭的。”宁儿有些急切的跟上钱南新的步伐道。

  “他们吃他们的,我们下山寻好吃的去。”钱南新随行打消着宁儿的顾虑。

  “可是,小姐,老爷知道了.....”

  “我不是答应你要带你出去玩的吗?再着好久没有出宅门了,我也憋得慌啊!”

  “可是,小姐......”

  “哎呀,别可是可是的了,我就出去一小会儿,爹爹要是刁难你,我肯定会为你出头的,放心吧。”

  钱南新拍着胸脯向宁儿保证,但宁儿却不是这般想的,自家小姐是老爷的心肝宝贝,要是出了事情,就算小姐顶包,她也少不了被管家责难,但看小姐现在正是兴头上,一时半会儿也不可能劝回去,故而宁儿只得由着钱南新的性子胡来。

  方才在祭拜场地,那些僧人着急出去,估计寺庙里出了什么大事,只是现在的钱南新顾不及这些,她只想快点下山,去看看她现在所面对的场景,到底是真是假。

  指路的僧人只是粗略的说了大抵方向,未曾给出详细的路径,好在钱南新并不是路痴,在得到寺庙院门的大抵方向以后,也能找对出路,不过,走着走着,她便觉得有些奇怪,尤其在穿过一道院墙之后,便顿感寒意连连。

  穿过院墙便又是一座佛殿,殿堂门高有十丈,内设一尊古佛,佛殿外是郁郁葱葱的竹林,四方花圃内是修剪整齐的灌木,有风袭来,冷清的佛殿外更显幽静。

  现时钱南新未仔细朝内看,她只想着快速离开,因为这座院落内莫名透着一股子的血腥味儿,这味儿她再熟悉不过了。

  眼前是一条长满青苔的青石路,寂静无人的小道上忽而有竹叶纷纷扬扬洒落,钱南新心感情势有些不对,便赶忙转身唤:“宁儿,我们快走!”

  但见此时的宁儿却被一蒙面大汉给打晕在地,那蒙面黑衣人在见到钱南新转头,也是一惊,只一瞬眼眸中又透露出杀意,蒙面之人将倒伏在身上的宁儿随手一扔,便疾步朝着钱南新奔来。

  钱南新本能的转身逃跑,却及不上那黑衣人的速度,忽而感觉自己的脖子被一股强力给扼住,喘不过气来,这种感觉不想是演戏,因为那种窒息感让她一度失去意识。

  “果然是钱家千金,可惜了!”蒙面人加大了力道。

  这个人认识钱家?那他为何还要杀自己,难道钱家与人有仇吗?不行,这真的不是演戏,她已无力反抗了,难道真的要在这里死去。

  ................

  ................

  ................

  “南新,别怕,即便我死了,你还有小宝,把小宝弄走!”车内的顾北川努力起身,欲将绑缚在钱南新身上的安全带扯去。

  车内婴儿的哭声十分虚弱,时断时续,污浊的空气内,弥散着些许血腥味儿。

  “不会的,不会的,我肯定会救你们出去的,给我点时间。”钱南新焦急的将安全带乱扯一通,却无济于事。

  “南新,你活下去,替我活下去,小宝要照顾好。”顾北川看了一眼在安全座椅上的婴儿,便又再次起身用尽全力去拉扯安全带,全然不顾鲜血直流的腹部伤痛。

  “你别动,别动......”无助又无力,泪水又再次袭来,钱南新有些绝望:“实在出不去,我们一家三口一起去阎王爷那儿。”

  “傻瓜,阎王爷还不一定收你呢!”车子摇晃几番,顾北川拼劲全力起身去解开安全带的锁扣。

  得了自由的钱南新顾不及安危,转头便抱住了满身是血的顾北川:“不要,不要,我的错.......”

  .............

  ..............

  ...............

  再一次梦到了那个时候,梦到了顾北川,她这是要死了吧,也罢,这样便能安安分分的去阎王爷那儿寻顾北川了,钱南新欣然接受现在的一切。

  “你太大意了!”

  忽而蒙面之人的手松了松,得了呼吸的钱南新恢复了些许神智,听着身后传来冷沉的话语:“你也不过如此!”

  蒙面人松开钱南新,便与身后的白衣人打斗起来,跌落在地的钱南新抬手扶着脖颈,猛然咳嗽,方才以为自己便会死去,却不想老天爷不让她轻易的寻死。

  “快走!”打斗中的白衣人不忘提醒钱南新。

  尚处在晕乎状态的钱南新,循声望去,见得一身着白衣的男子与蒙面黑衣男正斗的激烈,而男子那一身绣荷白衣早已被鲜血染透,步伐也不似黑衣人矫健。

  “快走,别妨碍我!”白衣男子又再次提醒。

  “是他!”钱南新仔细一看,却发现白衣男子脸虽有血污,但面容依旧清晰可见,是早上那位冷然的贵公子。

  他怎么会与这黑衣人扯上关系?

  心中虽有疑问,但此时却不是深究的时候,见黑衣人被白衣少年纠缠,钱南新便寻机去探探宁儿是否还活着。

  “休想逃走!”黑衣人明显不想放过钱南新,在给白衣人一记重拳之后,便去追钱南新。

  白衣男子见状,便疾步上前将快要走到宁儿身前的钱南新给半路截了,随后几个跃步带着钱南新逃向寺庙后山方向。

  黑衣人哪里肯放过他们,听到有人朝着佛殿方向奔来,便疾步追向后山。

  那一边还在四处逃脱,钱老爷这边却刚刚获得消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