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念君去我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9章 初见(2)

念君去我时 养猪女孩 2142 2020.02.28 18:54

  受命于曹家的将士们提着武器,井然有序快步冲进袁府将之团团围住水泄不通。他们身穿坚硬的盔甲,却多多少少有些疮孔,上面还染着凝固不久的血液。

  那些都是邺城百姓的血吗?

  他们走进来,也带来血腥味。血腥味很浓,浓的很压抑,让我想起剐龙台漆黑渗着血液的地面和空气中弥漫飘散的血雾。原来不只是屠龙诛仙会鲜血淋漓,人间的战争也会有这样的味道。这种味道说不出来,却让我没由头地胆寒。不知道是血气还是戾气。

  将士们全都涌进来了,远处一位人高马大威风凛凛,身穿黑色战衣的将军在大门的正中停下,干净利落下了马,周围的士兵让出一条路,他大步流星走进来,仿佛脚下生了风。

  是他吗?这样的架势,这样的排场,大概也只能是他。

  我低下头,没有再看他。

  该来的还是来了。

  “你是谁?”这样的声音坚硬,冷清,毫无感情,具有攻击性,就像战士手上明晃晃尖锐的刀与剑。算来,如今他应该只是十七八岁,为何一个少年郎周身一点稚气都无,连随随便便说句话都带着战场上的杀气?

  此刻我跪在地上与刘夫人抱在一起,她瑟瑟发抖,我只能抱紧她给她安慰。我不说话,低着头,长发半覆着面,乌黑的青丝垂在地上沾满了灰尘。很狼狈,大概全身上下只有一双眼睛是干净明亮的。

  “说话。”他站在我面前,我不敢抬头,头发下的双眸定睛,只能看见眼前一双沾着血渍和泥泞的战靴,战靴的鞋帮上狰狞的兽头铜铃般的大眼目不转睛注视着我,叫人胆寒。他的语气还是钢铁一样冰冷坚硬,大概还多了些不耐烦。这就不耐烦了?呵,习武之人大多都是粗鲁莽撞,胸无点墨的吧。

  “我是禾洛。”面对他,我没由头地怯懦后退了。现下身边还有刘夫人等着我保护,心中告诉自己勇敢坚强些,终于我抬起头,和他双目对视。

  好美的一双眸子。

  如若他是个女人,那一定顾盼生姿;如若生在男子脸上,那一定是潇潇洒洒一柄长剑一壶美酒风花雪月的书生或剑客。只可惜这样一双折射阳光,却丝毫不比阳光逊色,炯炯有神的眸子生在这样一个将军,这一介莽夫的脸上。

  他头上戴着盔甲,脸上也有灰尘。他身子太高大,我跪在地上抬头,看不清他的脸庞,只感觉这双眸子让我生出一种亲切感。

  可是怎么会呢?他是战场的阎罗,他的军队杀了千千万万的邺城百姓,刘夫人曾与我说过,曹家军队四处烧杀掳掠,所到之处寸草不生,老弱病残妇孺也不放过。

  慢慢低下头不再看他,我握了握刘夫人的手,苍老的手就像枯木的树枝,全是皱纹,她犹豫片刻,还是用苍老的声音颤颤巍巍开口了:“她是我次子袁熙的妻子,甄氏……”

  我闭上眼睛,不愿面对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他要将我掳走了吧,要将我囚禁了吧?我将辗转在他们父子三人手中沦落为玩物了吗?我何曾愿意向命运低下头?可是命中注定,我只能一步步走向自己已经被别人安排好的悲剧。

  突然感觉一只冰凉的手拨开了我凌乱垂在地上覆面的乌黑长发,动作是与想象截然不同的轻,竟然是有些轻柔。我的脸是冰冷的,这只手碰到了我的脸颊,生不出半点温暖。眼前出现了光,微微抬头,发现他弯下腰来站在我面前,皱着眉头,探究端详着我这张脸庞。

  他冰冷的手一点点擦去我颊上的灰尘,这温度叫我不寒而栗。我的真身原本是蛇,周身冰冷,甚至被世人认为这是冷血的象征。骤然附身到凡人身上,拥有了人的体温,此刻被同样冰冷的肌肤触摸,陌生又熟悉的感觉涌上来,我有点僵在原地。

  将我的发丝仔仔细细拨开让我的眼前完全明亮,他慢慢拂过我的眼睫,我下意识闭上眼睛又慢慢睁开。

  冰冷的手指触摸到我的鼻梁和嘴唇,他的手上有血腥味,我不禁下意识皱了皱眉。

  许是这样细微的面部表情触怒了他,突然他动作粗暴许多,两根手指托住我的下巴,逼迫我抬头与他对视。突然他一甩手,我的脸被这不大不小不轻不重的力道甩偏过去,我跌落在地上险些跪不稳。刘夫人将我扶住,他在我头顶上用冰冷冰冷,和他手一样冰冷的声音冷笑一声,原本赞美的话此刻却不只是讽刺还是轻视:“果然是个美人。”

  “父亲叫我办的事办好了,善待刘夫人,你将她接去。”他同身边的副将低声吩咐了一句,转身将要离去。

  “去哪?”我突然壮起胆子,抬头高声问他,嗓音还有些沙哑。听到我的声音,他停住脚步,微微侧过头来看我。

  “跟我回家。”说完此句,他转身便走,快步走出大门,提步上马扬长而去。

  他没有将我捆起来直接掳去?

  我很意外,我以为将要吃些苦楚。他还要人善待刘夫人,并未多问什么,还好,还好,看来他也不是十分绝情……

  身边这些粗鲁的士兵相视对望,有些不知所措。刚才那位副将走过来低着头,向我行了个礼:“夫人,走吧。”

  “麻烦你,我还有两句话要与刘夫人说。”我向他微微颔首,他向我行了礼,并未像他人一样轻视我,因此我语气十分客气。

  “还请您抓紧。”他又行了个礼,说完招招手,示意两个士兵上来看护好我们,他就吩咐指派了一队人马进了袁府后院了,估计这是要检查院子里有无袁家的后代。说来谁信呢,偌大一个袁府,只有我们婆媳二人。

  “婆母,袁府会让您继续住着的,里面的陈设摆件,只怕是不如以前,伺候的人也会减少许多,不过想来日子不会太难过……”我将仍还跪在地上的刘夫人扶起来,将她扶到一旁的台阶上坐下,我仍然跪在她面前,轻轻与她交代之后的事情。

  “孩子,我对不起你……”说着说着,她老泪纵横,连连摇头很是自责,“我老了,可只怕你以后要吃苦了。”

  “没事。”我拍拍她的手,站起来看向站在一旁不远处的副将,时间拖延久了他也不好办,我倾身上前抱了抱刘夫人,“婆母保重。”

  她含着泪点点头,松开我的手。我并不多说,站起来整整衣摆,尽可能端庄体面走到了副将三步远的面前。

  “走吧。”我再次偏过头看看这原本富丽,如今萧瑟的袁府,慢慢走出大门,上了早已备好的,并不华丽精致的马车,任由陌生的车夫将我带往何处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