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急品小师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2 暴风雪

急品小师妹 长峰先生 2045 2020.03.25 10:58

  澹台隐被拉到众人面前,先是报通名姓,“在下澹台隐。”

  “徐飞鹏!”,背着双枪的大汉一抱拳。

  此人面如重枣,浓眉毛黑眼珠,板带杀腰脚下是千层底的快靴,袖口和裤脚都用鸡肠子带系着浑身上下紧趁利落。

  “敢问师傅这是要?”

  黄脸大汉一歪歪嘴巴子,“看不出来吗,保镖过前面的野人沟,这次恐怕是凶多吉少啊!”

  “那这位是?”,澹台隐手指小温侯许飞。

  “这是咱们凌霄镖局的大公子许飞,从小跟着他爹学武术,平时也跟着走几趟安全镖。”,徐飞鹏一拍许飞的后背,“不过今天这趟镖比较特别,我们就算有两个脑袋也不敢带着他走。”

  黄脸大汉看身后的门关好了,才低声道,“这次我们要是回不来你和你爹都得吃官司,我们已经盘算好了,倘若咱们哥几个真的阴沟里翻了船,你爹就会带着你和剩下的一干弟兄远走高飞。这凌霄镇是待不下去啦,咱们凌霄镖局恐怕也是凶多吉少喽!”

  说完话跨上马就要走,马是好马,“小少爷!要是我徐飞鹏还有命回来,我请你到青云楼去看若欣姑娘跳舞!”

  “哈哈哈!”

  众人一通笑总算是有了点活润气,黄脸大汉趁热打铁到,“哥们儿们!咱们镖头说了,只要咱们能活着回来每人一百两银子!买房子置地,满镇子的小媳妇任你挑喽!二德子你去赶车,小少爷咱们三天以后见!”

  啪!一声马鞭,大马车扬起满地的尘土飞驰向前。许飞站在路中央被尘土吞没又被尘土吐出来,吐出来的时候已经满脸黄土。鼻子一酸,竟然哭了起来。

  “嘿嘿嘿!”,澹台隐垫步向前,“男子汉大丈夫有泪不轻弹,这怎么还哭上了?”

  “他们走了?”

  澹台隐到,“对啊,走了,奔野人沟去了。”

  “完了,他们全完了,我和我爹还有凌霄镖局也完了!”,说完又哇哇大哭起来,“哇!全完啦!全完啦!”

  澹台隐抬头去看野人沟方向,其实并不太远,一路都是平地,一朵巨大的乌云正在两座山峰之间聚集。事情的经过澹台隐大致上有所了解,这趟镖如果出了事赵大户肯定饶不了凌霄镖局,所以只要有镖被劫的消息他们立刻就得卷铺盖走人。先不说他们能跑到什么地方,能不能跑得掉还在两可之间。贺礼没能及时送到必然得找一个合适的理由,那么届时赵大户当然会严惩凌霄镖局给石门县的县太爷看。

  这么一想这家人真就是处水深火热之中,倘若是要他澹台隐做决定,现在就应该带着许飞远走高飞。

  可话又说话来,倘若这趟镖能够顺利送到呢?

  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许飞正瞪着圆眼珠看他,“大侠,帮帮我吧......”

  “哎呦!”

  澹台隐口打唉声,这少年的祈求是那么诚恳,虽然这诚恳当中有那么一丝丝算计在里面。可他如果不出手帮忙,这一家人恐怕全都活不了。到最后,高义的许大镖师恐怕会一个人顶罪,来为手下的弟兄们开脱。

  许大镖头高义,可总不能拉孩子做垫背的吧。看这会儿还没人来带许飞走,莫不是许大镖头已经打定了主意,就算是满门抄斩他也要为手下的弟兄们开脱。

  想想自己,又看看许飞。

  “好吧,我帮你就是了。”

  “好耶!”,许飞破涕为笑,澹台隐有理由怀疑他方才的哭腔都是装出来的。

  许飞虽然年纪不大却已经有了成人的模样,肩膀很宽,整个人虽然不高看起来并不是那么弱不禁风。许飞穿的一身黑,背上背着一把小片刀,腰里插着镖囊看不出来这小子还会打暗器。身后斜挎着百宝囊,里面鼓鼓囊囊的不知道装些什么东西。澹台隐起身上马,一抬手把许飞也给拽上来。

  “抱紧了。”

  许飞在身后死死地抱住澹台的腰,澹台很瘦所以腰也很细,许飞两只手就能扣在一起。澹台在前面总觉得怪怪的,一踢马肚子朝着马车的痕迹追了上去。拉车的马肯定不如单个一匹马快,可澹台隐并未有意追上前面的人,倘若真的追上他们一定要小少爷回家。就算是离老远能够看到马车扬起的灰尘,澹台隐依旧和他们保持着相当远的距离。

  澹台隐想到店小二提到的,在野人沟前面竖着一杆大旗,看到大旗应该就算到了野人沟的地界,在那之前不需要跟太近。

  马速不快,所以他们还可以交流。

  澹台隐就问,“我说小兄弟,今年多大啦?”

  “十三岁。”

  “家里几口人那?”

  “就我和我爹,我爹是孤儿我娘死了。”“你这练的是什么功夫?”“长拳短打样样精通,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刀!”“哦,不过刀可比不过剑,剑才是兵器之首。”“我不信!除非你耍给我看!”“哈哈,有你看的时候,到时候可别被山匪吓尿了裤子。”

  许飞在身后歪着嘴巴子不说话了,这是单人马鞍许飞坐着很不舒服,有点咯屁股。出了凌霄镇大概两三里地周围已经是廖无人烟,满眼的白色,荒地上孤零零矗立着奇形怪状的老树枝丫。像是乌鸦那么黑的但比乌鸦还小一些的鸟儿发出刺耳的叫声,马蹄踩在薄薄的雪面上像是踩破了一层薄薄的冰。从凌霄镇出来已经是过了晌午,继续这么跑一两个时辰再加上阴云密布,如果不再跟紧一点就很可能跟丢所以澹台加快了马速。

  “要下暴风雪了。”,许飞在身后嘟囔了这么一句。

  澹台稍微降低马速,“暴风雪?”

  “嗯,每年这个时候都会下一场暴风雪,今年的暴风雪恐怕也要来了。”,许飞抬头看着天,“大雪之后会一直平静下去直到除夕,大雪下起来的时候别说赶路,就连出镇都不行。”

  “那你说这雪今天就会下?”

  澹台隐可以感受到,周围的空气渐渐寒冷下去,风已经开始停歇。有一种大海中暴风雨前的宁静。

  “看!风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