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急品小师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7 余孽

急品小师妹 长峰先生 2069 2020.04.03 11:27

  李慧兰不信,噘着嘴,“怎么?皇上那么高的身份,还会分辨不出茶叶的好坏?”

  于河满脸不服气的样子,“慧兰你还别不信邪,皇上他带兵打仗、治理国家是一把好手,可这品茶他未必懂得个一二三四。不信咱们今年就把进贡给皇上的茶叶和进贡给县太爷的茶叶换一换,包管他们喝不出来!”

  实际上,如果不是看茶高手中的高手,完全没法分辨出这最上等的茶叶和中等茶叶之间有什么分别。

  李慧兰女孩子家,哪会有那么大胆的想法,“你呀!不要做傻事,这要是被发现了可是诛九族的大罪,那叫什么欺君之罪!你不要脑袋,还想把我们全家都搭进去啦?”

  “不不不,怎么能呢,我于河就算长九个脑袋也换不来慧兰你这一个脑袋呀!”

  慧兰笑了,时光飞逝就到了一个月以后。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当官的面沉似水,台下的老百姓更是面如死灰!

  前面说了什么于河全然没听清,只听到后面一句,“......李石,犯下欺君之罪!罪该万死,株连九族!......李石、李慧兰等二十三人处斩立决!其余茶花镇民犯下包庇之罪,所有人等充军发配边疆三百里!钦此!”

  这故事还是澹台从他师父那里听来,随后又讲述给薛志达听。

  可澹台隐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薛智达听罢后欣然一笑,微捻须髯娓娓道来,“后起之辈,你只知其一,不知这其二。”

  “还请老前辈赐教!”,澹台隐一抱拳,“晚辈愿闻其详。”

  “这于河可不是一般人,东窗事发后充军发配到边疆三百里,可这一路走得并不太平。”,老者轻轻地抿一口茶水,“嘶哈!这也是吉人自有天相,事情的经过大概是这样的。”

  充军发配,整个茶花镇是哀嚎遍野,隔着好几十里都能听到老百姓的哭声。约莫半个多月功夫,负责押运囚犯的差官已经分配完毕,于河等二十人被发配至南州边境。

  南蛮之地,自古以来雨水丰沛,洪涝灾患深重,地广人稀不适宜生存。天子赵炟统一天下后,挥兵南下,收复南方,大修水利工程。

  负责押送于河一行人的官兵只有三个人,可是从茶花镇到南州至少得走上三四个月。有道是生男生女都不怕,最主要的是别生病,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三位官兵水土不服,一到了南州立即就病倒两个。剩下的一位到附近的府衙请求援助,住店要钱、囚犯吃饭要钱、看病更要钱。他们带的钱本就不多,这两人一生病就必须求助于当地府衙。

  可当地的县太爷并不领情,就这样把两位官兵给活活的病死了!

  剩下的这位差官已经是心灰意懒,一天夜里于河睡不着,戴着刑珈脚镣来到差官近前。差官老家也是南方人,虽说逃难到了北方,这些天净吃面食也没觉得水土不服。

  眼看于河过来,他提起警觉,“干嘛!要撒尿有夜壶!”

  “这位官爷,近来可好啊?”

  “好你个屁!”,差官举手就要打,“看我不抽死你!”

  一顿鞭子下去于河变了个模样,整个人都被打肿了。于河不死心,第二天夜里还是死皮赖脸的往过凑,依然是讨了一顿打。第三天,兴许是这位官差实在打得累了,也许是他怕给这于河给打死不好交差。

  于河挪着小碎步来到近前,往冰冷的石壁上一靠,“我说官爷,前些天出来是三个人,那两位爷呢?”

  差官不说话,于河继续说,“小的姓于,单字一个河水的河。”

  “别在这跟我咬耳根子,我就算打死你也不能放了你,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差官憋着气,连日赶路疲惫不堪他也不愿意动手打人。于河依然是嬉皮笑脸的,“我没猜错的话,那二位爷已经归位了吧?小人说话直来直去,这路还远着呢,倘若您要是也病了?”

  话说一半不说了,后半截谁都明白,您要是病了可没人给您买药请郎中,您也得瞪着眼等死。这南方湿气重,温度高,容易滋生各种疑难杂症。

  差官不说话,于河继续咬耳根子,“我说官爷爷,您这二位同僚可真是一片忠心,可落得什么好结果了吗?客死异乡,连口四块板的薄皮棺材都没有,犯不犯得上?不瞒您说,我在老家采茶叶,一年的收入顶你十年!你这出生入死的为了啥?给人家卖命,人家那你们就当个屁!”

  差官咽口唾沫,“说完没有?说完回去睡觉去!”

  今天没挨打,于河觉着这就是胜利的第一部。接下来的几天,于河不耐其烦的,每天和差官重复同样的话。

  等到把差官的耳根子磨软乎了,他拿出杀手锏来,“我说官老爷,眼下还有一条路可以走。虽说不上荣华富贵,可也是衣食无忧。”

  “什么路?你说说,我听听。”

  “您知道这南州是谁的吗?”

  “那当然是天子的。”,差官不耐烦的回答。

  于河到,“没错儿,这天下都是天子的。可要从绿林道论,从五宗十三派八十一门来论,您知道这南州归谁管?”

  差官摇头。

  “归莲花门!”

  薛智达莞尔一笑,“这于河后来就入了莲花门,在江湖上也是小有名气。莲花门向来臭名昭著,可提到于河,没有人说他不忠不义的。可以说是出淤泥而不染,故此于河也就叫做莲花道人于河于九莲!”

  澹台心中一动,暗自感叹所知甚少,这于九莲竟然就是当年犯下不赦之罪的于河。

  可他还有一件事想不明白,这老爷子为什么和自己说这些呢?话题越扯越远了吧?

  澹台想要把话题重新拉回来,可对方却死活不借坡下驴,又讲述起于九莲的故事!

  薛智达轻轻一点桌角,立刻就有小道士来换茶。

  “这于九莲天资聪慧,在南州得到名师的指点高人的传授,如今虽然名声够不上剑客,却已经有了剑客的实力。他手下的弟子没有三百也差不多,其中有很多你也许还听说过,譬如飞天大盗慕容渊,你可曾听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