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急品小师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7 虎落平阳

急品小师妹 长峰先生 2090 2020.03.13 10:15

  在条案的右手边有一个大大的衣柜,衣柜里面也是空空如也,看来这户人家着实的逃跑了。摸了摸别在腰间的荷包,荷包还在里面却已经是空空如也,此刻屋外又开始阴云密布仿佛有一场暴风雪即将到来。一大块乌云从山的另一头压过来,遮盖住了原本明媚的阳光,凌云秀又饿又渴。

  想到外面去讨些吃食,可口袋里连一个铜板都没有她实在是张不开这个嘴。院子里有水缸,里面的水浑浊不堪完全不能入喉。水缸旁边放着的水桶也是一样,积年累月无人使用已经面目全非。凌云秀穿着土布棉袄走出门去,虽然破旧却很保暖,算是目前少到可怜的一丝安慰。来到井台边上方才发现这里只有打水的绳子并没有木桶,井里有水她却只能望井兴叹。

  这时候从远处走来一年轻小伙子,吆喝着,“打水嘛姑娘!”

  “喝水!”

  凌云秀沙哑着回应道,对方走到井台前看了看凌云秀,像是看着个疯女人。小伙子黝黑黝黑的皮肤穿着一件动物皮毛做成的坎肩,看起来像是猎户人家。这山上动物众多,靠山吃山,这里的猎户或许并不少。

  小伙子挑着扁担,扁担上挂着两只空木桶。伸出手摘下自己的皮帽子掸了掸,又擦了擦额角的汗珠。

  “姑娘生面孔那?”,小伙子忙着将水桶系在辘轳的绳子上,“嫁过来的?嫁到哪家?”

  “我没嫁人!”

  凌云秀脸涨得通红,山里人不拘小节说话口无遮拦,突然被这么问到她有些不自在。看着水桶一点点的沉下去,小伙子毫不费力的摇着辘轳把,很快一桶甜水被摇了上来。

  凌云秀看到水格外的亲切,指着水桶问,“我能喝一口吗?”

  “凉水!”,小伙子将水桶放在一边,“寒冬腊月的,还不把你的牙给冰掉?姑娘你从哪来啊?”

  凌云秀一指白鹅山,示意她是从那里来。

  小伙子皱了皱眉,“山里逃出来的那?”

  凌云秀实在是想不出什么说辞,既然小伙子给了她一个台阶,她也就好借坡下驴点了点头。小伙子露出一副担忧的表情,将第二只水桶也打满了水,两只桶挂在钩子上,他一抬腰扁担便弯成了一把弓。

  小伙子来到凌云秀眼前,“我叫王顺他们都叫我顺子,既然你是从山上逃出来的,无依无靠还是先跟我回家暖和暖和罢。”

  “哦。”

  凌云秀也没驳回,想着到他们家喝口水也是好的。跟在小伙子身后,小伙子一路上话很多。

  “你到村里打听打听没有不知道我王顺子的,我一个人上山打猎养着一家人也有富余,不差你这一张嘴。”,小伙子越说越起劲,“你在山上受了委屈吧,没事到了咱们屯就相当到了自个儿家,别生分。”

  山村真的不大,一条小路左右各自排着几十户人家,他们在村西头一相对气派的大院停下了脚步。门是用整齐的木板拼凑出来的,小伙子推开门朝屋子里招呼,一五十多岁模样的老奶奶正在院子里洗衣服。

  “娘,看谁来了!”

  老者抬头,眼神似乎不太好,“谁呀?你小姑?”

  小伙子三步并作两步来到老者近前,放下手中水桶,“看我给您带回来个大姑娘!”

  随后小声耳语道,“说是从山上阎王寨逃出来的!别看穿着不怎么样,模样可俊了!”

  “怎么着?你想留下她?”

  “那当然啦,你看她无依无靠的在外面还不得冻死?”

  大娘放高了嗓音,“喜欢就留下,快请人家姑娘到屋子里说话。”

  小伙子返回身来请凌云秀进屋,一共三间并排还算说得过去的土坯房,屋顶盖着陶瓦片,这村子似乎唯独这一家屋顶盖着陶瓦。凌云秀跟着顺子进屋,老大娘就跟在身后。屋子很暖和,砖砌的炉子上烧着一大铜壶,没盖盖子壶里的热水滚开滚开的。

  再进门,靠西面的房间有一长条土炕贯穿整间屋子,对面是一应家什。凌云秀片着身子坐在土炕上,顺子立即搬过来一乌木小炕桌,顺子娘找出两只破碗给她倒了碗滚烫的热水。凌云秀虽然口渴,但这滚烫的热水实在是没办法入喉,只好就这么看着它一点点的冷却。

  顺子娘不知从哪里摸出两块糕点,硬邦邦的。凌云秀不好意思拒绝,掰开一小块放进嘴里,甜丝丝的还有那么点意思。

  顺子娘插话道,“咱家那灰兔子是不是还有两只那?”

  “有,前些天打的!”

  “你们先坐着,娘去给你们俩炖兔肉汤喝!大姑娘一个人从那大山上逃下来,可吓坏了吧?”

  凌云秀不好意思的点头,心想应该如何报答这顿饭菜的恩情。水已经凉了一些,凌云秀吸溜吸溜的喝水。

  有了水的滋润凌云秀喉咙舒服很多,双手抱拳到,“谢小兄弟。”

  “都是一家人,谢什么谢。”,小伙子脱掉皮坎肩露出结实的肌肉,大大咧咧的坐在炕上,“姑娘是怎么被抓到山上呢?家里人还健在?”

  凌云秀摇头,笑着说,“爹娘早就不在了,就我一个人。”

  “哦。”,小伙子点头,“这也好,免得麻烦。”

  窗外顺子娘召唤一声,小伙一个鹞子翻身下了炕直奔外面,外面架着一口大锅正在烧水。凌云秀从昨晚到现在临近傍晚,一路上滴水未进,一口饭也没吃过。面前那块卖相不怎么好看又硬邦邦的年糕竟然成为了美味佳肴,吃过一小块点心凌云秀觉着总算是活了过来。

  一切状况恢复以后又想起村东头那户老人家,一想到这里她气就不打一处来。依稀记得那老者胡须发白,穿着一件黑布棉衣,耷拉眼角黑牙根面若姜黄。凌云秀心想日后倘若还能见到这人,定要了他的性命!

  顺子在外面帮着劈柴烧火,冬季天黑得早,一直到天色渐晚空气中飘起小雪花的时候顺子才满头大汗的回到屋子里。只见他手里端着一大瓷碗,瓷碗里满满的一碗兔肉没有任何其他东西。

  “高粱米饭还有土豆,香着呢!”,说完顺子就到下屋去取炉子上的铁锅,铁锅里是高粱米饭和浑圆的土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