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急品小师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3 野人沟

急品小师妹 长峰先生 2096 2020.03.25 10:58

  澹台隐顺着许飞手指的方向看去,黑压压的乌云高高隆起,忽然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整个塌下来,铺满了一片天。

  轰!天边炸开一条血红色的闪电,显示一道利刃劈在了山口。

  “是雷!”

  澹台隐吃惊不小,马也因为这雷声而收住脚步,“下雪天也打雷?”

  “对!”,一阵风吹过来,没下雪,但雪沫子被从地上吹起来打得许飞满脸生疼,他奋力的喊着,“咱们得找个地方落脚!这风只会越刮越大,要么到前面的小村落,我认识村东头的张老爷子他们可以暂时收留我们!”

  “那镖车怎么办?”,澹台隐回身从百宝囊里抽出遮脸的面纱,以防止从地上吹起来的冰晶划破脸皮,“我猜他们肯定进了山!”

  “进山也可以,风是朝着东西方向刮,山谷中的风不会很大!”

  澹台隐奋力拉扯缰绳,以保证“喜儿”不会因为惧怕暴风雪而四处逃窜。思前想后,以他们那队人马应该是进山去了,索性也跟着他们朝山谷走。忽然喜儿脚下一滑,整匹马半跪了下去!澹台隐有轻功在身,见事不好一个张飞骗马侧着从马上翻滚下来。许飞就没有那么好运了,抓着澹台的手脱落整个人朝前摔了个十足的狗啃屎。

  澹台回身去找许飞,扬起来的雪沫子让人睁不开眼,“许飞!你在哪儿!”

  许飞没有回答,澹台隐以为他摔昏过去,开始徒手在地上摸着。许飞没有被他摸到,倒是摸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圆咕隆咚的还有点扎手。拿起来,并不重,也就一白瓷碗那么沉重。

  抬手到眼前一看,空洞洞的两个窟窿摆在面前,下面是两个小孔以及一排还未脱落完全的牙齿,下巴倒是不见了。

  “啊!”,澹台惊呼一声扔掉,那竟然是一只白惨惨的骷髅骨!

  许飞听到喊声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他就倒在距离澹台十几步远的地方。扯了扯澹台的衣袖,澹台一把将其抱了起来扛在肩上,许飞从没有想过这个看起来斯斯文文像个女人的澹台隐竟然有这么大的力气。

  两人重新上马,澹台隐抬头去看,面前堆着足有一人多高的骷髅山。骷髅大概是用什么浆糊黏在一起没有被狂风吹散,白骨堆的正中央伸出一红木大旗杆,旗杆子上挂着一块黑色破布随风发出啪啪类似鞭子抽打空气的声音。澹台心想这便是所谓的野人沟了,前面二里地远已经依稀能够看到两个巨大的黑影,路况急转直下风也小了一些。

  风虽然小了可地上的雪和砂石依然随风漫天飞舞,打在人的脸上很不好受。马似乎也闭上了眼睛似的径直朝前走。很快两人来到了山口,一股带着腐臭气息的阴风从面前的山路深处吹出来。

  一股比鱼腥味还腥,带着一种剩饭菜酸掉的气息扑鼻而来。因为风是朝着东西方向,一进入野人沟,风好似瞬间停息似的,腐臭味也随之蒸腾起来。其实风并没有停息,抬头看,风刮着雪和树枝在头顶打着转越过这两道山,而山谷里则是风平浪静。

  澹台停住了马,吐掉嘴巴里的砂石,“这就是野人沟了吧?”

  其实不用说也知道,在面前不远的地方就躺着一具横死的尸体,尸体溜光水滑身上连一块破布都没留下。值得澹台隐欣慰的是,至少这些所谓的野人们并不像店小二说的那样茹毛饮血,他们还是不吃人肉的。

  进山的一段路大概是这群山匪用来恐吓来人的堆尸路,再往里面走一段就已经闻不到那股腥臊的味道。道路因为常年没有人经过杂草丛生,找了一块还算干净的地方澹台隐坐下来,摸出挂在马鞍上的水葫芦。

  “喝水不喝?”

  许飞也颤颤巍巍的从马背上爬下来,接过水葫芦一饮而尽,这样的水葫芦在马背上挂着好几个。倒不是澹台的特殊癖好,只是他昨天找遍了整个集市也没找到卖水囊的商贩,无奈只好买了几只青皮葫芦,拿着铁汤匙在客栈刮了一晚上葫芦皮。

  葫芦想要做盛水的用具,从葫芦被摘下来以后要经过好几道工序,其中的一道就是把上面的青皮刮掉,否则不出半个月葫芦就会囊下去。

  “饿了。”

  许飞揉揉自己的小肚子,澹台也有些疲惫,阴云密布完全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从饥饿的程度来看,大概已经是酉时,就算没有黑云压境也到了天黑的时候。早知道要连夜赶路昨天肯定会多睡一会儿,为了能继续撑下去澹台拿出肉干分给许飞吃。

  “他们应该是沿着这条路往前面走。”

  澹台看向前方,说是路,其实已经不能叫做路。依稀能够看到被车轮子压倒的荒草,头顶像是一个风碗把他们扣在这狭长的山谷之中。在下面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风,但风的声音还是轰隆隆的响彻头顶。澹台不敢多做停留,吃罢了东西便起身上马继续朝前面赶。

  许飞说倘若路途平稳的话,穿过野人沟大概需要三个多时辰,这里杂草丛生马车跑不快所以加快脚步很容易就能赶上他们。

  澹台已经没有了担忧,“这时候还是应该赶上去和他们汇合,我要加速了,你在后面抱紧一点。”

  “知道了!”

  许飞加大了手上的力道死死地抱着澹台隐的腰,澹台隐一皱眉,总觉得哪里怪怪的。马匹得到了休息再加上山谷内无风所以跑得特别快,荒草很高能没过人的小腿,马倒是无所畏惧的在荒草丛中飞驰。

  马匹跑得飞快,找这么下去不出半个时辰就有希望追上前面的镖车。一路都有荒草被马车压倒的痕迹,跟着痕迹一路往前追很容易就能......

  “吁!”

  澹台隐突然拉住马缰绳,许飞没有做好准备整个人像是大饼子一样糊在澹台隐的背上。澹台的身形不算高大可也是把许飞的视线挡得严严实实,许飞看不到前面的状况,澹台倒是吃惊不小。

  前面横着一条巨大的树干,树干隐蔽在草丛之中,倘若不是他眼睛尖,这一下肯定会被摔个半死。但是这么粗的木头横在这里,马车到哪里去了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