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急品小师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7 阿房

急品小师妹 长峰先生 2072 2020.03.27 10:33

  风雪虽然很大,可回凌霄镇是顺风,澹台隐有理由相信许飞回了凌霄镇。不管怎么说,还是要到野人沟另一侧的村落检查一下,只是许飞若真是进了村子,他现在过去恐怕也只是看到一具冰冷的尸体罢了。

  回头看看陷坑,翻板设计的非常巧妙,被风一吹又重新盖了回去。

  方才打算从王家老镇出门朝北走,过两座大山到凌霄镇,在凌霄镇休整一段时间后继续赶奔武当山玄妙峰。可偏偏在这个时候天阴了下来,王家老店的店小二嘱咐道,最近两三天可能连降暴风雪,这时候出行恐怕多有不便。

  凌云秀回头看了看那小美人儿,挑起她的下巴仔细端详一阵子,“美人儿,咱们是现在就出发,还是在等些日子?”

  “我看还是等等吧。”,阮阿房微微低着头,“外面风那么大,怪怕人的。”

  店小二见凌云秀从大门进来并未注意到她身后的这女人,眼看这衣服正是前些日子孙大头娶亲时小媳妇所穿的衣服心里就是一个冷战。这小媳妇服服帖帖的跟在凌云秀身后,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稀里糊涂的送二位上了客房。眼看暴风雪就要来到,人在屋子里没事马可不能胡乱照顾,必须给马厩上上栅栏板,还得生一盆火保证温度。

  店里王掌柜好信,派人出去打听。等消息回来更是吃惊不小,听小道消息说孙大头家里昨天来了绿林好汉,抢走东西不说还要了他的命根子。听到消息的王掌柜两眼一翻,店伙计又是泼凉水又是掐人中,好一阵子才缓醒过来。

  吩咐店小二,“好酒好肉招待着,我先出去避避风头,等着祖宗爷爷走了你在派人到去接我。”

  话分两头,凌云秀关好了房门,上一眼下一眼的打量这小姑娘。

  “今年多大啦?”

  “十九岁。”

  凌云秀吃惊不小,“十九岁?本小姐今年十六岁,这么论下来我还得叫你一声姐姐。”

  “不用不用!”,阮阿房脑袋摇的像个拨浪鼓,“我应该叫您姐姐才是。”

  凌云秀努着嘴皱着眉,“你从哪里来,家住何处?因何被强人掳到山上,又因何嫁给孙大头?”

  “阮阿房无亲无故,本是那青楼的歌姬,被一位员外老爷买到家中。后来员外老爷家道中落摊了官司,我就被卖到白房子,又被山大王从白房子里赎出来,最后就到了孙大头这里。”

  凌云秀觉得万般疲惫,靠在床上翘着二郎腿,正在给袖箭重新装填精钢劲弩。话里话外的,凌云秀总觉得面前这小姑娘对她的救命之恩没有任何感触。那种感觉,就好像从一个主人手里又到了另一个主人手里。

  事实也许就是这样,她无非就是从一个人的附属物变成了另一个人的附属物,不管是抢来的还是买来的,结果是一样的。

  凌云秀觉得可气又可怜,更多的还是可怜,“小美人儿今后你跟着我,我们以姐妹相称,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或许阮阿房心已经死透,她只是预备着再被凌云秀卖掉,所以脸上并没有露出欢喜的颜色。袖箭重新装填完毕,凌云秀起身来到对面的桌子前,一把扯过小美人儿的手腕子。

  “啊!”,小美人儿被吓得惊叫一声。

  凌云秀撸起她的袖口,将袖箭的皮带子在她手腕上比划一下,稍微修改了带子的长度。小美人儿能歌善舞,皮肤白皙,乌黑的秀发束在脑后。再加上这身衣服怎么看都像是大家闺秀,反而凌云秀更像是她的使唤丫头了。

  “这袖箭给你做防身用。”,凌云秀使劲儿勒了勒皮带子,“危急关头把这个对准敌人,按动手腕子下面的绷簧,三十步之内没人能躲得掉。”

  三支精钢劲弩都比筷子还粗,三十步以内被这东西打上就是三个血窟窿,神仙难躲一溜烟,这玩意儿的用途与火枪火炮大同小异。小美人儿摸了摸袖箭的箭筒,又抬了抬手,似乎沉重得让她有些难以适应。

  凌云秀重新坐回到床上,“人在江湖没有兵器怎么能行呢,这东西就送给你啦。”

  “谢谢凌云姐姐。”

  阮阿房重新把袖子顺下来,店小二已经打来了洗脚水,一个大木盆手上也挂着一直冒热气的大铜壶。身后还跟着一个小伙计,托盘里放着几碟精致的小吃和一壶上好陈年十里香。十里香果然名不虚传,这刚一开门凌云秀就感觉到酒香扑鼻,鼻孔里觉得刺痒。

  小二放下一应事物,“少侠,这是我们老掌柜送的,说您这是绿林好汉,在我们店是衣食住行全免。”

  “哦?你们掌柜的是?”,凌云秀问。

  店小二从怀里摸出一块银子,“哎呦,这个我们掌柜不让提。这是前些天收您的银子,老掌柜要我加倍奉还,纹银二十两全在这儿了。晚上要吃点什么尽管吩咐,趁着天还没黑我给您置办着。”

  凌云秀倒是没觉出诡异,只当是夜里飞枭元某人那个老家伙搞的鬼,胡乱一招手叫他退下。

  指了指桌子上的纹银,“赏给你了,穿这么漂亮不得擦抹点儿胭脂水粉什么的?这点钱拿去,自己想买什么就买点什么吧。”

  “谢谢凌云姐姐。”

  “不要叫我凌云姐姐,你若真乐意叫,就叫我云秀姐好了。”,凌云秀仰面躺倒在床上,打着哈欠说,“啊哈,我姓凌,不是凌云。我大师兄姓凌云,他叫凌云空,别人都以为我们是兄妹,实际上我们一点关系也没有。”

  “知道了云秀姐姐。”

  “我二师兄叫......”,凌云秀顿了一下,还是说出了他写在宣纸上的那个名字,“我二师兄叫做澹台隐,是个行走江湖的大侠......”

  凌云秀将头埋在被子里,绸缎面儿的被子刚接触到脸颊时候冰凉凉的感觉很舒服。

  阮阿房唯唯诺诺的迈着小碎步蹭到凌云秀近前,蹲下身去摸凌云秀的脚。凌云秀被她的举动吓了一跳,条件反射似的一脚踢在阮阿房前心,她也随之站起身来。

  阮阿房坐倒在地板上,这一下踢得她有些胸闷气短连连咳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